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奥运前警枪击维权村民 记者助上告被判11年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3月3日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丁小报导)本台记者获悉,中国商报黑龙江记者站站长陈占军数月前在调查当地五大连池市警察枪击土地维权村民的事件时,被捕并以诈骗罪判刑11年;而维权村民代表3人被判刑3到5年;另外身中四枪的村民以及他在网上发贴求助的哥哥目前仍在关押待审的状态。据悉由于有关部门禁令,事件至今未获得媒体曝光。

据悉北京《中国商报》黑龙江记者站站长陈占军去年6月下旬因协助村民土地方面维权事件被五大连池市检察院逮捕,年底被该市法院以诈骗罪判刑11年,所指罪行是收取当地东风村农民16万元。

记者辗转找到了陈占军的好友,更曾陪同他采访该维权案件的人民法律维权网黑龙江新闻中心负责人唐云立,他呼吁各方关注着一起因揭黑获罪的案件:“当时说判5年,检察院当时在法庭上当庭抗诉,嫌判得他太轻。他们北京总社几次派人来协调,陈占军已经上诉,现在已经终审定罪了,已经投狱服刑了。没有他的新消息,家人也联系不上了,最近一次有消息就是去年12月说他被判了11年。

唐云立说:“根本不存在诈骗,而是村民求助,又牵涉到创收任务等问题。为什么他被抓进去就是因为批评报导报导写得太多,得罪了当地检察院。陈占军冤枉到什么程度,就是因为当地公检法乱执法,而且持枪闯进老百姓家里,就是这个问题。”

而东风村300户村民民选的代表钱宝福和王淑莲,同期也被以向这名记者行贿为名义抓捕分别判处5年、和4年的刑期。钱保福的妻子周一接受本台采访时说,目前当局还准备追加丈夫妨害公务的罪名和刑期:“就是因为上访,后期就抓起来,说他行贿也不符合事实,要真的行贿的话也是全体村民,全体的意见,大家凑的钱。记者也不是犯法,他不是拿着钱进自己的手,而是办事,不过政府就是硬给我们判,这个记者叫陈占军,他被判11年。”

村民维权事件的起因是五大连池市农林争议,林业局和潮阳林场多年来就村民开垦的林区荒地随意征收费用,08年4月份更以毁林开荒的罪名抓捕村民维权代表胡波(其后被判刑3年), 村民前往市政府理论多人遭打伤;4月底乡政府、林业部门和公安联手对不交地费的村民实施强行毁青苗的措施时,四百多村民带着棍棒前往现场,打坏了压苗的四轮拖拉机,但并无打伤人员。

而5月5日半夜,警方12人突然到该村搜捕当天带头护苗的村民,在没有遇到暴力抵抗的情况下连开约30枪造成一户3人中枪。遭遇枪击的林姓农家,父亲林百山身中两枪,三儿子林勇中四枪包括生殖器,家人阻止肇事警察逃走时姑爷王绍武身中一枪,母亲被打断软肋。林百山周一向记者讲述当时经过:

“他们闯进来,当时在屋里我们两个就站了起来。问你们要干啥,回答说要抓你,李勇就说我也没犯法,当时候就把工具(因为很黑又不知道来人是谁,顺手抓起的镰刀)举起来,他们一看有工具扭头就往外走。李勇当时还问你们有逮捕证么,没有回应。但当时没有扭打,李勇也没有砍他们。他们出去后外面枪声就响起来,直到我中枪倒下,李勇就急了拿着刀从窗户跳出去阻止他们,在外面中了三枪第二枪他已经倒地了,他们又补了一枪。加上在屋里面中的一枪,一共是四枪。把李勇打倒,我晕倒在后厨房的时候,他们不但不施救还喊要撤。这时候群众听到枪声陆续赶到,用木头和树疙瘩什么把车挡住了,他们就跑不了了。”

听见枪声赶到的数百村民将伤者送院,并围堵不准肇事者逃离,并在现场找到了28颗弹头,同时拍摄下警察携带的枪支等证据。而当天村民拍摄的视频中除了可以见到伤者中弹后的伤口,还有肇事警察被村民围堵在现场严辞质问的情况,他们承认没有带逮捕证及工作证,是受市公安局局长命 令上门抓人:“你怎么随便瞧着人就开枪呢?你警号呢?没带警号咋来抓人呢?有没有逮捕证啊?你咋什么都没带呀?”

据村民反映当天,五大连池市政府市长带队领导班子到场称警察是正常执法,并一度调动五大连池市、北安市、嫩江县警察武警数百人左右,同时切断了东风村的移动电话、固定电话、电脑等对外通讯信号。

当天下午在市政府承诺承担中抢村民的医药费以及土地方面不再强行收费之后,村民们才放走了肇事的警察。

而不可思议的是,事发后,不但开火的警员没有受到追究,反而是中枪并因此失去生育能力的林勇,在出院后不久,7月份被以妨碍公务罪刑事拘留;而他的二哥林强也在7月份被以非法拘警罪名刑事拘留,被捕时正在将家人遭警察枪击事件发上网。兄弟二人目前已经检察院批捕,在看守所内等候审判。

而当地派出所和警察继续以羁押虐待的方式胁迫该村村民支付林业局的土地费用,林百山说:“继续收拾你,有的被抓去了就给你倒吊、有的用牙签扎手指。这都是5月5号之后的事情,继续镇压你。有的被抓到林业管护站,拿着装辣椒的塑料袋往你脑袋上扣就这样的刑罚。”

本台周一曾致电当地公安局和派出所的多个电话,暂时未能得到事件相关回应。

人民法律维权网的唐云立告诉本台,由于这起如此恶劣的公检法侵权枉法案件发生在奥运前夕,北京有关部门曾下令各媒体噤声,令事件越发恶化:“那个事情当时正在要国家准备要开奥运会的时候,我们当地有个领导刚刚上任不久,把它作为政治事件,绝对任何人都不准报的。国家最高部门已经下令这个事情禁止发出去,所以当时网站、媒体谁都不敢报。当时我和陈占军的主打思想是通过向有关部门反映解决这个问题,先不要报导这个枪击事件,为免把自己牵扯进去。结果事态就发展到越来越严重了。”(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3-03 8:1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