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揭露大陆心脏病介入手术的黑幕

人气: 37
【字号】    
   标签: tags:

我是一位六十七岁的老人。我的儿子在国外从事心血管病内科工作,经过几年的努力,取得医师资格后,他在冠心病介入方面已经是那一方小有名气的专家。我为他的成就而高兴,但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因为在我身上发生了一件使人非常气愤的事情。

四年前,我第一次患劳力型心绞痛,与老伴和女儿一起到我们当地医院就诊时,医生尤其是科主任却说我的病非常危险,在冠状动脉内安装支架可以避免这种危险。于是,在不到两小时内把我推进了导管室,一个半小时后,我被安装了两个支架,住在心内科病房。为了不影响儿子的工作,这次看病我没有打电话告诉儿子。

医生谈话时所说的那种危及生命的状况,也来不及告诉儿子。医生们尤其是科主任那种迅速的工作速度,也不容有时间与儿子打电话。随后,不幸的事情发生了,一年两个月后,我得了急性心肌梗塞,此时儿子正好可以回家,这次造影的结果是两个支架堵塞导致了急性心肌梗塞。令人气愤的是,儿子找出一年两个月前的造影手术光盘,看到冠状动脉左前降支仅仅狭窄50%,是心绞痛中很轻的一种,药物治疗效果很好,根本就不是安装支架的适应症,更不用说安装2个支架了。如果不安装支架,用药物治疗,现在至多仍然是心绞痛,很难因支架内堵塞患如此严重的心肌梗塞。可恨的是那时当地医生却说我的病非常危险,必须马上安装支架,而且在左前降支内给我安装了2个支架。并且由于支架不合适,造成再狭窄引起了广泛前壁心肌梗塞。

这次心梗后,儿子一直陪床直到我出院后才出国。这期间,他给我讲了冠状动脉介入国外的现状,讲了国外介入手术后15%~18%的临床观察费,在我们国内却变成了心内科介入手术后的导管材料回扣,讲了正是由于超高额的导管回扣在我国能装入心内科分管介入的主任或副主任腰包,导致当地医院心内科主任给我安装了2个本来不应该安装的支架,1个支架花费约 40000元,回扣至少6000元,2个支架回扣至少12000元。像我这样的情况在国内很常见,北京地区的各个三甲医院心脏介入手术例数最多,平均每家医院造影、支架和起搏器年消耗量可达3000万元,回扣至少450万元左右。全国其他全地区各三甲医院心脏介入耗材消耗量可达1500万元,回扣至少 250至300万元左右。而如此高额的回扣在全国各地医院几乎均装进了心内科分管介入的主任或副主任腰包。这种回扣大得惊人,比药物回扣多出好几百倍。高额回扣导致了我们全国范围内大小医院争相购置心脏介入设备,昂贵的介入设备在全国大小医院比比皆是,单位国土面积内这种仪器的密度比发达国家要多出几倍,这些设备常常因为没有那么多适应症而闲置。各医院心内科主任为了高额回扣,同时为了避免昂贵设备闲置的责任,常常给非适应症病人装支架,装起搏器。医生们用自己用不完的回扣打点他们的各层上级,导致了全国范围心内科主任当院长、副院长的人数最多,人大政协任职的也不在少数。而这一切,我们的政府却全然不知或少数政府官员知而不言,不言的原因是因为他们能从那些心内科主任那里得到这源源不断的间接收入……。

出院后,我天天气喘吁吁,不能出门。现在的我,活不如死,简直是家人的累赘。

我很后悔。几年以来,我从儿子那里了解了一些心脏病介入手术后,国外的随访观察费和国内的导管回扣的情况,也从儿子口中和《心脏病学》中学到了一些冠心病介入手术方面的书本知识。我认为,医生给我造成的再狭窄心肌梗塞不是病情发展的结果,而是责任事故。2年前,我曾准备诉诸法律。

当我与儿子在电话中协商,要将我的遭遇诉诸法律时,儿子的态度突然变了。它不是站在我这一边,而是站在给我盲目安装两个支架的心血管医生那一边,他说:

“爸,您已经这样了,告状并不能使你健康。我以后还要回国,还要在国内当一个心血管病专家。如果你告状,国内心血管专家的导管回扣因你和我告状而丢失,这是他们最痛心疾首的事。您知道,科研课题评审权掌握在他们手里,论文评审权掌握在他们手里,医学科研奖评审权掌握在他们手里,我怎么在国内立足?”

