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若馨:中国大陆建筑的六大症结

若馨

中国的城市建筑和建筑业问题多多(Getty Images)

人气: 1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4月7日讯】近10年是中国大陆建筑业发展最快的10年,也是在经济上投资最多的10年。然而在没有正统文化理念的引导下,许多城市建设盲目追求个性,攀高比阔,不顾及城市 历史、周围的环境和生态。如今,中国的城市建筑和建筑业问题多多。即使是中共大量投资建设的几个橱窗城市也不过就像满嘴金牙的小商人,虽然金光闪闪,实际上非常没有文化。

影响中国城市和建筑发展的致命问题是投资少吗?是技术不发达吗?都不是,说到底,就是中共一党独裁的体制问题和在党文化指导下的观念问题。

美国城市规划学家沙里宁说过:“城市是一本打开的书,从中可以看到它的抱负。……”还有人说城市建筑是长官、开发商、建筑师和市民共同的产物,可是在集权国家,城市建筑就成了集权者意志的产物。看看一个国家的城市,我们就能说出这个国家和城市在文化上追求的是什么。那么就让我们看看,中国大陆的诸多现代化橱窗给我们展现的文化理念吧!

一、疯狂克隆、攀高比傻

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灵魂,是与人种和土地这些物质要素同样重要的精神要素。一个民族的文明史就是其文化发展史,虽然一些民族在人类历史发展的长河中已灰飞烟灭。但是存留下来的建筑却能忠实的反映出这个民族的过去和现在,反映出这个民族历史发展的辉煌。中国作为世界上唯一连续传承5000年的古老文明的国度,地域广博、风俗各异。在历史上,从南到北各地的建筑物风格多种多样。可如今,人们发现了中国大陆城市越来越相像:一样标识风格的连锁快餐店、西餐厅、银行网点、五星级酒店、一样的马赛克、玻璃幕墙、洋建筑上扣着大屋顶,一样的把所有高楼和商业街都挤在市中心,一样港式、欧式、新加坡模式的中不中、洋不洋、今不今、古不古……。

高楼大厦成了中国城市现代化的代名词,开发浦东,建造一批高楼几乎成为了最重要的任务。广州规划珠江新城,也以高层建筑为主。“傻大个”用在那些比着高的高楼大厦上真是再贴切不过了。密密麻麻的高楼大厦真的就意味着现代化吗?不!就连中国的精英们自己都认为“目前亚洲城市面貌趋于过度光怪陆离,摩天楼造型和体量过于离奇夸张”。若干年后中国城市将自食拥挤的高楼所带来的人口、生活、交通及城市综合性的苦果。

二、胡乱“标志”、窒息环境  

每个城市都大力兴建广场和标志性建筑,为自己代言。以最新最高最现代的建筑作为城市的标志性建筑,是目前中国城市标志性建筑和景观热中的一大误区。标志性建筑的内涵应是城市历史文化的沉淀,反映出城市固有的个性风貌,是向外界标志城市独特存在价值的商标和载体,可以存在数百年而不改。可是现在许多城市的标志性建筑却华而不实,甚至很庸俗。以首都北京为例,被国人戏称为鸟的窝,不用说国家奥林匹克运动场本身就叫鸟巢,还有被称为鸟嘴的中华世纪坛,被称为鸟蛋的国家大剧院,就是最近刚刚着过大火的央视大楼也被民间戏称鸟腿。首都的标志性建筑尚且如此,更何况其他橱窗城市呢?!

如今,景观建筑学在中国建筑界缺席。在中国大陆,所有包括建筑、农业在内的院校都取消了“风景园林”专业。与之相比的是新办的建筑学专业起码有原来的八倍多。建筑系的教师们忙于弃教从业,则更培养出只视建筑为造房子的蹩脚建筑师。事实上景观建筑学与建筑学、城市规划在建筑界的地位是三位一体、缺一不可的。

