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灵异事:济公活佛斗蛐蛐儿

陆文
    人气: 30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3月30日讯】有一天,济公正站在西湖旁边的一棵大柳树下,手摇破蒲扇,观看西湖风景。时值重阳,金风送爽,湖水涟漪,柳枝拂面,湖光山色,好不宜人。济公正看得高兴,忽见不远处走来一个人,在离柳树不远的地方站住了。由于他低着头,根本没往这边看,所以没发现柳树下的济公。济公对他却看得分明。

只见这个人三十上下,手艺人打扮,两眼哭得通红,对着湖水发呆,看样子就要跳水自尽。济公看在眼里,心想,不知这位青年为何寻死,我得设法救他一救,常言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打定主意,便快步向那人跟前走去。

那人见有人来,急忙掀起衣襟蒙面,就要往湖里跳,说时迟那时快,济公一个箭步,冲到那人跟前,一把将他拉住。

“咳!有什么事儿过不去,要寻此短见?”

“别拉我,让我死吧,活着也是受罪。”那人说着,还挣扎着要往湖里跳。

“有什么难处说说看,或许我能够帮你。”济公边拉边劝道。

投水人望望这个和尚,见他虽然破衣褴衫,但满脸慈祥,特别是那双眼睛,给人一种希望和力量。投水人叹了口气,说:

“师父,不管你能不能救我,我把苦处告诉你,就是死,也有一个见证人。”于是便一五一十地向济公诉说起来。

原来,这个人姓张,人称“张木匠”,在杭州城里的一个官宦人家里做工。这家的公子,外号叫“花花太岁”,是个游手好闲,欺男霸女的恶棍。这天,花花太岁正在花厅外斗蛐蛐儿玩,干完活的张木匠,站在人群后面观看,随口说了一声“好”,正巧花花太岁心爱的“金头大王”(蛐蛐)这时一跳,跳进了花丛里,半天也没找回来。花花太岁大怒,硬说他的宝贝,是张木匠给吓跑的,要他三天之内,赔他一千两银子,不然就打死他。

张木匠是个穷手艺人,家里上有多病老母,下有妻子儿女,连饭都饥一顿饱一顿的,上哪去弄这一千两银子?今天是最后期限,只得瞒着老母妻儿,来这湖边寻死。

济公一听,哈哈大笑:“我以为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不就是一千两银子吗?我替你还他就是了!”说着,拉起张木匠便走。

走着走着,忽然从路边的草丛里传出几声“区区区”的叫声,济公猫著腰蹲下身子,在草丛里摸了摸,随手捉到一只蛐蛐儿,用嘴吹了吹气,捧在手里,左看右看,就像欣赏一个宝贝似的,脸上露出喜色。张木匠也凑上去观瞧,见是只又瘦又小的蛐蛐儿,不知这个和尚要玩什么把戏,无可奈何地跟着济公,又往前走去。

济公带着张木匠,来到城里的“三斗楼”。这是杭州最著名的游乐场。因这里是“斗鸡、斗鸟、斗蛐蛐儿”的所在,所以名其楼谓“三斗楼”。只见楼上楼下,人流如潮,热闹非凡。这天是九九重阳,正是“三斗”的最佳时日。他们来到二楼斗蛐蛐儿的大厅,看见花花太岁正用自己的“银头大王”与对方的“铁壳青 ”,争夺“状元”。一来一往斗得正酣。只见铁壳青三跳两跳,一口咬住银头大王的右腿,用力一拉,就把银头大王的一条腿,齐刷刷咬掉了下来。

花花太岁心疼得直跺脚。心想,要是我的金头大王还在,那状元十拿九稳是咱的。一想到这儿,就气不打一处来,于是,花花太岁便对他的家人 大叫:“那个张木匠的银子送来没有?今天是最后期限,不赔银子,活活打死他!”

“别嚷嚷,我们来了!”济公拉着张木匠挤了进来。花花太岁一看,来了一个疯和尚,张木匠低着头躲在和尚身后,便圆睁着眼睛,高声大叫:“我叫的是张木匠,你个疯和尚乱搅和什么?”

“我来替他送银子,怎么样?”济公漫不经心地回答。

“看你这个熊样,把骨头砸碎了,也挤不出一两银子,你拿什么还我一千两银子?”

“别急,我这里有个小东西,是我从南高峰的土庙里捉到的,看它值不值一千两银子?”说着,济公将左手掌伸到花花太岁面前。花花太岁一看,在和尚手心里,蹲著一个呆头呆脑的蛐蛐儿,气得大叫起来:“好个秃驴,你敢耍笑我太岁老爷,想拿这玩艺儿顶一千两银子,真气死我了!来呀,给我打这秃驴!”

家人一拥而上,正要动手打人。济公哈哈大笑:“有眼不识金香玉,我这蛐蛐儿名叫‘镇山王’,什么‘金头’、‘银头’、‘铁壳青’,全都不是它的对手,不信你瞧——”说着,用破蒲扇拨了拨那蛐蛐儿,只听它“区区”叫了两声,吓得四周盆子里的蛐蛐儿乱蹦乱跳,而那只断了一条腿的银头大王,听到叫声,一伸那条单腿,一命呜乎了。花花太岁见状,知道这只蛐蛐儿不是凡品,立即陪着笑脸,连忙说:“师父,你这蛐蛐儿果能斗败今天的状元,张木匠的一千两银子,我不要了!”

