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筱心情日记】

网友:“为我高兴吗?”

小筱

(图:逸华)

【字号】    
   标签: tags:

“为我高兴吗?”夜已深,忽然收到这样一条讯息,我微笑着,一定是网友“岳”发来的讯息。

“为了告诉你,我真的改变自己的好消息,才来上网的。”他说着。

几个星期前,他告诉我:“我已经吃了三年多的咖啡因。”我看着视频中的他正抽著烟,杂乱的浏海、颓丧的模样。

“咖啡因?长时间或大量的食用对你不好哦!”我想他愿意告诉我,表示已经意识到了不想依赖这种兴奋剂,也算是个好事。

经过交流,他告诉我,就像吞药般少不了了。除了我之外,他没有向任何人提及这件事情,父母亲都不知道。就连身边亲近的室友都不知道他服用的胶囊内是咖啡因,以为是经常性头疼,吃吃止痛药吧!

“我喜欢逃避, 我不知道怎么了!遇到什么事就想逃避,当不能逃避时,我才会主动面对。父母对我的期望很高,他们希望我做任何事情都能成功。我的压力很大!”他说着。

“你的个性跟我很像。过去的我也是这样的,喜欢逃避。不过逃避除了使我得到严重的忧郁症外,没有带给我任何帮助。现在,我希望自己是个勇于承担的人。”我看到了他想做好的心,也和他说说自己的经历。

“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去阳光下坐坐吧!没有阳光,看看灰濛濛的天也不错啊!身边的万事万物随时都在变化。下雨了,为什么心情就随之提不起劲呢?这些都是自然现象,我们的心可不可以不随着外在因素而起伏?你想过没有?让自己沮丧的正是我们自己的心。”我说着。

“……我怕输!怕输我就只能逃避……太多的事情,所以……”岳回应着我。

“失败其实没有想像的那么遭、那样让人沮丧嘛!转念一想,就能找到争取下回做好的关键。输没有什么好怕的,在我看来只要用心活在每个当下,不能达到自己预期的成果也都是进步,都使我们成长哦!”他年纪还小,还是个学生。突然间感觉他像是我的小弟,孩子似的,不忍他将正餐等生活费都拿去买这些咖啡因了。

********************************************

岳说认识我,是在两年前,我倒没印象了。这阵子,我一直在网路上告诉大陆网友们,天安门自焚是造假的!无意间巧遇他了。有一回晚上我赶着出门,忽然接到他的一则讯息:“我要知道真相。”我回电后他问我:“我们班上一直都是全校成绩最优秀的,我们老师就是跟你一样,学法轮功的,他人很好,很疼我们。我不明白为什么有那个自焚案?那个录影肯定有问题。我要明白真相。”

我在网上跟大陆网友接触的这7年多来,有极大一部分误解法轮功的朋友,都是因为看了中央电视台播放的那个天安门自焚案,为了让人误解法轮功,于2001年1月23日拍摄了造假的自焚案,栽赃法轮功学员到天安门自焚,后来这录像被国际间调查出来纯属造假,列为世界十大伪案之一。我传给“岳”国际间调查放慢镜头的中央电视台录像,他看后告诉我:“为了让人误解法轮功,竟然这样栽赃法轮功学员!”

他还问了我八九年的六四学潮是怎么回事?当岳看到历史片上装甲车和坦克并排推进,机枪扫射,青年人和学生当场倒在血泊之中,现场学生哀嚎和救护车的声音,被各国记者转播到了全世界;可是共产党将这次和平请愿定性是反革命暴乱,宣称没死一个人时,告诉我他并不惊讶:“老百姓的命不值钱。你就是对的,也把你变成不对的。”

我又与他谈到了三鹿毒奶的事件,中国食品药品网早在4年前就刊登过3鹿奶粉是黑名单了,官官相护漠视人命之下,又获得中央国家质检总局允许上架。如今受害的30万小孩,还得不到妥善照顾。年初有些受害家长赶到北京,想召开新闻发布会,结果第一天几个家长就被抓了。山东淄博就有位家长盛女士感慨的说:“政府抓人,没人权啊现在。”“岳”听后同意在大纪元网站声明退出团员与少先队员。

“我有个问题非常矛盾,你可以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吗?”他很慎重而严肃的问我:“我将来会就职于广播界,我很担心自己将成为中央电视台那般,变成上头的喉舌。我该怎么办?”

