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侠五义(181)

第一二○回 安定军山同归大道 功成湖北别有收缘(下)
石玉崑

七侠五义(图志清)

    人气: 29
【字号】    
   标签: tags: ,

  不多时,天已光亮。忽见庄丁进来禀道:“外面有一位少爷名叫艾虎,同著一个姓武的带着公子回来了。”智化听了,这一乐非同小可,连声说道:“快请,快请!”智化同定陆彬鲁英连龙涛姚猛俱各迎了出来,只见外面进来了三人:艾虎在前,武伯南抱着公子在后。艾虎连忙参见智化,智化伸手搀起来道:“你从何处而来?”艾虎道:“特为寻找你老人家。不想遇见武兄,救了公子。”此时武伯南也过来了,先问道:“统辖老爷,俺家小姐怎么样了?”智化道:“已救回在此。”钟麟听见姐姐也在这里,更喜欢了,便下来与智化作揖见礼。智化连忙扶住,用手拉着钟麟,进了大厅。钟麟一眼就看见爹爹坐在上面,不由的跪倒跟前,哇的一声哭了。钟雄此时也就落下几点英雄泪来了,便忙说道:“不要哭,不要哭。且到后面看姐姐去。”陆彬过来,哄著进内去了。

  此时艾虎已然参见了欧阳春与沙龙。北侠指引道:“此是你钟叔父,过来见了。”钟雄连忙问道:“此位何人?”北侠道:“他名艾虎,乃劣兄之义子,沙大哥之爱婿,智贤弟之高徒也。”钟雄道:“莫非常提小侠,就是这位贤任么?好呀!真是少年英俊,果不虚传。”艾虎又与展爷丁二爷蒋四爷一一见了。就只柳青姚猛不认得,智化也指引了。大家归座。

  智化便问艾虎:“如何来到这里?”艾虎从保护施俊说起,直说到遇见武伯南,救了公子,杀了怀宝,始末原由说了一遍。钟雄听到后面,连忙立起身来,过来谢了艾虎。

  此时武伯南从外面进来,双膝跪倒,匍匐尘埃,口称:“小人该死!”钟雄见武伯南如此,反倒伤起心来,长叹一声道:“俺待你弟兄犹如子侄一般,不料武伯北竟如此的忘恩负义!他已处死,俺也不计较了。你为吾儿险些丧了性命,如今保全回来,不绝俺钟门之后。这全是你一片忠心所致,何罪之有?”说罢,伸手将武伯南拉起。众位英雄见钟太保如此,各各夸奖,说他恩怨分明,所行甚是。

  钟雄复又叹一口气,道:“好叫众位兄弟得知。仔细想来,都是俺钟雄的罪孽,几几乎使得儿女遭殃;若非急早回头,将来祸吉不测。从此打破迷关,这身衣正合心意,俺钟雄直欲与渔樵过此生了。”众人听钟雄大有退隐之意,才待要劝,只见沙龙将钟雄拉住,道:“贤弟,你我同病相怜,不要如此。劣兄若非奸王囚禁,你两个侄女如何也能够来到此处呢?千万不要灰了壮志,妄打迷关,将来是要入魔呢。”众人听了,不觉大笑,钟雄也就笑了。于是复又入座。智化道:“事不宜迟,就叫武头领急回军山,快快报与嫂嫂知道,好叫嫂嫂放心。”钟雄道:“莫若将贱内悄悄接来。劣兄既脱离了苦海,还回去做甚?”智化道:“仁兄又失于算计了。仁兄若不回军山,难免走漏凤声,奸王又生别策。莫若仁兄仍然占住军山,按兵不动,以观襄阳的动静如何。再者小弟等也要同回襄阳去。”便将方山居址说明,现有卧虎沟的好汉俱在那里。钟雄听了欢喜,道:“既如此,劣兄就派姜铠保护家小,也赴襄阳。劣兄一人在此虚守寨栅,方无罣碍。”智化连连称善,依然叫武伯南先回军山送信。到傍晚,钟雄方才回去。