“好,一言为定,口说无凭,写下字据,如何?”

“可以,要是斗不过呢?”

“斗不过,我替张木匠受死。”

“好,就这么着!”花花太岁忙命家人拿来纸笔,双方写下了字据。

人们把今天的状元“铁壳青”和济公的“镇山王”,一齐放进盆子里。镇山王呆在盆子边,一动不动,只把两根头须搅来搅去。铁壳青见对方又瘦又小,以为可欺,便张牙舞爪,向镇山王扑来。镇山王没等铁壳青站稳,猛的向前迎去,乘机一口咬住铁壳青的肚皮,两腿一蹬,将铁壳青掀了个仰面朝天,镇山王仍咬住不放,铁壳青乱蹬一气,慢慢地不动了。斗场上顿时响起一片叫好声。济公收起镇山王,将字据交给张木匠,对花花太岁道一声:“对不起,一千两银子两清了!”说完就要离去。

花花太岁见济公要走,眼睛都急红了,赶紧拉住济公说:

“师父,把这蛐蛐儿卖给我吧,我情愿再出一千两银子!”

济公听后,哈哈大笑:“我一个出家人,要它何用?公子见爱,我就送给你好了!”

花花太岁对济公千恩万谢,捧著蛐蛐儿回府了。到家后,越想越高兴,连忙命家人编制一个金丝笼子,好把镇山王放进笼子,以示珍贵。待笼子编好,往里放时,镇山王两脚一蹬,“嗖”的一声跳出花厅,三蹦两跳,钻进了花丛里。

花花太岁急得拍手顿足,忙叫家人去捉。待家人去捉时,早已无影无踪。

正在发急,忽听花厅的墙脚下,传来了镇山王的叫声。花花太岁忙叫家人往墙缝里灌水,灌了十几桶,镇山王就是不出来,气得花花太岁命家人推倒花厅的那面墙,还是不见踪影。

忽然又听见镇山王在花厅基石下边叫,花花太岁一狠心,命家人拆掉花厅,翻砖倒瓦,仍然没有捉到镇山王。

正在气恼,从观月亭下又传来了镇山王的叫声,花花太岁连忙命家人拆亭子。

亭子刚拆完,从后书房地板下,又传出叫声,于是拆书房;

拆完书房拆卧室……

蛐蛐在哪叫,就在哪儿拆,折腾了三天三夜,仍不见镇山王的影子。

花花太岁耷拉着脑袋,红肿著双眼,躺在藤椅上正要朦胧睡去,忽听门外传来唱歌声:

稀奇稀奇真稀奇,
蛐蛐没了让人急;
为找小虫费心机.
拆墙倒壁挖地基。
掘地三尺无踪影,
看它还能天上去?
上天入地皆不见。
太岁欺人反被欺!

花花太岁听罢歌声,忽然明白了:这是济公在惩罚他这个无赖。他立刻感觉到:浑身发冷手冰凉,躺在那里直翻白眼儿…

(事据《高僧传奇》)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上元初年,京师干旱,一斗米要值数千钱,人民死亡的很多。李皋筹计俸禄不足以养活全家,急忙申请调外官,贬职任温州长史。不久就代理知州。当年农业歉收,温州官仓存有官米几十万斛,李皋准备用来救济灾民,吏员不敢奉行,叩头请求李皋等候皇上的旨意。
  • “卖狗肉!卖狗肉!狗肉热乎,快来买呀!”卖狗肉的小贩王三,把挑子放在一排土墙下,高一声低一声的叫卖起来。
  • 宋代,江南深秋,小村镇的路口。
  • 于仲文,字次武,自幼聪慧、敏捷,后来跟随博士李详,学习《周易》、《三礼》,基本上通晓大义。成人后,卓越豪迈,胸存大志,气质温和,关爱百姓。
  • 唐朝时代的徐有功,任大理寺司刑丞(执法的官职名),每次看到武则天皇后将要杀人,他认为处理不当时,一定会根据法律条文,当众与之争辩。
  • 陈安世是京兆人,在权叔本家做雇工。他天性仁慈,从从来没杀过生,对人也老实诚恳。这年,他只有十三四岁。
  • 王显和唐太宗两个人,有着如同严子陵和汉光武帝一样的老交情。小时候,他们一起游戏打闹,常常互相扯裤子、摘帽子取乐。
  • (中央社记者陈淑芬台北25日电)文建会主任委员黄碧端今天表示,台湾的文创产业具活泼创意,并承续历史传统,文化多元且丰富,是台湾在华人文化市场独具的优势,令中国大陆文化界羡慕。
  • 明神宗后期,有个官员名叫顾宪成,因为正直敢谏,得罪了明神宗,被撤了职。他回到无锡老家后,约了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在东门外东林书院讲学。附近一些读书人听说顾宪成学问好,都赶到无锡听他讲学,把一所本来就不大的东林书院挤得满满的。
  • 徐生原可考上状元第一名,但因他背女子过河时吟诵的诗句,流露出不健康的东西,他中第一名状元的资格便被褫夺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