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昙婆萝花小赞

苏凰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4月24日讯】昊穹之所以昭天命,上圣之所以体妙元。岂宝叶之不曳,乃神华之奕丽。此优昙婆萝,非莲非昙,出诸大不可思议。八表共赞,长于佛掌。日月眷佑,乾坤之玄灵。龙光照顾,宇宙之极真。天尊之应皇庥,万劫之出胜景。转轮圣王握图御宇,启沃亿兆之善化。金阙众宝,如意之玉,焉能喻之?拈七色紫叶,捧五重花蕊。或睹或观,希有因缘。诸天列圣俱顶礼赞叹,以为三界人天未有之宝应;吾南赡部洲无量生灵,是以踊跃欢喜珍以为无上之灵符。於戏!大道至德,无以演说。人间大事,势由此作。小子惟能颂圣,冀不污其玉清,如是之云尔。(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一向不爱卡看现代人写的文章,因为不管他体察到或者没有,它都有着一种中共的意识与腔调。作为白话文,大约在“五、四”之前,是少有这个情况的。
  • May it be an evening star
    也许有一颗夜晚的星宿,

    Shines down upon you
    它照耀着你。

    May it be when darkness falls
    也许当黑暗来临,

    Your heart will be true
    你的内心将归于原始的宁静。

  • 中共自1999年始将手无寸铁的法轮功和平信仰团体定为“敌人”,丧心病狂的向法轮功发起全国、全民之大批判、大迫害,其规模之大、动员之广、时间之久、影响之深,不啻如一场世纪战争。
  • 骊山夜雨闻箜篌
    天色浪漫作春游
    玄都树下叶如雪
    灯火朦胧落床头
    月波洞内悟前身
  • 大科学家爱因斯坦在半个世纪以前曾写给苏联《新时代报》一封公开信,主要是回应几位共产党科学家对一些敏感问题的讨论,我找到这封公开信的内容,其中有几段的立论与今日中共的特征极为相似,现在读来几乎就是在说中共,兹摘录其中几段,来看看如果爱因斯坦在当代,不知道对中共又会怎样的叙述?
  • 人间生死中共劫,
    惑星解体正邪书。
    血流成河尸如山,
    天下孰识旧命数?
    积累魔火烧须弥,
  • 中共不但是最大的邪教还是最大的庞氏陷阱。
  • 轩辕黄帝是我中国文明创统建制的始祖,历代帝王凡自以为应天受历者无不尊之以为正统,是以传此大宝神器行三皇五帝王宪之政,致太平文明之世,四海八极一叶生民康乐固以此为根本。所以虽以大元武功之洪烈,天下无敌,兵锋所向,国灭城毁,君臣授首,但一旦进取中原,攻伐南宋,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祭拜轩辕黄帝,表示将入继中国正统,昭告天地自己绝非外姓胡虏乃轩辕黄帝的血胤,故其攻伐南宋不过天命替代,其所欲为亦三皇五帝之事,亦必尊中国的文明、传中国的制度。
  • 我想起在那夏日的青草丛,我去拾野穗或者抓蚱蜢,当拔开青草虽然还有隔夜的露珠,但眼前忽然有一道七色的虹光一闪,突然蹦出一只不过几寸高的小梅花鹿,在你面前跳跃几下再慌张的消失在草丛里,而我却不知道它去处,这未免有点像《镜花缘》唐敖之遇海外仙草的情节,却是很有意思。
  • 翻过古宅,有许多黄荆棍之类的植物,而在里面却有野生普通的兰花草,草底下有如珊瑚珠一样的果子,如果将之捣碎,会闻到一阵清香。有时在山岩的隙缝会突兀的生出一朵绛红如云似的鲜花,因为美丽,我曾攀着一树枝去采它,不想险些掉下山岩送掉性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