“相信你是能明辨是非善恶的,不要因为眼前暂短的得失利益使你感到矛盾、挣扎,难以取舍。以更珍贵的福份去换来的利益,转眼成空。”他回我:“嗯!我会深思的。”

这些天他正在准备考试,晚上特地到网吧,为的就是告诉我他已经戒了咖啡因和香烟:“我要面对自己,虽然每个人都害怕输,但是我要做的是不要后悔!为了告诉你,我已经改变自己的好消息才来的,我真的已经改变了!为我高兴吗?”

我发了一个竖起大拇指的图案给他:“嗯,高兴啊!一定要坚持!快回去吧!明天还要考试!”

……“嗯,我会坚持的!”

每个人都得面对自己的路。尽量的走好也许很难做到,但是我们也就是在摔摔打打中爬起来再走,尽量的去做好该做的,能没有遗憾。

大陆网友回馈:我们这网络监控严密,在聊天中即使想支持你也不敢。

(欢迎来信索取全部文章电子书 。 请 e-mail到 g9200.g9200@msa.hinet.net 小筱收)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每个周末的清晨,我们会到石门山上炼功。石门山的地形平缓、坡度不大,山路两旁林荫茂密,空气新鲜。不知从何时开始,总有一位男士,带着他的爱犬来爬山,我与这条黄金猎犬也因而结下了一段有趣的缘分。
  • 我常给610、公安局、法院等处打电话。我相信其中有不少善良的人,只因受到国内不实报导的谎言宣传,被无辜的带入罪恶中参与迫害。我真的希望能跟他们说说话,把真相与福音带给他们。有一部分电话都已经是空号,或连上后无人接听。
  • 从昨天3月21日开始连续10天,大纪元总社在桃园县南崁举办“大纪元国际摄影大赛得奖作品巡回展”。我对作品所要表达的主题深感兴趣,透过了解才知道,原来我们看到的美丽作品,都可能是摄影者等上几小时、几天甚或更漫长的时间,等了又等所抓住的真实情感,那份用心的投入,于一瞬间所捕捉的色彩景象,让我感受到那份可遇不可求的珍贵,也为摄影者祥和等待的心境而感动,是纯净的状态下才能拍摄出这样触动人心的作品。
  • 我在工作上因为大意出了差错,造成一些损失。在整件事情上,始终没有人责怪我,甚至宽慰我:“真好,找到哪错误了真好!”我却因此陷入了自责的深渊,内心十分的内疚。晚上消极的坐在电脑前,怎么也提不起劲来处理手边该完成的资料。就在当下,一位朋友找我。告诉我他因为和女友分手,喝了一晚上的酒。
  • 导演魏德圣描述1945年日据时代结束,日本人都要被遣返回日本,一个日本老师和一名台湾女学生,因为环境的改变,被迫必须分开,整整一甲子的思念;透过7封来不及寄出的情书,串连着其中点点滴滴感人的故事,剧中有争执、火爆、仇恨,而终至彼此真诚的包容。
  • 最近常有网友找我要资料。有位网友说 :“我活得无奈,对人生没什么目标,学习也不怎么好,人格普普通通,我想解脱!可是不知道怎么做?练法轮功能帮助我吗?能告诉我怎么练法吗?”
  • 打从小学一年级到六年级,我一直在课业上追逐第一名。当时班上第一名不是我就是一位姓曾的男同学。同学们因此老喊我:“曾大嫂”。那时姐姐总是帮我梳着两条长辫子,每回当我听到这个称谓,内心总极度不悦的瞪眼嘟嘴,男同学们便拉扯我的辫子,这事始终令我难以释怀。
  • 好久不见朋友霖,在不期然的相遇下,得知他的老婆在婚后因为早产,生下一名小女婴,仅五百公克重。除了花费钜额之外,夫妻俩疲于奔命、操尽了心。我听着霖平静的陈述,感动于他在得知生机渺茫下,依然四处筹款克服万难,没有放弃这个小生命;虽然女儿最后离开了他们,但他们付出了最大的心力。霖坦然平静的面对,默默祝福女儿有个全新的开始。
  • “我一直有个心愿终于在多年后的今天实现,你有时间听我说说吗?”一个女性网友这么问我。

    她告诉我:“有很长一段日子,心情一直遭透,我静不下来阅读任何书籍,可是朋友借给我一本书,这书我不但阅读完,还将全部内容一个字一个字的打出来。只是,书还给朋友了,打下来的内容后来也不见了。我一直希望能有机会再见到这本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