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侠五义(173)

第一一六回 计出万全极其容易 算失一着甚是为难(下)
石玉崑

七侠五义(图志清)

【字号】    
   标签: tags: ,

  彼时柳青点了此香,正对钟雄鼻孔。酒后之人,呼吸之气是粗的。呼的一声,已然吸进,连打两个喷嚏。钟雄的气息便微弱了。柳青连忙将鹤嘴捏住,带在身边。立刻同智化将展昭衣服与钟雄换了。龙涛背起,姚猛紧紧跟随,来到大厅。智化柳青也就出来,会同沙龙北侠,护送到宫门。智化高声说道:“展护卫醉了。你等送到旱寨,不可有误。”沙龙道:“待我随了他们去。”北侠道:“莫若大家走走,也可以散酒。”说罢,下了台阶。这些虞候人等,一来是黑暗之中不辨真假,二来是大家也有些酒意,三来白日看见展昭的服色,他们如何知道飞叉太保竟被窃负而逃呢。

  且说南侠原与智化定了计策,特特的穿了护卫服色,炫人眼目,为的是临期人人皆知,不能细查,自脱了衣巾之后,出了厅房,早已踏看了地方,按方向从房上跃出,竟奔东南犄角。正走之间,猛听得树后悄声道:“展兄这里来,鲁英在此。”展爷问道:“陆贤弟呢?”鲁二爷道:“已在船上等候。”展爷急急下了泊岸,陆彬接住,叫水手摇起船来,却留鲁英在此,等候众人。水手摇到砍断竹城之处,击掌为号,外面应了。只听大竹嗤嗤嗤全然挺起。丁二爷先问道:“事体如何?”陆爷道:“功已成了。今先送展兄出去。少时众位也就到了。”外面的即将展爷接出。陆彬吩咐将船摇回,刚到泊岸之处,只见姚猛背了钟雄前来。自从书房到此,都是龙涛姚猛倒换背来。欧阳春沙龙先跳在船上,接下钟雄,然后柳青龙涛姚猛俱备上船。鲁英也要上船,智化拉住,道:“二弟,咱们仍在此等。”鲁英道:“众兄弟俱在此,还等何人?”智化道:“不是等人,是等船回来。你我同陆贤弟,还是出水寨为是。”鲁英只得煞住脚步。不多工夫,船回来了。鲁二爷与智化跳到船上,也不细问,便招动令旗,开了竹栅,出了水寨,竟奔陈起望而来。

  及至到了庄门,那两只船早已到了。三个人下船进庄。早见沙龙等迎出来道:“方才何不一同来呢?务必绕了远儿则甚?”智化道:“小弟若不出水寨,少时如何进水寨呢?岂不自相矛盾么?”丁二爷道:“智大哥还回去作什么?”智化道:“二弟极聪明之人,如何一时忘起神来?我等只顾将钟太保诓来,他们那里如何不找呢?别人罢了。现有钟家嫂嫂,两个侄儿侄女,难道他们不找么?若是知道被咱们诓来,这一惊骇,不定要生出什么事来。咱们原为收伏钟太保,要叫妻子儿女有了差池,只怕他也就难乎为情了。”众人深以为然。

  智化来到厅上,见把钟雄安放在榻上,却将展爷衣服脱了,又换了一身簇新的渔家服色。智爷点头。见诸事已妥,便对沙龙北侠道:“如到五更,大哥苏醒之后,全仗二位兄长极力的劝谏,以大义开导,保管他倾心佩服。天已不早了,小弟要急急回去。”又对众人嘱咐一番,务必帮衬著,说降了钟雄要紧。智爷转身出庄,陆彬送到船上。智爷催著水手赶进水寨,时已三鼓之半。

