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非洲移民生活:非洲疾病(2)

温哥华小男人

(ALEXANDER JOE/AFP/Getty Images)

人气: 14
【字号】    
   标签: tags:

说到非洲的疾病,再就是爱滋病。众所周知,全世界的大多数爱滋病人都在非洲。我个人认为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他们不够检点,而且也不懂得如何保护自己。有些非洲政府也意识到这个问题,并采取了一些行动。

那么中国人在非洲又是怎样预防爱滋病的呢?我想最主要的就是应该管好自己。但并不是每一个中国人都洁身自好。但客观地说,绝大多数的中国人都还是能管好自己的。其实想通了一个简单的道理也就不会有问题了,那就是短暂的快乐重要?还是你的小命重要?显然是后者。

最后就是疟疾,就是我们所说的打摆子。疟疾可就不一样了,可以这么说,在非洲,疟疾就和我们这里的感冒一样普遍,所以在坦桑工作过的中国人没有打过摆子的几乎没有。我在非洲工作的这几年当中,总共打过十次摆子。非洲各国的摆子也都不太一样,非洲东部,就是坦桑所在的地方,打摆子时候的感觉是最痛苦的。

大家知道,被蚊子叮咬是打摆子的唯一途径。所以,为了不遭受打摆子的痛苦,每个人都想方设法防止蚊子叮咬。房间的窗户上装了纱窗,门上装了纱门,晚上躲在蚊帐里面睡觉,这些都是最基本的。高级一些的就是穿一种薄薄的肥肥的类似睡裤的裤子,又凉快又可以避免蚊子叮。不管男的女的,下了班吃完晚饭都换上这种裤子 在院子里散步乘凉,岁数大一点儿的手里还摇著一把蒲扇。蒲扇遥遥,睡裤飘飘,颇有点仙风道骨的感觉,尽管这飘逸的外表下都是一颗颗疲惫的尘世的心。

打摆子次数的多少除了跟自己是否保护得当有关以外,还跟个人的体质有很大关系。在非洲打摆子最严重的差不多每月就要打一次,有无聊的人就给这种周期性的摆子 起名为“月经摆”。我在坦桑尼亚的时候对于这种摆子还只是耳闻,到了尼日利亚的时候才算是真正见识到了。

话说这位“月经摆”患者是上海一家空调厂的工程师,专为我们在尼日利亚的专案所用的车载空调提供售后服务。这位工程师是非常聪明的人,社交非常到位,虽然来自铁路以外的部门,但跟我们专案的人上上下下处得极好。由于是作售后服务,所以平时事情也不是很多,江南的男人对自己身体的保养也很是重视,按说不应该这么倒楣。可是实在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据他自己透露,每个月一到那几天,他都是相当小心,基本上窝在床上不起来。可是即便如此,他的老朋友每次都是准时来拜访他,从来就不曾迟到早退过。

我刚到坦桑的时候,对防止蚊虫叮咬还是做足了防护措施,所以刚开始的几个月还是平安无事。后来的就慢慢地有些松懈,被蚊子叮了也不太当回事了,摸点儿风油精或者清凉油就过去了。到九四年春节那一天,突然觉得全身不舒服,发烧,头疼,关节疼。去跟一位处得不错的老专家说这事儿,他一听我说这些,立马说:“完了,摆子。”立刻叫车把我送到专家总组的中国医院,北京铁路总医院来的陈大夫经验丰富,略作诊断,就立即决定打点滴。就这样,我在国外的第一个春节就是在 医院里度过的。每天喝一点儿白粥,孤零零地躺在病床上,流点儿思乡的泪水。后来春节结束了,我的摆子也就好了。

后来的几次摆子都很平淡无奇,所以我已经没有什么印象了。只是还记得有一次在尼日利亚,我当时正在一所工地驻点,突然就摆上了。体温就像浇了油的火苗,忽忽 地往上窜。当时正是半夜,总部的中国医院又远在几百公里以外的拉各斯(尼日利亚前首都,也是最大城市)。没有办法,半夜里同事们就开车送我去拉各斯。尼日利亚社会治安恶劣,所以车上还跟了两个全副武装的当地警察。还好一路都没有出什么事情,天亮的时候平安到达了中国医院。我刚一住院,第二天上海的空调工程 师也如期回来了,我们俩互相关照鼓励,经常在一起回忆在中国天堂般的好日子,谋划着回国后要作的事情。讲到激动之处,工程师当即向我承诺回国后我如果去上 海他将带我去这里那里玩,费用全包在他身上。他的承诺勾起了我对未来上海之行的美好的憧憬,所以这一次住院还不算太痛苦。

在非洲的中国人当中有一种说法,那就是打摆子一般都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引发摆子的疟原虫一但进入了脑神经系统,那一般就没救了。我不知道这种说法是否正确, 但是在坦桑尼亚中国煤矿专家组的一位湖南人,的确是因为打摆子救治不及时而命丧非洲。葬礼是在位于达市郊区的中国烈士陵园举行的,我们铁路专家组的人都去参加了。

这个烈士陵园还是当时修坦赞铁路的时候建造的,我离开坦桑的时候有58名中国烈士长眠在这里。不知道当初修这个烈士陵园的时候是怎么考虑的,因为它是预先挖好了60个坑放在那里,一旦有人去世,火化后骨灰盒放进去就算了事,可是殊不知我们中国人最忌讳的就是这个。所以我们专家组内部如果两个人发生矛盾吵架,最恶毒的话莫过于是:“你等著吧,烈士陵园里那剩下的两个坑就是给你预备的!”

多年来我一直在想,大家都说中非友谊牢不可破,因为它是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的确,那么多长眠在非洲的中国人,他们当初意气风发地走入非洲的时候,是无论如 何也想不到他们将永远走不出非洲了。可是,国与国之间的友谊真的是牢不可破吗?或者说,用鲜血和生命来换取这种友谊真的值得吗?

我不知道这么多年来坦桑烈士陵园那剩下的两个空坟墓是否已经填满?如果不幸已经填满的话,那么就希望到此为止,再也不要挖新的了。如果没有,那就让它永远这样空下去吧!@(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5-02 9:3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