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筱心情日记:“卡南”考验记

小筱

(clipart.com)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每个周末的清晨,我们会到石门山上炼功。石门山的地形平缓、坡度不大,山路两旁林荫茂密,空气新鲜。不知从何时开始,总有一位男士,带着他的爱犬来爬山,我与这条黄金猎犬也因而结下了一段有趣的缘分。

清晨的天色犹暗,我们打着手电筒上山。石门山是个观光景点,爬山的游客络绎不绝,而清晨登山者多半是当地的居民,已经习惯在太阳升起前登山。有一天,我正打坐炼静功时,忽然听到狗的喘息声,瞬间一只大狗已经坐到我怀里来;我来不及反应,它活泼而友善的舔着我的脸颊,不断的舔著。我仍然维持两手拉开,腰杆挺直的双盘炼功状态,我闭上眼睛继续炼功,内心希望它快点离开,我认为这样的友好方式有点过头。

随即我听到前方有人喊著:“卡南!不可以!过来。”想必是大狗的主人,原来这只黄金猎犬的名字叫“卡南”。我睁开眼,惊见一根登山棍正往大狗身上打。在石门山上,来往的登山客对炼功人是很尊重的。有些爬山客经过我们身旁,会刻意放低聊天的音量,轻轻的走过,并告诉自己的孩子:“打坐非常好哦!你要不要过去跟他们一块儿静坐?”卡男的主人想必也是出于他认为不该打扰我们炼功,而处罚卡南。我赶紧说:“您别打它!不要打它。我没关系的。”他的主人向我道歉后将它带走了。卡南似乎想留在我身边,或者它累了不愿意往上爬。可最后仍然忠心的跟着主人走了。

虽然我告诉卡南的主人没关系,但是第二次,我发现自己开始有点担心。担心卡南会不会又将它那一身长毛往正在炼功的我身上靠。担心它又那样极力的表示它的友好。可能是我先起了一颗心吧!果然,卡南来了。跟前一次一样,它拚命的往我身上靠过来,我几乎被它巨大的身体撞倒。我发现内心的恐惧莫名的上升。

第三回,我已经打起很强的念头,告诉自己不要有所顾虑,如果卡南来了,我就让其乖乖的坐下。可是我的念头并没有起作用,它是坐下来了,可还是挤到我怀中,我故作镇静的给自己打着气,对它说:“卡南!坐过去一点!这样我没法炼功。”可是它没有听从我。三回下来,我处于闹心状态,无法静下心来炼功。

后来,当我们站着炼动功时,天已经明亮。我意识到有狗儿在我脚边摇尾巴,睁眼一看,原来是卡南爬好山下来了。我骤然发现:其实它并没有我盘腿时想像的那样巨大啊!我站着看它,完全没有了那种“你别再来了!”的忐忑不安,它看起来很可爱、善良。

奇妙的是,当我不再担忧卡南猛的冲过来时,它也就再没出现过了。我不禁想到,是我自己把眼前的困扰看的太大了。我越觉得眼下的困难很大时,它真的就变得越高大。我自己就变得很小。当我不放在心上时,呵呵!我发现那个“难”变得什么也不是了!就不会再对我构成任何困扰了。

(欢迎来信索取全部文章电子书。请e-mail到g9200.g9200@msa.hinet.net小筱收)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常给610、公安局、法院等处打电话。我相信其中有不少善良的人,只因受到国内不实报导的谎言宣传,被无辜的带入罪恶中参与迫害。我真的希望能跟他们说说话,把真相与福音带给他们。有一部分电话都已经是空号,或连上后无人接听。
  • 从昨天3月21日开始连续10天,大纪元总社在桃园县南崁举办“大纪元国际摄影大赛得奖作品巡回展”。我对作品所要表达的主题深感兴趣,透过了解才知道,原来我们看到的美丽作品,都可能是摄影者等上几小时、几天甚或更漫长的时间,等了又等所抓住的真实情感,那份用心的投入,于一瞬间所捕捉的色彩景象,让我感受到那份可遇不可求的珍贵,也为摄影者祥和等待的心境而感动,是纯净的状态下才能拍摄出这样触动人心的作品。
  • 我在工作上因为大意出了差错,造成一些损失。在整件事情上,始终没有人责怪我,甚至宽慰我:“真好,找到哪错误了真好!”我却因此陷入了自责的深渊,内心十分的内疚。晚上消极的坐在电脑前,怎么也提不起劲来处理手边该完成的资料。就在当下,一位朋友找我。告诉我他因为和女友分手,喝了一晚上的酒。
  • 导演魏德圣描述1945年日据时代结束,日本人都要被遣返回日本,一个日本老师和一名台湾女学生,因为环境的改变,被迫必须分开,整整一甲子的思念;透过7封来不及寄出的情书,串连着其中点点滴滴感人的故事,剧中有争执、火爆、仇恨,而终至彼此真诚的包容。
  • 最近常有网友找我要资料。有位网友说 :“我活得无奈,对人生没什么目标,学习也不怎么好,人格普普通通,我想解脱!可是不知道怎么做?练法轮功能帮助我吗?能告诉我怎么练法吗?”
  • 打从小学一年级到六年级,我一直在课业上追逐第一名。当时班上第一名不是我就是一位姓曾的男同学。同学们因此老喊我:“曾大嫂”。那时姐姐总是帮我梳着两条长辫子,每回当我听到这个称谓,内心总极度不悦的瞪眼嘟嘴,男同学们便拉扯我的辫子,这事始终令我难以释怀。
  • 第一次学炒菜,是在读高中时。当时自以为区区一把不到30公分的锅铲,何难之有?不就是大火快炒即可上桌。可是看似容易,当我如法炮制的学着母亲翻炒时,锅铲怎就不听使唤的?只好给自己找个台阶的说:“其实也没什么诀窍,就是多加练习嘛!”
  • 家乡是个小渔村,图书馆位于一座山上的寺院中。我读高中时在那读书的时间极多。寺院的大殿,供奉著三尊大佛双盘而坐。每当我于佛前礼敬合十时,总感到沐浴在佛庄严慈悲的场中,内心祥和而宁静。从寺院外居高临下,看着山下密密麻麻的房子,远处港边的灯塔,灯塔上的钟,一切彷佛都变得渺小、沈寂而微不足道,山下捕鱼的人家,正勤于缝补破网。
  • “万事皆有缘,恩怨皆有因。”我可以感受你的心情。在这个世上,谁做了什么将来都得自己偿还的,别人错了,我们也随波逐流,过后仍然要承担自己所做的错事。知道么?如果你还不能选择原谅,思想与行为也不要被带动!仇恨并不能帮助你什么,只能是把你拖入一个痛苦的深渊,别把自己封闭起来!
  • 总是有网友问我:“网络上通知中奖,以身份证领取电脑和奖金是真的吗?”我反问对方:“其实你心中是有答案的,否则就直接一头栽进去了不是么?也不需要问我啰!”真的假的?其中总有考验人心的部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