  这一回去不甚紧要,智爷险些儿性命难保。你道为何?只因姜氏夫人带领着儿女在后堂备了酒筵,也是要与钟雄庆寺。及至天已二鼓,不见大王回后,便差武伯南到前厅看视,得便请来。武伯南领命,来到大厅一看,静悄悄寂无人声。好容易找著虞候等,将他们唤醒,问:“大王那里去了?”这虞候酒醉醺醺,睡眼矇眬,道:“不在厅上,就在书房。难道还丢了不成?”武伯南也不答言,急急来到书房。但见大王的衣冠在那里,却不见人。这一惊非同小可,连忙拿了衣冠,来到后堂禀报。姜夫人听了,惊的目瞪痴呆。这亚男、钟鳞听说父亲不见了,登时哭了起来。姜夫人定了定神,又叫武伯南到宫门问问:“众位爷们出来不曾?”武伯南到了宫门,方知展护卫醉了,俱各送入旱寨。武伯南立刻派人到旱寨迎接,转身进内回禀,姜夫人心稍安。迟不多时,只见上旱寨的回来,说道:“不但众位爷们不见,连展爷也未到旱寨。现时姜舅爷已带领兵丁各处搜查去了。”姜夫人已然明白了八九,暗道:“南侠他乃皇家四品官员,如何肯归服大王?如此看来,不但南侠,大的北侠等都是故意前来,安心设计,要捉拿我夫主的。我丈夫既被拿去,岂不绝了钟门之后?”思忖至此,不由的胆战心惊。正在害怕,忽见姜铠赶来,说道:“不好了!兄弟方才到东南角上,见竹城砍断,大约姐夫被他等掳获,从此逃走的。这便如何是好?”

  谁知姜铠是一勇之夫,毫无一点儿主意。姜夫人听了,正合自己心思,想了想再无别策,只好先将儿女打发他们逃走了,然后自己再寻个自尽吧。就叫姜铠把守宫门,立刻将武伯南武伯北兄弟唤来,道:“你等乃大王亲信之人,如今大王遭此大变,我也无可托付,惟有这双儿女交给你二人,趁早逃生去吧!”亚男钟麟听了,放声大哭,道:“孩儿舍不得娘呀!莫若死在一处吧。”姜夫人根着心道:“你们不要如此。事已紧急,快些去吧。若到天亮,官兵到来围困,想逃生也不能了。”武伯南急叫武伯北备一匹马。姜夫人问道:“你们从何处逃走?”武伯南道:“前面走着,路远费事。莫若从后寨门逃去,不过荒僻些儿。”姜夫人道:“事已如此,说不得了。快去!快去!”武伯南即将亚男搀扶上马,叫武伯北保护,自己背了钟麟,奔到后寨门,开了封锁,主仆四人竟奔山后逃生去了。

  未知后文如何,且听下回分解。(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思齐堂上排开花筵,摆设寿礼,大家衣冠鲜明,独有展爷却是四品服色,更觉出众。及至钟雄来到,见众人如此,不觉不乐
  • 柳青暗暗欢喜,自以为不动声色,是绝妙的主意了。又将酒温了一温,斟上刚要喝,只听蒋爷在西厢房内说道:“姓柳的,你的簪子,我还回去了。”
  • 柳青在灯下赏玩那枝假簪,越看越像自己的,心中暗暗罕然,道:“此簪自从在五峰岭上,他不过月下看了一看,如何就记得恁般真切?可见他聪明至甚。
  • 二人饮酒多时,听了听已有鸡鸣,蒋平道:“你们在此等候我,我去去就来。”说罢,出了屋子,仍然越过后墙,到了尹老儿家内。又越了土墙,悄悄来到屋内。
  • 正在仰望之间,耳内只听乒乒乓乓犹如打铁一般,再细听时,却是兵刃交架的声音,心内不由的一动,思忖道:“这样荒僻去处,如何夤夜比武呢?倒要看看。”
  • 钟雄传谕大小头目:所有水寨事务俱回北侠知道;旱寨事务俱回南侠与姜爷知道;倘有两寨不合宜之事,俱备会同智化参酌。不上五日工夫把个军山料理得益发整齐严肃
  • 智化先要上卧虎沟。钟雄立刻传令开了寨门,用小船送出竹栅,过了五孔桥。他却不奔卧虎沟,竟奔陈起望而来。进了庄中,庄丁即刻通报。众人正在厅上,便问投诚事体如何。
  • 北侠黑妖狐进了水寨,门就闭了。一时来到接官厅,下来两个头目,智化看时却不是昨日那两个头目,而且昨日自己未到厅上,今日见他等迎了上来,连忙弃舟登岸,彼此执手。
  • 智爷丁爷见他等将鱼囗抬进去了,得便又望里面望了一望,见楼台殿阁,画栋雕梁,壮丽非常,暗道:“这钟雄也就僭越的很呢。”二人在台基之上等候。
  • 到了次日,智爷叫陆爷问渔户要了两身衣服,不要好的。却叫陆鲁二人打扮齐整,定于船上相见。智爷与丁二爷惟恐众人瞧看发笑,他二人带着伴当,携了衣服,出了庄门,找了个幽僻之处改扮起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