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憨”用的烟嘴

李吉崑
  人气: 26
【字号】    
   标签: tags: ,

吸烟在早期台湾社会,已非常普遍。最早是将烟草片卷一卷,然后点火吸食。之后,改良为以纸张卷烟草丝,吸烟时,随便取一纸张包卷烟草丝,然后用舌尖舔一下纸缘,便可黏住,如此,“烟”较集中,不易四处飘散。然而,这二种方法最大的缺点,就是燃烧至手指拿取处时,还留有一截,便无法再吸了,十分可惜。

高精度图片
年代:20世纪 材质:象牙 直径:1公分 长:3.6公分

日治到光复后,公卖局虽有出产卷烟或纸烟,不过并无滤嘴,所以仍有一截无法吸食。因此,早期吸烟者,都使用烟嘴,然后将纸烟插在烟嘴上,就可吸的较完全了。

高精度图片
年代:20世纪 材质:象牙 直径0.9公分 长:6.5公分

回想起五、六十年前,常听大人说:“第一憨,食烟喷风;第二憨,选举做运动;第三憨……。”听来有趣,仔细想来也颇有道理。若一包烟以五十元计,一天一包,一年即花掉一万八千元;抽三十年,就花掉五十四万元,这笔钱为数不少,而且,最不划算的是花钱吐气又伤身,难怪名列“第一憨”。

高精度图片
年代:20世纪 材质:象牙、银 直径:2.2公分 长:12.2公分

至于选举,父祖辈那时代的人便认清候选人是为己利而怂恿运作,真正想为民服务的,少之又少;而跟着摇旗呐喊的人,心想届时可分一杯羹或一根骨头。殊不知那些好处也是从自己身上剥下来的,无怪乎,“帮人选举抬轿”名列天下“第二憨”。

本文转载 台湾文化园区部落格:http://blog.nownews.com/taiwanox/
图文版权归台湾文化园区所有,请勿复制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