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从动物细胞到人体细胞

植物也有情绪 (7-6) 继续人体细胞研究

克里夫‧巴克斯特

图7J──口腔白血球在捐赠者讲手机时产生反应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4月12日讯】自一九八五年发表报告之后,我们继续进行白血球试验,不时为感兴趣的科学家示范人体细胞在体外实验中展现的“生物通讯”能力。接下来,我想说明两个从最近一项人类白血球观察实验中取得的图谱样例,目的是为了将有关人体细胞的实验都集中在本章中。图7 J与7 K中的细胞捐赠者是一位研究计划指导,她是我们计划中与阿拉巴马─伯明罕大学(University of Alabama-Birmingham)以及心数研究院(Institute of HeartMath)扩大研究合作案的关键人物。本合作案的细节将详述于第八章研究年表的后半段。

这位白血球捐赠者的女儿是一位大学生,现居东岸。实验期间,这位女儿打电话给她的母亲倾诉一个难题。图7J开始记录的时候,这段电话谈话已在进行中。

接到电话之前,这位母亲的反应曲线颇为平静,反映出她习惯性的自制与沈稳。一旦电话内容转移到与女儿男友有关的问题时,图谱立刻出现明显的反应。一般而言,由于电话内容的突发性,我们能够在一个人讲电话时轻易取得反应。这个事件就是典型的例子。
  
图7K的样例是母亲与女儿挂断电话之后的记录。记录期间,经由我们训练有素人员的引导,这位母亲谈论着她对女儿将和以色列男友同游意大利的顾虑。


图7K──口腔白血球在捐赠者于实验室中谈话时所作反应。(图片来源:博大出版社)

接下来两个样例是我们将人体细胞实验范围扩大到全血的结果。图7L和7M中的血液捐赠者是阿拉巴马大学分派在这个合作实验中的研究助理。我们以黄金线电极插入一支装有血液的五毫升试管,并取得了图谱样例。这项合作实验在心数研究院的研究室中进行,相关细节将详述于第八章中。

图7L中,捐赠者在先前的谈话中提到,由于过去事业上的挫折,他正处于经济拮据的状况。我怀疑他尚未充分表达他经济上的压力。于是,身为一名训练有素的引导专家,我问他:“你现在薪水是不是过高?”


图7L──全血样本在捐赠者于实验室中谈话时所作反应。(图片来源:博大出版社)

作为一位研究助理,这名捐赠者在阿拉巴马大学的工作是协助整理极度耗时的经费申请企画案。这项研究计划的指导对他说:“我们回去之后要送出十份企画书。”请注意图7M中,当她提及待办的工作时,全血样本所呈现的反应。

常有人问我是否有人重复过我的实验。我在本章稍早已经提过,当时任职于美国陆军情报安全指挥部的约翰‧亚历山大上校因受到我们鼓舞,而推动人体白血球实验的例子。在他的努力下,我的实验被成功地复制了。此外,由心数研究院实验室的罗林‧麦可瑞提(Rollin McCraty)所率领的研究团队也观察到许多“生物通讯”的例证。第八章中,我将依照时间顺序,更进一步介绍近期有关白血球及全血的“生物通讯”重复实验。


图7M──全血样本在捐赠者于实验室中持续谈话时所作反应。(图片来源:博大出版社)

(转载自博大出版社《植物也有情绪》一书)(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们在这份报告中发表了十二个样例。本章前面已经提过史帝夫‧怀特与《花花公子》杂志的人体细胞实验过程。现在,我要再说明其中的两个样例,其特别之处是捐赠者与细胞间的距离。十二个样例中所用的白血球均由史帝夫‧怀特负责收集,而强‧史贝勒则义务协助其中几次实验的进行。
  • 一九八○年六月三十日,我请史帝夫‧怀特用“克林海默法”从他自己的口腔中收集白血球。史帝夫当时已经是实验室固定的兼职员工。我们不知怎的讨论起《花花公子》(Playboy)杂志上的一篇文章;这是一篇对威廉‧沙克利(William Shockley)的访问,他当时是一位颇受争议的科学家。我对史帝夫说,我的学校合伙人鲍伯‧韩森应该在他的办公室抽屉里放了一本当期的《花花公子》杂志,并自愿下楼去拿。当我找到那本杂志,将它带回楼上实验室时,史帝夫已经完成了白血球的收集程序,并将它们接上电极。
  • 一九七七年七月,住在德州休士顿市郊的查尔斯与尔玛‧胡克斯(Charles and Irma Hooks)夫妇邀请一些科学家到他们的住所为一些宾客作演说。查尔斯与尔玛曾与超心理学家比尔‧若耳(Bill Roll)一同拜访我在圣地牙哥的实验室,因此他们邀请了我参加这个聚会。
  • 做过动物细胞组织的体外实验之后,我了解,要获得有意义的反应结果并不困难。如此一来,我更急着想要用人体分离出来的细胞作实验。我想到,也许可以将EEG装置的电极连接至人的精液。一旦成功,我将取得上千万个精虫的集体反应。一九七二年五月,我将一些精液样本接上电极作了初步的观察,但直到下半年我才进一步改善实验方法──将银线电极插入一根装有精液样本的五毫升试管中。
  • 我们在植物、鸡蛋和多种细菌身上得到了意义非凡的实验结果,暗示它们具有“生物通讯”的能力。我开始好奇,是否人体细胞也具有类似的能力?由于细胞为结构复杂的器官的一部分,若采用体内实验,所产生的反应可以有太多解释,最后终究会归功于神经系统的活动。看来,排除这类问题的办法就是自人体取出细胞样本,置入试管中,再连接上电极──即进行所谓的体外实验。
  • 二十年前,埃克森瓦迪兹号油轮在阿拉斯加威廉王子港泄漏了一千一百万加仑原油,这被认为是这个时代最严重的环境污染事件。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说,他们已经清除了漏油,并且自称是个优秀的企业公民,但是环保人士说,那里的海水永远不可能恢复原样。那里的自然环境、野生动植物,甚至当地的居民,仍旧没有从灾难中恢复过来。
  • 布朗克斯植物园
    Wollman 溜冰场
    布鲁克林海军造船场
    ......
  • 过去七年来,我一直是加州人文科学院(California Institute for Human Science)的固定教员之一。这所由加州州政府认可的学院座落于圣地牙哥以北二十英哩的恩西尼塔市(Encinitas)。其他几章中提到的史丹利‧克李普纳博士、亚历山大‧杜布洛夫博士(Dr.Alexander Dubrov)与约翰‧亚历山大博士(Dr.John Alexander)都是该校的客座教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