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侠五义(175)

第一一七回 智公子负伤追儿女 武伯南逃难遇豺狼(下)
石玉崑

七侠五义(图志清)

【字号】    
   标签: tags: ,

  智化将亚男慢慢扶在马上,便问采药二人道:“你二人意欲何往?”采药人道:“我等虽则采药为生,如今见这姑娘受这苦楚,心实不忍,情愿帮着爷上送到陈起望,心里方觉安贴。”智爷点头,暗道:“山野之处竟有这样好人。”连忙说道:“有劳二位了。但不知从何方而去?”采药人道:“这山中僻径,我们却是晓得的。爷上放心,有我二人呢。”智爷牵住马,拉着嚼环,慢慢步履,跟着采药人,弯弯曲曲,下下高高,走了多少路程,方到陈起望。智爷将亚男抱下马来,取出两锭银来,谢了采药人。两个感谢不尽,欢欢喜喜而去。智爷来到庄中,暗暗叫庄丁请出陆彬,嘱将亚男带到后面,与鲁氏凤仙秋葵相见,等找著钟麟时,再叫他姊弟与钟太保相会。慢慢再表。

  且说武伯南在沟内歇息了歇息,背上公子,顺沟行去。好容易出了山沟,已然力尽筋疲。耐过了小溪桥,见有一只小船上,有二人捕鱼。一轮明月,照彻光华,连忙呼唤,要到神树岗。船家摆过舟来。船家一眼看见钟麟,好生欢喜,也不计较船资,便叫他主仆上船。偏偏钟麟觉得腹中饥饿,要吃点心。船家便拿出个干馒首。钟麟接过,啃了半天,方咬下一块来。不吃是饿;吃吧,咬不动。眼泪汪汪,囫囵吞的咽了一口,噎的半晌还不过气来。武伯南在旁观瞧,好生难受,却又没法。只见钟麟将馒首一掷,嘴儿一咧。武伯南只当他要哭,连忙站起。刚要赶过来,冷不防的被船家用篙一拨,武伯南站立不稳,“扑通”一声落下水去。船家急急将篙撑开,奔到停泊之处,一人抱起钟麟,一人前去扣门,只见里面出来一个妇人,将他二人接进,仍把双扉紧闭。

  你道此家是谁?原来船上二人:一人姓怀名宝,一人姓殷名显。这殷显孤身一口,并无家小,吃喝嫖赌,无所不为,却与怀宝脾气相合。往往二人搭帮赚人,设局诓骗。弄了钱来,也不干些正经事体,不过是胡抡混闹,不三不二的花了。其中怀宝又有个毛病,处处爱打个小算盘,每逢弄了钱来,他总要绕着弯子,多使个三十五十一百八十的。偏偏殷显又是个马马虎虎的人,这些小算盘上全不理会,因此二人甚是相好,他们也就拜了把子了。怀宝是兄,殷显是弟。这怀宝却有个女人陶氏,就在这小西桥西北娃娃谷居住。自从结拜之后,怀宝便将殷显让到家中,拜了嫂嫂,见了叔叔。怀陶氏见殷显为人虽是谲诈,幸银钱上不甚悭吝,他就献出百般殷勤的愚哄。不多几日工夫,就把个殷显挂搭上了。三个人便一心一计的过起日子来了。

  可巧的这夜捕鱼,遇见倒运的武伯南背了钟麟,坐在他们船上。殷显见了钟麟,眼中冒火,直仿佛见了元宝一般,暗暗与怀宝递了暗号。先用馒头迷了钟麟,顺手将武伯南拨下水去,急急赶到家中。怀陶氏迎一接进去,先用凉水灌了钟麟,然后摆上酒肴。怀宝殷显对坐,怀陶氏打横儿,三人慢慢消饮家中随便现成的酒席。

  不多时,钟麟醒来,睁眼看见男女三人在那里饮酒,连忙起来,问道:“我伯南哥在那里?”殷显道:“给你买点心去了。你姓什么?”钟麟道:“我姓钟,名叫钟麟。”怀宝道:“你在那里住?”钟麟道:“我在军山居住。”

