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回忆:亲眼目睹小矮人

陈郁琪

就像白雪公主故事里描述的小矮人一般,他们一个个仅有手掌大,戴着尖帽子。(摄影:李大卫/大纪元)

    人气: 59
【字号】    
   标签: tags:

我曾经在很小的时候,在家里的老木柜上,看过小矮人。虽然看起来像幻影,但是他们千真万确的曾经出现,陪伴我度过约莫五岁到六岁的时光。

小时候的我,看什么东西都感觉巨大无比,并且或许小时候听多了鬼故事,心中怀有无端的恐惧。那时爸爸常因为工作不回家,夜晚仅剩母亲与家中三个年幼的姊妹。而家中有两间卧房,一间是爸妈卧室,一间是我们三姊妹的房间。

不论爸爸回不回来的夜晚,每当到了晚上临睡前,是我最难过的时候。因为记得小时候常做噩梦,梦里追逐人的妖魔鬼怪使人害怕不说,当我睡不着、觑著天花板时,便会见到原来日常平坦无奇的天花板,阴影处开始蠕动起来,像有千万只虫子一样的起伏移动。而身边黑暗的地方凝视久了,竟也如此!整个房间像是有妖魅隐隐变化一般,吓得我不敢看又要偷看,弄得一两个小时也睡不着。另外两个姊妹早已安安稳稳的睡了,独剩我难过不已。如果偶尔我早早入睡,一旦半夜醒来,望见夜里变化的景色,又会僵在那儿惊惧不能成眠了。

虽然父母一再叮嘱我们要习惯待在自己的房间睡,但我真的怕到极点的时候,也只好不顾捱骂的爬下床,离开两个酣睡的姊妹身边,跑到妈妈房间去。初时妈妈问我为何不睡时,我仅能以有限的语言能力说:“有虫!”妈妈耐心追问我:“哪里有虫?”我闷闷答:“很多地方,到处都是。”指给她眼前那些翻腾的天花板,妈妈看了半天也不知所以然。后来的结果,便是只要我说有虫,疼我的妈妈就拎着我去洗澡,一天晚上不厌其烦的洗好几次。结果我干脆不说了,硬生生忍着,到了很晚的时候也还睡不着的话,就蹑手蹑脚的爬到爸爸妈妈的中间挤著睡。

那个时候就算是挤在爸妈中间,也还不能安心,眼睛溜溜的瞪着房里的天花板与一间大壁橱。那是阿嬷给妈妈的嫁妆,用沉重的樟木打造。当时造价不斐。小时候看那木柜是巨大无比得像山一般,如今看仅觉普通。

当我瞪眼看着那木柜久了以后,奇妙的事发生了,灰濛濛光线下,从右边阴影的地方跑出来许多小矮人。因为太暗了,看不出衣服、颜色,也看不清面貌,就是灰白灰白的,但隐约觉得那打扮,就像白雪公主故事里描述的小矮人一般,他们一个个仅有手掌大,戴着尖帽子。

这些小矮人从阴影中一个个现身后,就在柜子上最右方排著队,一个个往左边移动。当走到最左边,柜子边缘的地方,就一跃而下,消失在接近地面的阴影中,不一会儿,就又出现在最左方。

好玩的是,这些小矮人还会变着花样。当他们跳下来的时候,有的还是小矮人的形状,但有的在掉下的半途中就变成大象,有的变成长颈鹿,有的变成骆驼……。总之就像变把戏一样,似乎彼此在较劲,也或者就是单纯的像小孩排队跳水,不断重复。

我就这样瞪着眼看,常常就这样看到睡着。只要我偷偷爬上爸妈床上,就等著小矮人出现表演。那小矮人似乎也心有灵犀的等着我一般。记得我心里曾经疑惑过:是不是我的幻觉呀?如果是我的幻觉,是不是我怎么想就怎么变呢?那就试试看吧。我想着:好,接下来这个跳下来的,半空中就变成一只斑马吧。咦,变成猴子了。下一只变成犀牛吧,咦,没有变……。所以,大概不是我脑子里的幻影吧。

