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当今科学界对“生物通讯”研究的态度   

植物也有情绪 (8-12) 诺门‧伏立德门谈意识

克里夫‧巴克斯特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5月10日讯】近来,量子物理的出现为“生物通讯”与可重复性间的不相容带来一线曙光。我的编辑透过电子邮件向《隐藏的象限》(The Hidden Domain)(注17)作者诺门‧伏立德门(Norman Friedman)请益,他在回信中作了以下解释:

牛顿时期,物理界接受的概念有:(a)物质的某种特定排列方式可产生意识。(b)如果物质遵守已知或未知的决定论法则,则意识也应遵守相同的法则。

在相对论和(尤其是)量子理论被提出后,这样的观点不再适用。(a)相对论中,空间和时间这些概念取决于观察者及其移动速度。(b)另外,根据我所了解的量子理论,物质不会产生意识。相反的,意识可以产生物质事件,因为意识可以从一个概率事件的潜在力场中“选择”事件。这个潜在力场可以叫做“海森堡力场”(Heisenberg’s Potentia)。事实上,概率就是我们所谓的自由(编注:“自由意志论”是相对于“决定论”的观点)。

归结以上所述,我们可以说概率是意识的自由度。因此,实验的可重复性是无法保证的。

过去三十六年来,因为不执著于解释“原始感知”及其“生物通讯”现象的运作机制而能够与不同的科学领域有良好互动。我愈来愈相信,会有更多合理的解释将来自这位量子物理学家。

注17:诺门‧伏立德门,《隐藏的象限:量子波功能的根生地,自然的创作泉源》(The Hidden Domain, Home of the Quantum Wave Function,Nature’s Creative Source,傲勒冈州Eugene:publisher,一九九七年)。

(转载自博大出版社《植物也有情绪》一书)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纪元5月8日讯】人类功能增进中心(The Center for the Improvement of Human Functioning)位于堪萨斯州威其塔市(Wichita, Kansas),由休‧瑞尔丹医学博士(Hugh D. Riordan, M.D.)主持。十五年来,瑞尔丹博士策画了多场会议,并提供全人健康方面的课程。二零零零年九月,我受邀出席一场以人类功能为题的特别会议。由于我是以往会议的教学团队之一,会中我与其他人一同因开拓性的贡献受到表扬。
  • 过去三年来,能让美国水矿资源卜杖协会(American Society o f Dowsers)的前任总裁华特‧伍兹(Walt Woods)于每年三月登门拜访真是我莫大的荣幸。这个机构的缘起可回溯至一九六一年。陪同华特‧伍兹前来的包括圣地牙哥分会的艾涅丝‧林西(Inez Lindsey)与亚利桑那州土桑市(Tucson, Arizona)分会的玛蒂‧基斯勒(Mardi Gieseler)。协会规章将“卜杖”定义为“用感官寻找潜藏物质(水、贵金属……等等)的古老艺术──许多人拥有这项能力,却未察觉。”我的“原始感知”研究似乎与这个范畴有很大交集。华特‧伍兹与我非常渴望设计一些实验来证实双方专长领域间共通的概念。
  • 一九九七年七月号的《太阳杂志》(Sun Magazine)刊登了一篇标题为〈植物回答了〉(The Plants Respond)的文章(注12),引发精彩的讨论。读者在九月到十二月号的投书中表达了非常广泛的意见。其中之一写道:
  • 九层塔是很棒的香料植物,举凡煎、炒、炸、汤品,只要加入这一味,就能使食物增添独特的香气,如九层塔煎蛋,炒蛤蛎,总是让人一口接一口,欲罢不能。
  • 一只保育类动物绿蠵龟今天被民众发现在宜兰县壮围乡(公馆)地区的海滩上搁浅,身上有多处伤痕,而且伤势不轻;民众立即打电话报警,宜兰县消防局据报后,指派壮围消防分队救护车前往救援,好心的消防队员还特别加强照料,并通报宜兰县动植物防疫所与保育人员处理,希望这只绿蠵龟尽快复原,早日重回大海。
  • (中央社记者黄彦瑜新竹县28日电)新竹县政府今天表示,“国际大毒草”银胶菊已从高屏地区一路入侵到大甲溪以北,目前苗栗县及新竹市南寮已发现它的踪迹,虽然新竹县尚未发现,但应加强警戒。
  • 常见化疗患者味觉退化,但又担心吃重口味的食物会影响健康;中广美食节目主持人吴恩文针对正在接受化疗的病患“开菜单”:食材方面,可以用鱼和鸡肉这两种比较好的蛋白质;而在佐料上,运用橄榄油或坚果类的油,再加上天然香料,一样可以吃得低盐少油又兼顾美味。
  • (中央社记者倪国炎金门28日电)H1N1新型流感全球防疫升级,外岛金门今天提高防疫警觉,金门县动植物防疫所巡回各养猪场及各类饲养场展开防疫和宣导,严防疫情发生。
  • 第四章中提到,我在一九七二年从极少数新闻资料中得知,苏联境内当时进行了植物“生物通讯”实验,但一直要到克里斯多夫‧博得将一篇V.N.普希金教授所写的一般性文章〈花朵记忆〉从俄文译为英文之后,我才知道他们已经公开发表我早期植物研究的成功重复实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