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国安部谍报官李凤智美国中使馆前声明退党

——发表退党感言述心历路 华府侨胞冒雨集会声援

2009年3月15日下午,前中共国安部对外谍报官李凤智先生在华盛顿的中共驻美国大使馆前公开声明退党。李凤智说:“我今天站在这里,背对中国大使馆,郑重宣布与中共彻底决裂,这是经过我长期的、认真的反思和思索得出的结论,是发自我的内心的。同时,我也受我父亲李书忱的委托,在此给他老人家宣读退党声明。”(摄影:奚明/大纪元)

人气: 15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3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亦平华盛顿DC报导) 2009年3月15日下午,旅居美国的前中共国安部对外谍报官李凤智在华盛顿的中共驻美国大使馆前公开声明退党。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主席高大维博士为李凤智颁发了退出中共党、团、队证书。李凤智随后参加了在白宫附近的麦克弗森广场(Mcpherson Square)举行的声援集会。大华府及周边地区的侨胞冒雨来到集会现场,声援李凤智先生脱离中共,选择光明的正义之举。

李凤智说:“我今天站在这里,背对中国大使馆,郑重宣布与中共彻底决裂,这是经过我长期的、认真的反思和思索得出的结论,是发自我的内心的。同时,我也受我父亲李书忱的委托,在此给他老人家宣读退党声明。”


2009年3月15日下午,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主席、前中国华南理工大学轻工食品学院院长高大维博士在华盛顿中共驻美国大使馆前为李凤智颁发退党证书。(摄影:奚明/大纪元)

李凤智说,自从公开声明决裂中共之后,他内心平静、轻松了许多。他说:“从理论和实践中,我都明白中共才是阻碍中国发展的根本,也是危害中华民族和全世界的毒根。我担心拖延下去,到了某一天,我再想站出来可能就晚了。”

高精度图片
前中共国安部对外谍报官李凤智先生在美国首都华盛顿DC的中共驻美国大使馆前公开声明退党。(摄影:奚明/大纪元)

李凤智说,很多中国人都声明退出中共的党、团、队,这引起了中共极度恐惧,也给受苦受难的中国民众和忧国忧民的人们带来希望和鼓舞。他说:“今天公开站出来,是希望让社会看到,即使在中共国安系统内部也有正义的声音。我知道我的很多朋友、同事和上级,他们都是很善良和高尚的人,只是因为生活所迫,被迫在中共的系统内求生。他们内心中都不认可中共,在用自己可能的方式表达不满,甚至在等待恰当的时机。”

李凤智认为,退出中共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我希望真正思考国家、人民利益的人,真正思考自己人生的人考虑用你们的方式,比如用匿名或真名退党,这件事情意义非常重大”。

高精度图片
2009年3月15日下午,美国首都大华府及周边地区的侨胞冒雨来到华盛顿的中共驻美国大使馆前,声援李凤智公开决裂中共,选择光明的正义之举。图为集会现场。(摄影:丽莎/大纪元)

李凤智随后在美国白宫附近的麦克弗森广场举行的集会上讲述了他决定脱离中共、公开退党的心路历程(详见下面李凤智在声援集会上的发言全文)。

高精度图片
前中共国安部对外谍报官李凤智在美国首都白宫附近的麦克弗森广场举行的声援退党集会上讲述了他决定脱离中共、公开退党的心路历程。(摄影:丽莎/大纪元)

09年退党潮新趋势:真名退党 集体退党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主席、前华南理工大学轻工食品学院院长高大维博士专程来华盛顿为李凤智颁发退党证书。高大维说:“希望中共体系内的官员包括中国大使馆、领事馆等中共驻外机构官员能够识时务为俊杰,能够像李凤智先生这样站出来,脱离邪党,拥抱光明,做流芳千古的中华英雄,不做为中共邪党陪葬的马列子孙。”

高大维随后在麦克弗森广场声援集会上说:“今天在九评退党的历史大潮中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李凤智是在中共体系内核心系统里面出来的官员,他对中共的认识是经过了好多年的深思熟虑,他的心路历程代表了中国大陆九评退党大潮深入推动后,中共体系内的官员都在思考。他代表的是一大批中共体系内的官员。”

高大维说,像李凤智先生这样勇敢用真名退党的大陆社会各阶层民众当中已经形成了一股潮流。他特别提到一批一批在社会上享有一定知名度的正义人士勇敢地用真名退出中共邪党,其中包括陈用林、郝凤军、韩广生、贾甲、郑恩宠、郭国汀、高智晟,以及用真名退党的海南岛30名退伍军人……

高大维说:“集体退党、真名退党目前已经是退党大潮的代表现象。”