我被儿子的话镇住了,但仔细一想,的确如此。他从小爱国,他现在虽然在国外那一方小有名气,但他必定要回国。如果我告状,国内心血管专家回扣的事态因我,或者说因他而暴露,他将很难与国内的心血管病专家们相处,在学术方面将失去他们的支持,将失去和谐的工作氛围和环境,成为众矢之的,他的事业将成为泡影。

从那以后,无论是在电话中或回家后,他关心我的疾病,他问这问那。有时,他回国后给我检查,给我下药,但他再没有与我谈起一句关于心脏介入手术后国外的随访观察费和国内介入导管回扣的话,他说那是“职业道德”。不过,在此以前有关国外介入手术后的临床随访观察费,有关国内介入导管回扣的情况,我已经从他嘴里了解到了完整的资料。在我患了急性心肌梗塞的那一段时间里,他看了光盘后那气愤的诉说中,在我恢复期间,他在我床边的聊天中,已经说出了国外的随访观察费和国内的导管回扣的历史渊源、数量关系和前后变化。

长时间以来,我尊重儿子的意见,我再没有提起告状的事。

由于儿子的职业是心血管病学,也由于我曾经有过安装支架和心肌梗塞的经历,以及病后的我曾经学过许多心脏病知识,看过很多介入手术图片,虽然儿子不在家,经常有些邻居、朋友、单位的同事来向我咨询。几年来,从他们带来的造影光盘,我吃惊地发现,许多应该药物治疗,不是冠心病介入手术适应症的病人,都给安装了支架。有些与我一样,不久就得吃再狭窄的苦。这简直就是一种人类的悲哀!我再也沉默不下去了,良心驱使我要想办法制止这种劣行。

新的医疗技术是为人类造福的,当它被用于存在明确适应症的病人时,可以解除病人的病痛。当它用于非适应症的病人时将给病人造成痛苦,这道理是显而易见的,医生难道不理解么?给许多适合药物治疗的冠心病人安装支架,仅仅是为了导管材料的回扣,这当的是什么医生,这简直是畜牲,畜牲也不像这种医生如此无耻。

气愤之余,我突然想起,儿子陪床期间曾经说过:“正是由于超高额的导管回扣在我国能装入医生的腰包,导致医生们给我安装了两个本来不应该安装的支架,像我这样的情况在国内很常见,高额回扣是心内科主任们正想购置心脏病介入设备,昂贵的介入设备在全国大小医院比比皆是,单位国土面积内这种仪器的密度比发达国家要多出几倍,这些设备常常因为没有那么多适应症而闲置,主任们给非适应症病人装支架的原因不仅为了回扣,也为了开拓一起闲置的责任。医生们用自己用不完的回扣打点他的各层上级,导致了全国范围内心科主任当院长、副院长的人数最多,人大政协任职的也不在少数。而这一切,我们的政府却全然不知或少数政府官员知而不言,不言的原因是为了得到主任们孝敬的这源源不断的间接收入能够仍然源源不断……。”

看来,这种现象是全国性的,病人和家庭因此而受害的是成千上万的,购买设备给国家造成的损失是相当严重的,用回扣所得行贿受贿造成的社会影响是恶劣的。我曾经是一位为国家作出过一定贡献的知识份子,我再沉默将对不住全国的病人,对不住中华民族,对不住我的国家。我再沉默将是对我懂事以来做人标准的背叛,我必须在不伤害我儿子国内工作环境的情况下,竭尽全力制止这种劣行。

