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平静的第一堂课

湘宜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这学期课业课辅的课程安排有了变更,采取多元的小团体班,不仅作课业辅导,也兼顾理解与表达能力的训练。根据经验,我知道大部分孩子的自我表达能力与胆识都比较欠缺,如果从小开始培养与训练的话将会事半功倍;因此我让孩子练习从介绍自己的姓名班级与家庭住址开始,果然有的孩子连自己家的住址都说不清楚,只好请他们回家问家长。

在简短的自我介绍过程中频频有杂音出现──小智不断的打断别人的话,不停以夸大的声音诉说自己没有吃早餐,肚子饿了!我停下来婉言告诉他,以后要记得请母亲为他准备早餐,他忽然大声回答:

“我没有妈妈啦!”
“那要请爸爸帮你准备。”
“爸爸每天赌博,经常都睡得很晚!”
“那是谁载你上学的?请他帮你买早餐。”
“她是阿姨呀!我怎么好意思说!”

从这几句对话中了解到,这是一个单亲家庭的孩子,个性浮躁又好动;不过同时也看得出他的早熟和懂事;才一年级的孩子,别人都幸福的沉浸在母亲的慈爱与呵护中,他却必须承担生活的温饱、人情的冷暖,让人感到心痛与不舍。

课程继续进行中,他依然不时的打岔与大声咆哮,……我一边进行教学,一边观察他的举止,心里盘算着:若课程结束前没能让他转变态度的话,我宁可将他隔开,否则势必影响我的正常教学;同时我努力设法给他机会。

“刚才大家表现得都很好,所以我们来玩一个小小的游戏。”
“我才不玩什么游戏呢!”小智又大声的吼叫。
“可以,你坐着就好,其他同学站起来,听我的口令!”……

大伙专注在游戏中,不时发出一阵阵快乐的笑声。我瞄到小智羡慕的眼光,却故意不理会他,继续与同学们玩乐。游戏结束的时候,小智依然喊着肚子饿,我忽然想起抽屉里还有联谊时剩下的饼干,就告诉小智等他完成下个单元所进行的课业复习,我会奖赏他一包饼干当作早餐。这时候的他已经开始臣服,态度也和悦多了,他轻声问道:

“我必须得全部写好来吗?”
“对!全部写好来,饼干就是你的。”

我接着说:“不过我要先问你一件事,下周你还要来参加课辅吗?如果你要来的话就要守规矩,我不希望你再破坏大家上课的秩序。”

“今天我是肚子饿才会这样啊!下次我不会了!”小智的口气明显的温和而平静多了。他很安分的把字写好了。

课程结束后,孩子们热情的跟老师道别,小智看见小梅亲切的拥抱着以前教导她的杜老师,便大声说:“小梅最变态了!不管男老师女老师都要拥抱!”我知道小梅也是单亲的孩子,经过一个学期的相处,没有妈妈的她总是将杜老师叫成“老师妈妈”。于是我一边整理资料一边鼓励小智:“抱抱没有什么不好呀!你愿意的话,也可以过去拥抱老师。”

他天真的大眼睛望了我一眼,我点点头,他随即高兴的跑过去和小梅一起抱着杜老师,一边陶醉的喊着:“抱抱好好喔!”这拥抱的画面真的很温馨,我想,单亲的小智一定没有拥抱妈妈的甜蜜体验,所以她们都很享受拥抱的美好感觉。过了一会儿,小梅去收拾课本,小智走了两步又回过头,再次热情的拥抱着杜老师,然后才满足的笑着离开,看见这一幕我被深深的感动了……

在纪录本上我写着:当孩子受到关心与尊重,受到信任与鼓励,在情绪稳定后,自能建立起信心,这时候再加上适当的辅导,学习将不再是问题。我相信要提升孩子的学习能力除了加强知识的传授,一份亲切的关怀和鼓励更是孩子学习的最大动力。我们只有尽力营造轻松快乐的学习气氛,激发其强烈的学习欲望,希望能够取得更好的学习效果。

只是我知道我们永远无法代替孩子身边天使的地位──那一位上帝派来守护孩子的天使,因为单亲而失去的天使,这个社会单亲孩子不断的增加,一颗心难免伤感起来……这是不平静的一堂课。@*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刚接手教育部“夜光天使计划”的时候,真是状况百出,因为这些孩子来自弱势家庭,面对各种不同问题我想了一套对策,准备就夜光天使计划中,好好让这些孩子慢慢改变。
  • 阿陆很天才的,运用垃圾桶和捕鱼网,制作了一个很克难的练习场,不到二个月打入全台湾第六名。成员们居然保送了台北和高雄知名的高中高职,甚至这群可爱的学生们,大学都能上师大和政大,目前有从事教职工作的。想的到这群孩子原本是后段同学吗?真的是太神奇了,无怪乎后来同学们和家长们都喊他一声“陆爸”。
  • 因为班上阿萱同学不爱上学,热心的阿亮自告奋勇,跟导师说:“我每天可以去叫阿萱起床,再跟她一起上学。”导师一听,哇那太好了。就这样阿亮一周五天,都得起早到阿萱家,负起艰难的任务。原本以为阿萱中辍的事就此打住,导师可以放心了。没想到不到一个月,阿亮和阿萱一起没到校......
  • 记得刚到成功国小的时候,认识了庄典亮老师,开启了我另外一种不同角度的教学观......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