  殷显听了,登时吓的面目焦黄,暗暗与怀宝送目。叫陶氏哄著钟麟吃饮食,两个人来至外间。殷显悄悄的道:“大哥,可不好了。你才听见了他姓钟,在军山居住。不消说了,这必是山大王钟雄儿郎,多半是被那人拐带出来,故此他夤夜逃走。”怀宝道:“贤弟你害怕做什么?这是老虎嘴里落下来,叫狼吃了。咱们得了个狼葬儿,岂不是大便宜呢?明日你我将他好好送入水寨,就说夤夜捕鱼,遇见歹人背出世子,是我二人把世子救下。那人急了,跳在河内,不知去向。因此我二人特特将世子送来。难道不是一件奇功?岂不得一分重赏?”殷显摇头,道:“不好,不好。他那山贼形景,翻脸无情。倘若他合咱们要那拐带之人,咱们往何处去找呢?那时无人,他再说是咱们拐带的,只怕有性命之忧。依我说个主意,与其等铸钟,莫若打现钟。现成的手到拿银子,何不就把他背到襄阳王那里。这样一个银娃娃的孩子,还怕卖不出一二百银子么?就是他赏,也赏不了这些。”怀宝道:“贤弟的主意,甚是有理。”殷显道:“可有一宗,咱们此处却离军山甚近。若要上襄阳,必须要趁这夜静就起身,省得白日招人眼目。”怀宝道:“既如此,咱们就走。”便将陶氏叫出,一一告诉明白。

  陶氏听说卖娃娃,虽则欢喜,无奈他二人都去,却又不乐,便悄悄儿的将殷显拉了一把。殷显会意,立刻攒眉挤眼,道:“了不得!了不得!肚子疼的很。这可怎么好?”怀宝道:“既是贤弟肚腹疼痛,我背了娃娃先走。贤弟且歇息,等明日慢慢再去。咱们在襄阳会齐儿。”殷显故意哼哼道:“既如此,大哥多辛苦辛苦呢。”怀宝道:“这有什么呢,大家饭大家吃。”说罢,进了屋里,对钟麟道:“走呀,咱们找伯南哥去。怎么他一去就不来了呢?”转身将钟麟背起,陶氏跟随在后,送出门外去了。

  不知后来如何,且听下回分解。(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自由时报编译张沛元/综合报导〕英国太阳报报导,俄罗斯首都莫斯科地铁已沦为野狗天堂,这些野狗不但深谙乞食之道,还聪明到懂得利用地铁通勤,往返市中心与郊区。
  • 有位医生告诉我他的一个故事:“有一天家里来了一只全身皮肤病的癞痢狗。看它走路病厌厌的样子,可能好久没吃东西了。我同情心油然而生,就帮这只流浪狗擦药、给东西吃。第二天那流浪狗又来了,我又给予照顾。第三天流浪狗三度造访,这回我想了:这只狗天天来,身上又有皮肤病,在门口走来走去,会使病患者心生害怕。所以就拿棍子赶它走。可是那条狗好像不肯走,不得已我就用棍子打它。虽然我每天打它,它还是每天光临!”
  • (自由时报记者林嘉东摄)郑妇的女儿称,妈妈收容的流浪狗很乖并不会咬人,只是喜欢和人玩,该次事件后,已经把狗绑在铁窗上。吴姓妇人对郑妇不把豢养的狗只绑好,吓到小孩的事,迄今仍忿忿不平。(记者林嘉东摄)郑妇的女儿称,妈妈收容的流浪狗很乖并不会咬人,只是喜欢和人玩,该次事件后,已经把狗绑在铁窗上。(记者林嘉东摄)
  • 【大纪元3月31日讯】〔自由时报记者何玉华/北县报导〕动物保护救援组织斥资3百多万元打造“猫狗巡回结扎车”,昨天首度亮相,车上配置显微镜、手术台两座、高温杀菌箱、氧气筒等设施,未来每个月将安排4至5次巡回,免费为猫狗结扎。
  • 流浪神犬加减乘除难不倒美发师张小姐的爱犬candy,用叫声答题,对数字超灵敏。
  • 宠物已是现代家庭一份子,日前国内爆发宠物食品原料出问题,导致500多只流浪狗死亡。在各界努力下,行政院农委会已着手研订宠物食品管理法,让宠物生命权能有法制化保障。
  • 【大纪元2月10日讯】〔自由时报记者廖雪茹/竹北报导〕客委会新瓦屋客家文化保存区近来流浪狗三五成群,几已融入当地生活,但有市民反映,管理单位疑因最近有长官要来视察,准备“处理”这群狗狗;筹备处否认与长官来访有关,而是担心流浪狗恐越聚越多,希望提出妥善的处理方案。
  • 流浪狗HAPPY,被台中县警察局清水分局大杨派出所长陈效恭爱心收养,摇身变为“治安小帮手”,成为地方上温馨而传奇的故事。
  • 〔自由时报记者王俊忠/台南报导〕小年夜疑被车子撞爆双眼凸出的流浪狗小黄送医后,2日将送往动物防疫所、面临安乐死命运。保育人士不忍、提醒日后撞上流浪猫狗的肇事者,勿弃置不管,应将受伤动物送医,如有医药费难题,可求助保护流浪动物团体。
  • (中央社记者曾依璇台北21日电)民主进步党籍立法委员田秋堇今天表示,监狱犬计划可降低受刑人再犯率,也可让流浪狗免于安乐死,在美国施行成效良好,呼吁法务部协助推动此计划。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