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僮族歌仙传奇:刘三妹(25)

白鹤已订婚

胡椒粉

刘三妹本是集爱情和山歌于一身的神话人物,俗称“歌仙”。但1959年广西柳州彩调剧《刘三姐》问世后,爱情故事逐渐被“斗争”主线取代。61年搬上银幕后,更把仅存的神话结尾“仙逝”剔除。善良诚实的歌仙被扭曲成了与地主阶级斗争的典范。这部小说想再现这个对爱情忠贞不渝、为人善良宽厚的传奇人物。 (图/素素)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苗王国由许多村寨组成,丹洲寨是其中的一个最大的村寨,由多个不同的姓氏构成。在苗王的安排下,三妹寄宿在丹洲寨的一对朱姓夫妇家里。男的是汉人,名叫朱贤迅,人们都叫他阿贤,女的是苗人,大家叫她贤嫂。夫妻结婚四年,一直没有小孩,两人总觉得生活缺少生气。刘三妹的到来,给他们带来了快乐,特别是贤嫂,每天都模仿著三妹的腔调唱歌。

妹相思,
你有真心我也知,
蜘蛛结网三江口,
水推不断是真丝。
“喂,你可不可以小声一点。”每次贤嫂开口唱,阿贤都会说上一两句。
“刘三妹的嗓门比我的还大,没见你说她。”贤嫂不高兴。
“她是什么声音?你是什么声音?”阿贤语气带有嘲讽。
“声音不同就不同嘛,为什么偏偏要我小声一点呢?”贤嫂咕哝道,然后靠近老公说:“嗨!你看我这样练下去,将来会不会唱出惊人的歌来?”
“惊人是肯定会惊人的!”阿贤冷笑道。
“反正练多了,总会有用。”贤嫂理直气壮。
“当然会有用,叫救命时就特别有用。”
“叫得了救命也好过叫不出。”
就在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时候,刘三妹拖着疲惫的身子回来了。
“怎么样,有消息吗?”贤嫂问。三妹每天早早出门,四处寻找白鹤,总是要到天黑才回。虽然还没有找到白鹤,但每一次都会有一些线索。
“没有。”三妹摇摇头。
“怎么会呢,今天见的不是姓白的吗?”
“这位姓白的是从贵州来这里卖布的。”
“不要灰心,好好吃餐饭,好好睡一觉,明天继续找。”阿贤鼓励说。
“对!饭总是要吃的,歌总是要唱的。”这是贤嫂自己编的谚语。
“大王已经发出公告,至今没有音讯。”三妹郁郁寡欢。
“嗨!苗王的公告你以为是什么吗?还不如你们一个县官的通令有效。”贤嫂说。的确,大王的布告很简单,只有几个字:“有叫白鹤的,请到阿贤家。”
“已经找了这么久,还是不见,真令人着急。”三妹有点焦急不安。
“说不定他已经……”贤嫂还没说完,就被阿贤打断。
“别——胡——说!”阿贤拉大嗓门:“白鹤是不会死的。”
“嗨!谁说死啦?”贤嫂快要被气疯了,“我是说,说不定他去了侗族人部落。”
“对呀!这也有可能。”阿贤很快转变态度。
“你想想看,他一个外地来的人,怎么分得清苗人和侗人呢?说不定他现在住在侗人部落里。”贤嫂认真分析。
“对呀!”阿贤说:“前段时间不是有一个汉人去到侗人部落,以为自己到了苗国,就住了下来,很快就娶了一个侗族姑娘,很快就生了一个胖娃娃,很快……”
“咳咳!咳咳!”贤嫂用咳嗽打断老公的话:“三妹别听他的,我们吃好饭,睡好觉,明天再说。”
吃饭之前,贤嫂要阿贤少说话,避免又说出“很快就娶了一个侗族姑娘”之类的话。但面对桌上的那盘酸菜鱼,阿贤还是忍不住开口:“怎么样,我煮的酸菜鱼不错吧?这可是都匀风味的呢!”
“不错,很好吃!”三妹说,虽然她不太吃得辣,但味道确实很美。
“这鱼是天上掉下来的。”阿贤兴高采烈。
“天上掉下来的?”三妹不敢置信。
“三妹,别听他乱说!”贤嫂严肃地瞪了老公一眼。
“真的是天上掉下来的啊!”阿贤争辩道:“我今天路过小河边,一条鱼从水里跳起,正好打中我的头,今晚就有鱼吃了。”
“说不定你的白鹤明天也会从天上掉下来。”贤嫂喜形于色。
“说不定今晚就掉下来。”阿贤高兴地说。
“干脆现在就掉下来。”贤嫂越来越离谱。
你一言我一句,直到被敲门声打断,三人立刻静了下来。
“请问是阿贤家吗?”门外的声音。
他们互望了一眼,像是停止了呼吸。只听门外又说:“我是看到大王的公告找到这里来的?”
三妹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冲去开门,贤嫂也紧跟其后,口里叫着:“真的掉下来了!真的掉下来了!”
阿贤原地跳着,双手拍著自己的屁股:“掉下来了!掉下来了!”这是他高兴时的习惯动作。
打开门,面前站着一个陌生人,没等三妹开口,对方就自我介绍:“我是和白鹤一道来苗国的。我叫阿荣,我想你就是刘三姐吧,我是看到大王的布告后找到这里来的。”
三妹回头看了一眼阿贤夫妇,不知是喜还是忧。
“进来再说。”贤嫂如梦初醒。