  此时艾虎已将甘妈妈的书信给蒋四爷看了。蒋平便将玉兰情愿联姻的话说了。大家欢喜,俱各说道:“莫若通知卢方大哥,说起这段姻缘曲折,看他意思,如若允诺,再替卢珍定下玉兰便了。”这一日,大家欢聚,快乐非常。又计议定了,女眷先行起身。就求姜氏夫人带领着凤仙、秋葵、亚男、钟麟,却派姜铠、龙涛、姚猛跟随护送,其余大家随后起身。到了晚间,用两只大船,除了陆彬鲁英在家料理,所有众英雄俱到军山。钟雄见了姜氏,悲喜交集,说明了缘故,即刻收拾细软,乘船到陈起望,暗暗起身。这里众英雄欢聚了两日,告别了钟大保,也就赴襄阳去了。

  要知群雄战襄阳,众虎遭魔难,小侠到陷空岛茉花村柳家庄三处飞报信,柳家五虎奔襄阳,艾虎过山收服三寇,柳龙赶路结拜双雄,卢珍单刀独闯阵,丁蛟丁凤双探山,小弟兄襄阳大聚会,设计救群雄;直到众虎豪杰脱难,大家共义破襄阳,设圈套捉拿奸王,施妙计扫除众寇,押解奸王,夜赶开封府,肃清襄阳郡,又叙铡斩襄阳王,包公保众虎,小英雄金殿同封官,颜查散奏事封五鼠,众英雄开封大聚首,群侠义公厅同结拜;多少热闹节目,不能一一尽述。也有不足百回,俱在小五义书上,便见分明。词曰:
    “日日深杯酒满,朝朝小圆花开。自歌自舞自开怀,且喜无拘无碍。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世间君子与小人原是冰炭不同炉的。君子可以立小人之队,小人再不能入君子之群。什么缘故呢?是气味不能相投,品行不能同道。即如钟雄他原是豪杰朋友,皆因一时心高气傲,所以差了念头。
  • 不多时,只听钟麟哭哭啼啼,远远而来。武伯南先迎了去,也不扬威,也不呐喊,惟恐吓著小主,只叫了一声:“公子,武伯南在此,快跟我来。”怀宝听了咯噔一声,打了个冷战儿。
  • 甘妈妈刚要转身,武伯南将他拉住,悄悄道:“倘若有人背着个小孩子,你可千万把他留下。”婆子点头会意。连忙出来,开了柴扉,一看谁说不是怀宝呢。
  • 他二人只顾说话,不料那看窝棚的浑身乱抖,仿佛他也落在水内一般,战兢兢的就势儿跪下来,道:“我的头领武大爷!实是小人瞎眼,不知是头领老爷,望乞饶恕。”说罢,连连叩首。
  • 艾虎到灵前大哭一场,然后参见大人与公孙先生、卢大爷、徐三爷。问起义父合师傅来,始知俱已上了陈起望了。他是生成的血性,如何耐的,便别了卢方等,不管远近,竟奔陈起望而来。
  • 只见钟麟将馒首一掷,嘴儿一咧。武伯南只当他要哭,连忙站起。刚要赶过来,冷不防的被船家用篙一拨,武伯南站立不稳,“扑通”一声落下水去。
  • 智爷此时把脚疼付于度外,急急向西而去。又走三五里,迎头遇见二人采药的,从那边愤恨而来。智化向前执手,问道:“二位因何不平?”
  • 柳青暗暗欢喜,自以为不动声色,是绝妙的主意了。又将酒温了一温,斟上刚要喝,只听蒋爷在西厢房内说道:“姓柳的,你的簪子,我还回去了。”
  • 柳青在灯下赏玩那枝假簪,越看越像自己的,心中暗暗罕然,道:“此簪自从在五峰岭上,他不过月下看了一看,如何就记得恁般真切?可见他聪明至甚。
  • 二人饮酒多时,听了听已有鸡鸣,蒋平道:“你们在此等候我,我去去就来。”说罢,出了屋子,仍然越过后墙,到了尹老儿家内。又越了土墙,悄悄来到屋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