高精度图片
2009年3月15日下午,大华府及周边地区的侨胞冒雨来到集会现场,声援李凤智先生脱离中共,选择光明的正义之举。图为李凤智与参加集会的部分侨胞合影。(摄影:丽莎/大纪元)

侨胞冒雨声援李凤智

大华府及周边地区的侨胞冒雨来到麦克弗森广场集会现场,声援李凤智先生的正义之举。

中国自由民主党副主席郑科学先生认为李凤智选择一个正确的方式和恰当的时间退出了中共邪党。他说:“五十多年来共产党带有军队、警察、欺压中国人民,如果今天不以退党的方式解体中共,我们的子孙比我们还要痛苦,今天的社会,人民没有说话的权利,没有自由,共产党剥夺了权利之后,让人民去互相残杀,杀了学生,杀了西藏,调过头来把那些为了锻练身体炼功的无辜的法轮功学员们变成了敌人,有这样的国家吗?”

郑科学说:“李凤智真正选择了一条正义、光明的道路,你的选择启发了中国的军队,为中国人民而战斗,不能拿起武器杀害自己的同胞。”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发言人李大勇专程从纽约赶来参加集会。李大勇说:“我们看到了希望,中国人民通过一种和平的方式就能解体中共。情报系统是中共的核心系统,中共的解体已经到了表面,现在出现了各种形式的公开退党,真名退党,当一个人做好事的时候会得到神的看护,当人做坏事时,会受到审判,遭到历史的淘汰,我们希望更多的像李凤智先生这样的为中国国家机器做事的人,真正选择光明,为民族作出贡献。”

中国民主党世界同盟主席及中国民主报社长王军先生希望李凤智的这种义举鼓舞更多的人退出中共。

中国事务专家章天亮博士认为,李凤智在关键的时刻作出了一个正确的选择。他说:“1991年8月19日,我们知道当时的苏联发生了一场剧变。以当时苏联副总统亚纳耶夫为首的苏共保守派囚禁了当时的主张自由和民主的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并准备派坦克镇压民众的反抗。这个时候,叶利钦站出来号召民众反对保守派的反扑,他站在议会大厦前的坦克上发表演说,劝说军队不要对民众开枪。

苏共的保守派原定于8月20日凌晨3时攻占叶利钦所在的俄罗斯议会大厦,但因克格勃特种部队‘ 阿尔法’小组拒绝执行命令而夭折,这个‘ 阿尔法’小组服从克格勃主席并直属苏联克格勃第九局。我们看到,在苏共解体的过程中,良心发现的克格勃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克格勃就是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缩写为KGB)。我们看到李凤智先生的公开退党,标明着中国的国家安全部,就像是克格勃一样存在着良心尚存的人,它很可能在未来关键的时候,改变中国的命运。”

高精度图片
前中共国安部对外谍报官李凤智在美国白宫附近的麦克弗森广场上举行的声援集会上讲述了他决定脱离中共、公开退党的心路历程。(摄影:丽莎/大纪元)

附:李凤智在美国白宫附近的华盛顿麦克弗森广场(Mcpherson Square)举行的声援集会上的发言全文:

我不认为自己有多么高尚,也不认为自己有很高的道德勇气,但基于作为一个人的基本良知,作为一个普通的中国人,或是作为前中共国家安全系统中的普通一员,我似乎没有其它选择,只能站出来和中国共产党公开决裂。

今年是6·4事件二十周年。89年,我是大学三年级的学生,也参加了当时的示威游行活动,虽然不是学生领袖,但也算是个积极分子吧。看到那么多普通民众欢迎支持,心里非常地感叹。因为我们国家本来可以成为一个大家都可以自由表达,可以自由生活的国度,但在中共的统治下变得那么的压抑,自由成为一种罪。

那是我对中共认识的一个重要转变时刻之一。6·4之后的秋后算账时,因为两位老师的保护,我没有被波及。毕业之后,当我可以在刑事警察和国安警察中选择时,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进入国家安全系统工作。当时,我还是很天真,认为国安工作就是保护国家安全,但后来在国安系统工作的亲身经历告诉我,中国的国家安全,远远不如中共的党安全重要。比如在绝密的国安情报工作手册中,讲政治成为了第一要务和手段。国安系统中的人力和物力,越来越多地被用于对付中国大陆内部以及海外异议和信仰团体和人士,在很大程度上甚至危害了真正意义上的国家安全工作。这是我自己,以及很多原同事看不惯也想不通的事情。

比如说针对法轮功、基督教等信仰团体,国安内部有专门的机构,美其名曰维护社会稳定,也受制于以镇压法轮功为主要目的而成立的610办公室的调度和操控。与其它政法部门一样,经费没有上限。610实际上是一小撮高高在上的党老爷的东厂,权利超越国家各部门甚至党的组织结构,为个人或几个人服务。对于国家安全工作来说,这完全是本末倒置。本来,维护社会治安和稳定,也有相关的安排,对于这个横空出世的610机构,许多体制内的人都有看法,特别是它只注重于所谓的政治案件,完全超越国家的政治和法律体制运作,简直就是胡闹!这对中国的整体制度性损害非常严重,对中国社会的伤害也非常深远。

