第六章 活菌的感应

植物也有情绪 (6-5) 史帝夫‧怀特加入研究行列

克里夫‧巴克斯特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3月20日讯】一九七九年,史帝夫‧怀特志愿在巴克斯特测谎学校担任一般测谎实作课程中测谎学员的实验对象。他当时还是圣地牙哥州立大学(San Diego State University)大学部的学生,只领取微薄的薪资。得知他是生物系学生之后,我请他从二楼的测谎学校到五楼的基金会实验室参观,并为他介绍我当时正在进行的研究概况。

自一九七九年十月起,史帝夫成为巴克斯特研究基金会的兼职员工(图6J)。虽然他受过传统科学的洗礼,对我们的研究抱持诸多怀疑,却也决心要赚取自己的学费。基金会得以继续聘雇史帝夫为兼职员工,直到一九九三年底为止。

史帝夫和我都渐渐感到好奇:是否其他种类的细菌也具有“生物通讯”能力?史帝夫想到,水族箱里的砂石聚积了许多细菌。他在大学里主修海洋生物学,对我们在这个领域的探索有很大帮助。我们当时装置了不少淡水和咸水的水族箱(图6K)。


图6K──我们为砂石细菌实验而收集的水族箱。(图片来源:博大出版社)

我们想出一个连接细菌与电极的方法:从一个大水族箱底捞出砂石,取出一些样本置入五毫升试管,再将黄金线电极插入覆满细菌的砂石。结果,取得的EEG记录曲线显示出极佳的反应。如同往常的植物实验,我们将仪器启动之后即不再管它,继续进行实验室例行工作,不对反应情况有特别期待。实验室的另外一头有一个小水族箱,里面养着用来喂食咸水水族箱里较大型海洋生物的饲料鱼。

来到取出覆满细菌的砂石的水族箱前,准备喂食里面的大鱼时,我们观察到极明显的突发性反应。每当我们将捞网伸进小型饲料鱼缸时,饲料鱼总是变得非常激动,或许是因为它们已经预见自己的命运。这种反应非常容易理解。但是,当我目测细菌的曲线反应时,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为了节省图谱纸,我们采用较为随意的目测监看方式,仅注意未灌墨的记录笔动态。)史帝夫在离我约三十呎远的实验室另一端将捞网伸入小饲料鱼缸,此时,我看到了记录笔作出极大的动作,表示连接电极的细菌产生强烈的反应。这个现象证明了另一种细菌也能以“原始感知”意识到环境的改变。

受到初次目测结果的鼓舞,当晚我将EEG记录笔灌满墨水,对连接电极的砂石细菌作四十五分钟的观察记录。在这段时间内,有许多极显着的细菌反应产生,尤其当虎鲨、匍鱼和两只被放入大水族箱的饲料鱼相遇的时候(图6L)。


图6L──水族箱细菌、虎鲨和匍鱼相遇时的反应曲线。(图片来源:博大出版社)

我们实验过的另一种细菌是大肠杆菌D H 1菌株(D H 1strain of E. Coli),由加州大学圣地牙哥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San Diego,UCSD)的研究生在我们实验室中培养而得。一九九二年七月十三日,我们第一次用刚培养出来的大肠杆菌进行实验。连接电极的细菌样本似乎对我们的对话颇为敏感。第一段对话是关于UCSD的课程选择性──学生们对于无法选到某些课而感到失望。接着我将话题转向一门较受争议的议题──放射电子学(radionics),试图刺激一些反应。其中一位学生质疑放射电子学所用的仪器箱内部“是否只是一个空壳子”。特别的是,上述每一个事件发生的时候,大肠杆菌的图谱曲线最先都是下降(图6M)。我们仍须取得不同种类的大肠杆菌菌株,在适当的控制环境下进行更多实验。


图6M──大肠杆菌DH1菌株的反应曲线。(图片来源:博大出版社)

注5:史帝夫‧怀特在巴克斯特研究基金会任职的十四年间,前十年的薪资是靠着一位老友艾芙林‧雷纳德(Evelyn Leonard)的赞助而来。金额虽不大,但非常受用。除了偶尔得到义工的帮忙之外,史帝夫是巴克斯特研究基金会薪水簿上头一个、也是唯一的职员,即便只是兼职。我在这本书开头的部分非常小心翼翼,因为在大部分的叙述中必须经常用到单数人称的“我”。从这里开始我总算可以松一口气,较常用“我们”来称呼,因为在接下来的十四年间,史帝夫积极参与了大多数的实验。

(转载自博大出版社《植物也有情绪》一书)(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因为生长地区的关系,每个不同国家使用的蓝染植物都不一样,但是奇妙的是,在蓝染的布品上,化验出来的分子结构却都一样,分不出来到底是哪一种植物染出来的。
  • 发现优格菌也懂得轻重缓急真是件非常有趣的事。
  • 一九七九年,当美国测谎协会于圣地牙哥举办年度研讨会之际,巴克斯特测谎学校举办了一项赞助活动:开放二楼的学校教室以及五楼的巴克斯特研究基金会实验室供来宾参观。我们在两层楼都设有吧台。不仅二楼有大批访客,五楼的实验室也有一百五十位参观者。
  • 前一章提到过的山姆──我的暹罗猫──对烤鸡“吃上了瘾”,除了烤鸡它什么都不吃(至少它给我这样的印象)。我的测谎事业伙伴鲍伯‧韩森会从家里将太太玛莉‧安‧韩森烤好的一只全鸡带到实验室来。我每天剥下一些鸡肉喂给山姆吃,把一日比一日更破碎不全的残余放回冰箱里。有时经过一个礼拜之后,冰箱中剩下的烤鸡变得很不新鲜,鸡肉里的害菌已经成倍滋长。
  • 什么是有毒的食品?其实我们几乎每天都会吃一些携带致命毒素的动植物,食物中毒的事也时有发生。为了保证这种事永远不要发生在我们身上,有必要了解一下我们厨房中最常见的有毒食品。
  • 创世基金会今天表示,创世各植物人安养院都提供免费“到植物人宅”服务,请大家告诉大家,也欢迎对植物人或老人服务有兴趣的志工加入到宅服务行列,以提供更多到宅服务。
  • 洛杉矶的科学家们发现一批冰川时期的动物化石,其中包括一副近乎完整的哥伦比亚猛[犬尤旁加马,读马,下同]像的骨骼。在拉布雷焦油坑的这些发现,预计将揭示该地区四万年前更多的动物植物情况。 (w2009-03-10-voa73.cfm)
  • 加州河滨大学植物园坐落于方框温泉(Box Springs Mountains) 山脚下的的东侧,占山地40亩。有来自世界各地的3500种植物、200种鸟类,可称为一个动态植物博物馆。
  • 加州河滨大学植物园坐落于方框温泉(Box Springs Mountains) 山脚下的的东侧,占山地40亩。有来自世界各地的3,500种植物、200种鸟类,可称为一个动态植物博物馆。
  • (中央社记者杨淑闵台北10日电)农委会林业试验所今天指出,高雄县六龟乡扇平森林生态科学园区内高等植物有658种、蝴蝶139种、蛾类上千种,一年四季可见的留鸟也占全台2/3,花种亦丰富,3月前往正是时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