不管怎么样,见到了阿荣,就能知道白鹤的情况,就能得到白鹤的线索。但万万没想到,阿荣带来的消息,竟然是——竟然是:白鹤已经和别人订婚了,未婚妻是一个叫甘彩凤的苗人女子。
三妹无法承受这晴天霹雳的消息,冲进自己房间大哭起来。贤嫂随后进来安慰。外边,阿贤和阿荣双双低头不语。
“白鹤是怎么认识那个什么妹仔的?”阿贤问。
“是甘彩凤。”阿荣长篇大论地说开了:“我们在来苗国的路上,遇到了卖药归来的甘伯伯,就是甘彩凤的父亲。甘伯伯好心让我们坐上他的马车,所以我们提前了许多时日来到苗国。一路上,白鹤都在诉说他和三妹的故事,甘伯伯非常同情他。到了苗国后,我们就留住在甘家,两天后我离开,而白鹤一直住在他家,不知是什么时候,白鹤就和甘彩凤订婚了。”
好在现阶段白鹤不在苗国,他随甘伯伯到贵州的独山采购药材去了,没有十天半月是回不来的,正好赢得时间慢慢想办法。
大家轮番安慰刘三妹,通宵达旦,直到东方破晓,也拿不出个有效办法来。最后大家勉强同意阿荣的建议,就是让三妹先出去避一避,因为看到大王的布告后,甘彩凤会很快找到这里来的。
于是,贤嫂拉着三妹的手,和阿荣走在前面,阿贤手提着三妹的行李走在后边。四人向大门走去,刚一开门,一个女子站在门外,身材偏矮偏胖。女子很快把目光锁定在三妹身上。
“甘彩凤,你怎么会在这里。”阿荣叫起来。
“我想,你就是刘三姐吧,”甘彩凤并不回答阿荣的问题,目不转睛地盯着三妹。突然呼天抢地地叫了起来:“你就是专程来抢我老公的刘三姐吗?”
经过一番拉拉扯扯,总算把两个女孩拉开,而自始自终三妹没有说一句话。
“无论如何,我不能让你见到白鹤。”甘彩凤咬牙切齿。
“我要见到他,这由不得你。”三妹终于开口。
“白鹤对你已经死了心,他才会离开你来到这里。”甘彩凤大喊大叫。
“甘彩凤,你也清楚她和白鹤是一场误会。”贤嫂已十分不耐烦。
“谁知道是真误会还是假误会,她都和那公子住在一起有好些日子了,那还能是假的吗?”甘彩凤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甘彩凤啊!如果她不中意白鹤,她还会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吗?”见甘彩凤不语,贤嫂继续说:“她只想向白鹤解释清楚,如果白鹤一意孤行,三妹也不会死缠着他。是吗?三妹?”
三妹没有回答。
“如果白鹤不一意孤行呢?”甘彩凤沉着脸问。
“那就说明他中意的不是你,你就应该主动离开。”三妹的态度一点也不软化。
“不——!”甘彩凤大叫:“我绝对不离开他!绝——对——不!”
甘彩凤大声地重复喊叫,引至咳嗽。咳嗽越来越激烈,最后冲到门口呕吐起来,其呕吐状有点像怀孕前期的反应。三妹似乎看出什么来,万分痛苦的心情如雪上加霜。
白鹤和三妹是一前一后离开宜山的,前后相差只不过几天,那时还是去年的初秋时节。但由于白鹤乘上甘伯伯的马车,到苗国的时间大大提前。而三妹错走了南面的凤山,绕了一大圈,直到今年春才到达苗国。整整晚了半年,三妹为此而痛悔不已。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4-24 10:3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