我曾有一个练法轮功的亲戚,她患有肝病,后来练习法轮功,病情有明显好转。但刚练习不久,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被迫放弃。我一点也看不出她对社会、国家甚至共产党构成什么威胁。这样一群坚持“真善忍”的人,本应和其它信仰团体一样成为社会稳定的基础,但在中国却成为中共的头号敌人。即使是在国家安全系统内部,大部分人也不理解,只是不能公开说出来而已。甚至有些人试图研究一下法轮功为什么这么“罪大恶极”,了解一下基督教等信仰的教义和其它的不同于共产党的观点,也提心吊胆,一旦被发觉也要受到批判和严厉打击。

由于在国家安全系统内部工作多年,我们知道一些外界不知道的真实情况。对于我来说,最无法忍受的,就是中国共产党把自己的利益放在全体民众和国家的利益之上。由于这个党长久以来形成了一套无孔不入的统治体系和血腥的行事方法,完全失去了自我改善的能力。以我看来,中共绝无真正自我完善和改变的能力。因为追索到中共的根上,其本质上的东西都是坏的,邪的。

在我决定离开国安系统之前,我也有很多割舍不下的东西。但中共的种种劣迹令我无法忍受,中国无以计数的受难者的遭遇令我心痛,中国的弱势民众的悲惨现状也让我的良心受到冲击。国安系统中存在的党文化所带来的扭曲风气也让我压抑。我也意识到我的思想和不经意的表现带来的现实和潜在的危险以及对我孩子和家庭的伤害。这些让我不得不作出脱离国安的决定。

其实,共产党并不是中国,共产党损害了中国,包括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和文化。所以,反党应该是爱国,退党则是在救国,只有站出来,才是真正的为国尽忠,才是真正的保护我们国家的安全。我父亲早已认清中共邪恶,并且殷切希望我,为了中华民族、正义和自由,也为了子孙后代能够勇敢的站出来。

因此我今天公开站出来,公开退党,声明公开决裂中共,也是为了满足他老人家的愿望和期盼,为了遵从他老人家的爱子和爱孙之情。所以公开站出来与中国共产党彻底决裂,对我来说,既是为国家尽忠,也是克尽孝道,也是爱子之情的本能反应。

我认为退党是现阶段中国人爱国爱已的最好方式之一。这些年,我内心在痛苦的矛盾中挣扎,其中有希望、幻想,有愤慨、恐惧、委屈,甚至仇恨。几年前我克服许多困难脱离中共国安系统出走海外,希望转换一种生活方式,脱离困境,但这都被中共定为叛国叛党,并成为中共国安系统全国批判的典型并连累了一些我以前的同行、朋友和亲属。自公开声明决裂中共之后,我内心平静了许多。我知道很多中国人都声明退出中共的党、团、队,这引起了中共极度恐惧,也给受苦受难的中国民众和忧国忧民的人们带来希望和鼓舞。

从理论和实践中,我都明白中共才是阻碍中国发展的根本,也是危害中华民族和全世界的毒根。我担心拖延下去,到了某一天,我再想站出来可能就晚了。

今天公开站出来,是希望让社会看到,即使在中共国安系统内部也有正义的声音,我知道我的很多朋友、同事和上级,他们都是很善良和高尚的人,只是因为生活所迫,被迫在中共的系统内求生。他们内心中都不认可中国共产党,在用自己可能的方式表达不满,甚至在等待恰当的时机。

我愿意做第一个,终究要有那么一个人。我最欣慰的是我愿意做第一个,能够给别人带来一些帮助、鼓舞和启迪,那是我最大的希望。

我也呼吁我的前同行们看清中共的真实本质,你们同样肩负着中华民族复兴的伟大使命,同样对子孙后代负有光荣的责任,同样承担维护和弘扬中华传统和文化的殷切期盼。请以你们认为最佳的方式行动起来,请记住你们承受着人们的特殊期望,请记住你们能起到特殊的作用和做出特殊的贡献。

我也对那些仍旧被中共欺骗和愚弄的善良的人们抱有很大的希望。但同时也想提醒那些在国内和海外死心塌地的中共帮凶,失道寡助,邪不压正,每个人都应该慎重地选择自己的未来,现在悬崖勒马还为时不晚,继续助纣为虐,最终倒霉和受到伤害的一定是自己。

附英文报导﹕

http://www.theepochtimes.com/n2/content/view/13805/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3-16 6:4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