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侠五义(172)

第一一六回 计出万全极其容易 算失一着甚是为难(上)
石玉崑

七侠五义(图志清)

【字号】    
   标签: tags: ,

  且说智化要将柳青带入水寨,柳青团问如何去法。智化便问柳青可会风鉴,柳青道:“小弟风鉴不甚明白,却会谈命。”智化道:“也可以使得。柳兄扮作谈命的先生,到了那里,不过奉承几句,只要混到他的生辰,便完了事了。”柳青依允。

  智化又向陆鲁二人道:“二位贤弟大鱼可捕妥了?”陆彬道:“早已齐备,俱备养在那里。”智化道:“很好。明日就给他送去,只用大船一只,带了渔户去。到那里二位贤弟自然是住下的,却将船只泊在幽僻之处。到了临期,如此如此。”又对了二爷蒋四爷说道:“二位贤弟务于后日夜间,要快船二只,每船水手四名,就在前次砍断竹城之处专等,千万莫误!”

  计议已定。智化与柳青来到水寨见了钟雄,说柳青是算命先生,笔法甚好:“小弟因一人事繁,难以记载,故此带了他来,帮着小弟作个记室。”钟雄见柳青人物轩昂,意甚欢喜。

  到次日,陆彬鲁英来到水寨送鱼,钟雄迎到思齐堂,深深谢了。陆彬鲁英又提写信荐龙涛姚猛二人。钟雄笑道:“难得他二人身体一般,雄壮一样,我已把他二人派了领班头目。”陆彬道:“多蒙大王收录。”也就谢了。陆鲁二人又与沙龙北侠南侠智化见了,彼此欢悦。就将他二人款留住下,为的明日好一同庆寿。

  到了次日,智爷早已办的妥协,各处结彩悬花,点缀灯烛,又有笙萧鼓乐,杂剧声歌,较比往年生辰不但热闹,而且整齐。所有头目兵丁,俱有赏赐,并传令今日概不禁酒,纵有饮醉者也不犯禁。因此人人踊跃,个个欢欣,无有不称羡统辖之德的。

  思齐堂上排开花筵,摆设寿礼,大家衣冠鲜明,独有展爷却是四品服色,更觉出众。及至钟雄来到,见众人如此,不觉不乐,道:“今日小弟贱辰,敢承诸位兄弟如此的错爱,如此的费心。我钟雄何以克当!”说话间,阶下奏起乐来。就从沙龙让起,不肯受礼,彼此一揖。次及欧阳春,也是如此。再又次就是展熊飞,务要行礼。钟雄道:“贤弟乃皇家栋梁,相府的辅粥,劣兄如何敢当?还是从权行个常礼罢了。”说罢,先奉下揖去。展爷依旧从命,连揖而已。只见陆彬鲁英二人上前相让。钟雄道:“二位贤弟是客,劣兄更不敢当。”也是常礼,彼此奉揖不迭。此时智化谆谆要行礼。钟雄托住,道:“若论你我兄弟,劣兄原当受礼;但贤弟代劣兄操劳,已然费心,竟把这礼免了吧。”智化只得行个半礼,钟雄连忙搀起。忽见外面进来一人,扑翻身跪下,向上叩头,原来是钟雄的妻弟姜铠。钟雄急急搀起,还揖不迭。姜铠又与众人一一见了。然后是武伯南武伯北与龙涛姚猛,率领大小头目,一起一起,拜寿已毕。复又安席入座,乐声顿止。堂上觥筹交错,阶前彩戏俱陈。智爷吩咐放了赏钱。早饭已毕,也有静坐闲谈的,也有料理事务的。独有小二郎姜铠却到后面与姜夫人谈了多时,便回旱寨去了。

  到了午酒之时,大家俱要敬起寿星酒来。从沙龙起,每人三杯。钟雄难以推却,只得杯到酒干,真是大将必有大量。除了姜铠不在座,现时座中六人俱各敬毕。然后团团围住,刚要坐下。只见白面判官柳青从外面进来,手持一卷纸扎,道:“小可不知大三千秋华诞,未能备礼。仓促之间,无物可敬。方才将诸事记载已毕,特特写得条幅对联,望乞大王笑纳。”说罢,高高奉上。钟雄道:“先生初到,如何叨扰厚赐?”连忙接过,打开看时,是七言的对联。乃:“惟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写的颇好。满口称赞道:“先生真好书法也!”说罢,奉了一揖。柳青还要拜寿,钟雄断断不肯。智化在旁道:“先生礼倒不消,莫若敬酒三杯,岂不太妙!”柳青道:“统辖吩咐极是。但只一件,小可理应早间拜祝。因事务冗繁,须要记载,早间是不得闲的,而且条幅对联俱未能写就。及至得暇写出,偏又不干,所以迟到此时,未免太不恭敬。若要敬酒,须要加倍,方见诚心。小可意欲恭敬三斗,未知大王肯垂鉴否?”钟雄道:“适才诸位兄弟俱已赐过,饮的不少了。先生赐一斗吧。”柳青道:“酒不喝单,小可奉敬两斗如何?”沙龙道:“这却合中,就是如此吧。”欧阳春命取大斗来。柳青斟酒,双手奉上。钟雄匀了三气饮毕。复又斟上,钟雄接过来也就饮了。大家方才入座,彼此传壶告干。七个人算计个人,钟雄如何敌的住。天未二鼓,钟雄已然酩酊大醉。先前还可支持,次后便坐不住了。