或许是由于打从心底排斥惊扰我的画面,也或许是年纪渐大,心灵闭塞了,在读小学一年级左右,家人搬离那个旧居,此后我再没有看过翻腾的墙的画面,也再没有看过黑暗现身的小矮人。但是即使眼前见不到,心里的恐惧依然存在。记得小学时我非开灯不能睡,成年后表面看胆子大了,情绪上的脆弱与失衡,造成我多年的饮食失调。这样的恐惧伴随我多年,直到我接触法轮大法,才像解掉一层沉重的负担,获得安详宁静的感受。

如今我虽然看不到小矮人,但是家中珍藏的木柜,还提醒着我这件确曾发生的奇妙回忆。@*(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自由时报记者蔡宗宪/恒春报导〕常听老一辈的耆老谈到,猫是蛇的克星,却难得有人亲眼目睹,昨天生态专家刘川,正巧在垦管处行政中心附近,记录下难得一见的猫蛇大战,也证明蛇类的确怕猫的有趣说法。
  • 位于美国康州首府哈特福德市的著名剧院布什耐尔(The Bushnell)表演艺术中心于3月21日下午喜迎神韵巡回艺术团在康州的首场演出。康州的神韵观众早早来到剧院,等待观看声誉远扬的神韵演出,包括从大陆来美探亲近一年的庄先生。早听说过神韵演出非常精彩的他,亲眼目睹之后慨叹万分,“一辈子从未看过这么好的演出,在国内看不到这样好的节目。作为中国人,看到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化,令人感到非常自豪。”
  • 贵州省政治部部长鄢正甫端坐在主席台上,亲眼目睹了张云长被活活打死的全过程,冷汗与燥热此时令他坐立不安,他看到了起义将领张云轩投来的目光,简直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
  • 1989年4月20日,我随所在部队进京执行戒严任务,当时我部的口号是:视人民如父母,视学生如弟妹。我亲眼目睹了起始于89年6月3日傍晚的这场中华民族的悲剧。事件发生后,我提出了一份要求提前退出现役的书面申请。随后,我所在部队以“资产阶级自由化”、“拒不执行戒严任务”等理由将我从部队除名。
  • 九歌儿童剧团的“爱上白雪公主的小矮人”,去年票房热卖,今年将自3月底在全台加演20场,并发起“唤醒真爱.传动幸福”计划,呼吁民众响应及捐助家扶中心扶助学童分享观赏。
  • 比利时当地时间2009年2月25日星期三下午5点30分,神韵纽约艺术团成功地完成了神韵巡回演出欧洲之行比利时站的第三场演出。来自比利时各界的名人志士汇集安特卫普城市剧院,亲眼目睹了神韵所诠释的中华大地五千年文明的辉煌。
  • 我们深信,这个做尽了坏事的恶党距离死期不远了。尽管它愈近灭亡就愈现疯狂,近几年已经蜕变为人类社会中从未出现过的诡异之物——虐杀自食同类;并胁迫拖拽著文明社会滑向沉沦。不过这不会改变我的看法,我就生活在大陆,我们毫不怀疑,我们将亲眼目睹魔鬼的终结。即此,我严正声明:退出中国共产党及其一切附属组织。
  • (大纪元记者李大卫台南报导)台南企业文化艺术基金会执行长叶重利,于2月21日周末晚,在台南文化中心与就读高三的儿子,一同观看了美国神韵艺术团2009年来台的第三场演出。叶重利表示很早就听过神韵艺术团的演出非常精彩,但一直未能亲眼目睹,因此特别前来欣赏。
  • 我是大陆一家法院的审判长,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了“神韵”和“风雨天地行”的光碟,对中共迫害法轮功有了了解,对大法在海外的盛况亲眼目睹,我宣布退出中共的一切组织,并会找机会和我的同事们说这个事,让他们不要迫害大法弟子,也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未来。
  • 2008年12月26日11点,我亲眼目睹了广州警察强行没收百姓电动车,强行带走反抗车主和围观群众的场面。6个穿迷彩服的保安,10多个警察,警察指使保安用警棍打人,群众敢怒不敢言。有一个群众叫了一声警察打人了,10几个保安便围了过去要带走他。警察确实没有打人,是警察叫来的一帮保安用警棍打的!!这样的事情我遇到好几次了。其中还有便衣警察。在广州我看到好多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