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日专家揭中共32年间46次核试验 75万人死亡

高田纯教授说,在居民的居住区域进行大规模地表核试验的国家只有中国。完全不考虑对周边的影响的核试验,确实可以说是恶魔的所作所为。(摄影:张本真/大纪元)

人气: 2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3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洪峰东京报导)在中国有一个一直被持续隐瞒的核试验受害事实。日前被身兼日本放射线防护情报中心代表、北海道札幌医科大学高田纯教授揭露出来。中共自1964年起至1996年,在32年间,秘密进行多达46次的核试验,其间给周围居民带来的巨大健康灾难及环境污染一直被隐瞒至今。

高田纯教授是在3月18日,在一个由日本维吾尔协会主办的,名为“丝绸之路中国核试验灾害与日本应起的作用”的讨论会上,揭示了这个中国核试验的灾害问题。

中共32年 46次核试验 129万受害 75万人死亡

高田纯教授说,日本并不是唯一的核被爆国,在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楼兰附近,在1964年-1996年间进行了46次核试验,总爆炸当量达到2千万吨,给周边居民带来巨大的健康损害和环境污染。特别是一直持续到1981的核试验降下的大量粉尘,导致癌症发病率的上升及畸形儿的诞生,给当地居民带来大量的灾害,可是中共政府不但不公开核试验事实,还隐瞒对周边造成灾害的事实。

高田纯教授说,在中国曾有最大4百万吨级,相当于前苏联核试验的10倍爆炸力的大型核试验,致使大量的‘核沙’下落,放射污染估算导致周边居民19万人急性死亡,受到核辐射影响的面积相当东京都的136倍,129万人受到污染放射线的影响。据中国共产党内部机密信息,有75万人死亡之说。

中共当局于1964年10月16日开始2万吨级地表爆炸型的核试验,随后在1967年进行了2百万吨级地表核爆炸。最大的核爆炸是1976年11月17日的4百万吨级地表核爆炸。1980年转到在空中、地表的爆炸,从1982年到1996年实施了地下核试验。中共当局因为不公布核试验的受害状况,也不准许现场调查,到现在为止受害程度依然不明。

高田纯教授说,在全球持核国家中,实施了核试验的国家有许多,可是在居民的居住区域进行大规模地表核试验的国家只有中国,完全不考虑对周边的影响的核试验,可以说是恶魔的所作所为。

当天与会者的日本维吾尔协会会长表示:“即使在苏联所实行的核试验,会以带刺铁丝围起进行,不会让人进入,可在中国实行核试验,不告知当地居民,受害的不仅仅是维吾尔人,连汉人也成为了牺牲品。把人作为实验台上的旱獭一样使用,不是轻视人而是无视人的生命。”会长强调,作为核武器的最初被害国的日本,对此更加会理解,要向世界传达受害人的心愿。

1998年的7、8月英国的电视台4频道,曾经播放记录片“死在丝绸之路”(Death on the silk road)。 4频道采访成员安华托帝先生访问了维吾尔人的村子,对村里人进行健康调查。发现许多由于核试验致使患唇口盖裂,或是大脑不发达的小宝宝。同时,患恶性淋巴肿和患白血病的维吾尔人剧增。从70年开始癌症发病率开始上升,90年维吾尔人高于全国癌症发病率达30%以上,从1993年到2000年间乌鲁木齐的癌症发病率是其他地区的两倍。

多人证实新疆地区核放射量受害严重
 
高田纯介绍说,他本人曾在与新疆相接的哈萨克斯坦进行调查,得到科学报告的数据。由此,高田纯在自身研究的核爆发灾害理论研究的基础上,对在新疆的中国核试验进行受害评价。中共多年不公开现场,没有公布核试验的事实和受害的实际状态。像这样的被封印了的核试验灾害的真相,在科学和良心的驱使下,高田纯教授对该区域进行研究。高田纯曾获得日本未踏科学技术协会高木奖和钟渊化学工业技术振兴特别奖。

世界日报记者前不久在访问日本中亚研究史专家金子民雄先生的家时,发现金子民雄起居室放置着许多中亚地区古代的佛像和一千零一夜故事的原本,家里像个“小博物馆”。但是,金子民雄先生说,从中国塔里木沙漠的罗布泊近郊却没有带回任何东西,因为经研究分析,中国塔里木沙漠的罗布泊近郊的小石子标本,比通常的小石子多出数百倍、数千倍的放射能,因此而不能随身携带回来。

金子先生回忆,在现场作业的时候,出现流泪状态,而且泪中渗着血,喉咙也受罪,鼻血也出来了。放射能的影响产生的后遗症即使到现在还困扰着金子先生,他对日本春季的花粉过敏,一旦流泪,会流个不停。

知道了金子先生症状的高田纯教授表示:“丝绸之路观光地与核试验场同居一处,这在世界上是不曾看过的地狱。那个观光地的旅游,是伴随着核辐射的风险。特别是在1996年以前的现场访问风险最高,即使今天也依然遗留着核危险”。

中共核试验输出他国

流亡英国的维吾尔人安华托帝先生说:“中国不仅仅是在本国核试验,也向巴基斯坦提供核试验的场地。印度核试验一周后,巴基斯坦做核试验给(印度)看看,牵制印度。其实在巴基斯坦做核试验之前,已经在中国进行两次那样的核试验”。

1986年4月在苏联发生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由于这个事故大量的放射能被放出到大气中,不仅仅是核电站周边,连距离2百公里以上的地方也受到高浓度污染,因此产生了许多癌症和功能障碍等严重的受害案例。

另一方面,日本的诺贝尔奖作家大江健三郎先生抗议法国的核试验,可对在中国的核试验则闭口不谈。日本的反核和平团体对美国的核武器抗议不停,不过对中国的核试验闭上眼睛。日本NHK电视台多次播放“丝绸之路”电视片,引诱着日本人的旅情,许多人去了敦煌和楼兰等处。为了不踩上中国共产党的这只“老虎的尾巴”,媒体挂上自我约束的牌子,对中共核试验视若无睹,这也是日本报业黑暗的一角。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3-24 4:4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