那么,我们首先看一看国内导管回扣的来源。

在国外,心脏病介入手术很规范,所有的医生都从学术的角度出发,审视每一个病人的病情,应该药物治疗的绝对不会给你安装支架,应该安装一个绝对不会给你安装两个,而且一个医院内不同的专家,不同医院的专家的认识基本相同。

介入手术后,导管厂家支付给介入手术专家(老板)导管耗材总费用15%~18%的随访观察费,这笔费用将记入医院为老板设的专用账户上,用于病人随后几年病情的随访观察。随访观察是很有必要的,因为有一部分病人可能发生再狭窄。随访观察费的计算依据,是医生给安装支架后的病人打电话、记录病情的费用、随访期间一次冠状动脉造影费用的总和,即导管耗材总费用的15%~18%。国外的人都很守法,尤其是医生,视名誉为生命,没有任何一个老板把这笔钱装在自己腰包里。随访观察后一般都有剩余,剩余的部分,老板将用于自己的科研课题。

在我国,介入导管耗材进口时厂商已经将15%~18%的随访观察费计算在内,由于政府不知情,医院的管理者也不知情或知情而从中分红,介入术后导管耗材总费用15%~18%的随访观察费变成了心内科主任可以装入自己腰包的回扣。2002年以前,政府制止红包回扣的力度还不大,心脏病介入手术后,导管厂家付给心内科主任导管耗材总费用15%~18%的回扣。这是国内所有导管代理商的“行规”,国内所有的代理商无一例外,暗中按照“行规执行”。国内所有的心内科主任也无一例外的将此回扣装入自己腰包,这也是“行规”。 2002年以后,政府制止红包回扣的力度加大,各地有一些介入手术者的回扣事件曝光,虽然曝光,由于心血管病界的“职业道德”(不暴露国内的回扣是国外 15%~18%的随访观察费这一事实,是全国心血管病学界的“职业道德”或“行规”,医生们都知道,也相互讨论此事,但不告诉外人。近年来虽有曝光,但并无冲破其“行规”,调查结果并不真实)的保护,不知内情,回扣没有从根本上得到治理。但招标压价使导管材料的价格有所下降,为此,国内的导管回扣也有所下降,现在少数压价较大的是10%,多数仍然是15%~18%。

我们再看一看导管回扣的惊人数量。

目前,一千张病床左右的三级甲等医院,北京、上海、广州、武汉大约各有十家,每家医院的心内科每年大约开展心血管病介入手术3000例左右,其中安装支架约1000余例,起搏器 250余例,电生理250余例,其余为冠状动脉造影。每一省级城市三甲等医院大约有三至五家,每家医院心内科每年大约开展心血管病介入手术1500例左右,其中安装支架约250余例,起搏器130余例,电生理130余例,其余为冠状动脉造影。每一地市级城市约有三级甲等医院两家,每家开展心血管病介入手术数量大约与省级相等。为此,心脏病介入耗材回扣多少视介入手术量大小而定,国内各医院心内科每年大约在200万,少数可高达700万元。这些钱全部按照 “行规”装进了心内科主任腰包。此数量之大欲药物回扣相比,真是骇人听闻!!!

由于这一笔走了歪路的钱,在全国造成了严重不良的影响:

由于分赃不均,杀人者有之;

由于相互竞争互相诽谤,造成医疗事故者有之;

由于非适应症安装支架,造成病人残疾者有之;

由于行贿受贿爬上院长、副院长岗位者有之而且在全国非常明显,但离开介入岗位到政府部门任职者却没有,大概是不愿意离开回扣的来源吧。

以上是我从儿子那里知道的事实。为了病人的利益,为了国家的利益,我第一次将其展示于众,和大家一起建议政府在医院设立专用账户,接纳这一笔本来属于医院的随访观察费,建立严格的支出制度,用于随访观察和科研。这里所说的严格的支出制度,即应注意个人所得要少到主刀者不会因为此钱而违背医德给非适应症病人安装支架的程度,不会因为此钱而不顾医疗市场需求盲目购置设备的程度。(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3-24 1:4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