  智化见此光景,先与柳青送目,柳青会意去了。此时展爷急将衣服头巾脱下,转眼间出了思齐堂,便不见了。智化命龙涛姚猛两个人将太保钟雄搀到书房安歇。两个大汉一边一个,将钟雄架起,毫不费力,搀到书房榻上。此时虽有虞候伴当,也有饮酒过量的,也有故意偷闲的。柳青暗藏了药物来到思齐堂一看,见座中只有沙龙与欧阳春,连陆鲁二人也不见了。刚要问时,只见智化从后边而来,看了看左右无人,便叫沙龙欧阳春道:“二位兄长少待。千万不可叫人过去。”即拿起南侠的衣服头巾,便同柳青来到书房。叫龙涛姚猛把守门口,就说:“统辖吩咐,不准闲人出入。”柳青又给了每人两丸药,塞住鼻孔。然后进了书房,二人也用药塞住鼻孔,柳青便点起香来。

  你道此香是何用法?原来是香子面。却有二个小小古铜造就的仙鹤,将这香面装在仙鹤腹内,从背后下面有个火门,上有螺蜘转的活盖,拧开点着,将盖盖好。等腹内香烟装足,无处发泄,只见一缕游丝,从仙鹤口内喷出。人若闻见此烟,香透脑髓,散于四肢,登时体软如绵,不能动转。须到五鼓鸡鸣之时,方能渐渐苏醒,所以叫作“鸡呜五鼓断魂香”。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柳青暗暗欢喜,自以为不动声色,是绝妙的主意了。又将酒温了一温,斟上刚要喝,只听蒋爷在西厢房内说道:“姓柳的,你的簪子,我还回去了。”
  • 柳青在灯下赏玩那枝假簪,越看越像自己的,心中暗暗罕然,道:“此簪自从在五峰岭上,他不过月下看了一看,如何就记得恁般真切?可见他聪明至甚。
  • 二人饮酒多时,听了听已有鸡鸣,蒋平道:“你们在此等候我,我去去就来。”说罢,出了屋子,仍然越过后墙,到了尹老儿家内。又越了土墙,悄悄来到屋内。
  • 正在仰望之间,耳内只听乒乒乓乓犹如打铁一般,再细听时,却是兵刃交架的声音,心内不由的一动,思忖道:“这样荒僻去处,如何夤夜比武呢?倒要看看。”
  • 钟雄传谕大小头目:所有水寨事务俱回北侠知道;旱寨事务俱回南侠与姜爷知道;倘有两寨不合宜之事,俱备会同智化参酌。不上五日工夫把个军山料理得益发整齐严肃
  • 智化先要上卧虎沟。钟雄立刻传令开了寨门,用小船送出竹栅,过了五孔桥。他却不奔卧虎沟,竟奔陈起望而来。进了庄中,庄丁即刻通报。众人正在厅上,便问投诚事体如何。
  • 北侠黑妖狐进了水寨,门就闭了。一时来到接官厅,下来两个头目,智化看时却不是昨日那两个头目,而且昨日自己未到厅上,今日见他等迎了上来,连忙弃舟登岸,彼此执手。
  • 智爷丁爷见他等将鱼囗抬进去了,得便又望里面望了一望,见楼台殿阁,画栋雕梁,壮丽非常,暗道:“这钟雄也就僭越的很呢。”二人在台基之上等候。
  • 到了次日,智爷叫陆爷问渔户要了两身衣服,不要好的。却叫陆鲁二人打扮齐整,定于船上相见。智爷与丁二爷惟恐众人瞧看发笑,他二人带着伴当,携了衣服,出了庄门,找了个幽僻之处改扮起来。
  • 丁蒋陆鲁四位将白玉堂骨殖盗出,又将埋葬之处仍然堆起土丘。收拾已毕,才待回身,只听那边有人啼哭。蒋爷这里也哭道:“敢则是五弟含冤,前来显魂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