三、乱抢风头、永远塞车

美是一种整体的和谐,中华传统“儒释道“的文化理念,体现出诚(实)、善(良)、和(为贵)、(包)容等优点。传统文化追求天人和谐,重视个人的修养,能够包容,能够发展,能够维护人间道德。可是,今天中国的建筑却只考虑个体如何出奇制胜—只管自己不管别人,更不谈后人,造成城市形体的建筑像时装表演,各显神通,有的甚至赤身裸体,张牙舞爪,就如同最近刚刚着过大火的央视大楼。一个地域的多个建筑很难协调成一组和谐优美的城市交响乐。

加之,不考虑城市远郊开发,只在市中心周围地区规划建设,结果必然是“摊大饼”,一环、二环、三环的向外扩展(像北京)。 广州的士司机车上总备有一份报纸,以打发塞车时的无聊等待。他们开玩笑说在广州刹车的技术要比开车的技术好才行。中国大城市市区机动车平均车速已从80年代的20公里左右下降到目前的12公里。

四、“假古董”当道

各地仿古建筑大兴土木,不惜以破坏城市生态为代价,则是一种“假古董”盛行的恶习。过多过滥过于重复的“世界公园”、“民族园”、“三国城”、“水浒城”之类 的东西 堆砌不出真正的文化来。在现代超高层建筑上加几个古典亭子,在不伦不类的大拱券高楼上加个城门楼,在现代城市主干道上新建成批的大屋顶楼房,这类复古风是对中国建筑传统的一种误解和滥用,也是党文化对传统文化修复门面毁其内涵在建筑领域的体现。

五、跟人较劲

开发商们建造了一大批没有花园的“花园别墅”、密不透风的混凝土森林的“都市广场”。建市民广场、种草不种树这样短平快的面子工程是各地的中共新权贵乐此不疲的事,因为政绩容易看见。而那些沦为城市政治化妆师的建筑师也推波助澜,大手大脚的花钱堆砌,早已没有了“浪费就是犯罪”的观念。建筑的亲和力荡然无存。

为了掩盖独裁政治的人权劣迹,做样子给外国人看,大陆的公共建筑片面追求窗口的效果,造成了不顾国情、盲目攀比、追求豪华气派的风气。玻璃幕墙、铝塑板、磨光花岗石等高档材料铺天盖地,进口材料设备设施随处可见。与此同时,公共场所并没有做到有建筑处必有标志、有台阶处必有坡道、有厕所处必有手纸,只顾自己,不顾他人的表现昭然若揭。建筑师们忙于追求纪念碑式的建筑,却无暇关心普通民众的实际需求。私人住宅也存在一味求豪华的误导。许多新权贵阶层手中有了钱装修动不动就豪华型,室内装潢像走马灯一样换得快,有的家庭住2.7米净高的屋里还要吊高低两层吊顶、装嵌顶灯,使空间显得更加局促。许多未尽其用的材料和物资就变成了建筑垃圾。

看上去面光光,住进去心慌慌,这就是没有亲和力的城市和建筑所能带给中国人物质和精神生活的贫血和匮乏。没有过去,没有未来。生活就是现在。建筑忠实的反映出我们时代的总体文化水平,它是一部石头的史书。现阶段,中国的城市建筑向世人透露了大陆人的真实生活,“ 活一天是一天哪管明天如何继续?”

六、强暴旧城、毁坏历史古迹

中共是西来幽灵,从其1949年窃据政权开始,就倾国家之力开始了对中华民族文化的破坏,这不是它出于工业化的狂热、或希望靠拢西方文明而干了一些蠢事,而是它在意识形态上与民族的传统文化势如水火,因此它的文化破坏就是有组织、有计划、有系统的,并且是以国家暴力作为后盾的。(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体现在城市建筑领域,就是对历史古迹和旧城荼毒。

中共在建政之初开始进行社会主义改造,城市建设逆民族传统而行,作为首都的北京更是难逃劫难,当时一些有良知的建筑师出于对历史文物的保护,多次上书,希望保留古城的本来风貌,其中最著名的是清华大学的梁思成先生。但是梁思成却因为惋惜中共强拆北京古城的东、西牌楼,被毛泽东讥讽为“拆牌楼还要掉眼泪”打成了右派。中国的许多古建就是在“破四旧”的狂热口号中被毁得理直气壮。

1966年5月“文化大革命”开始,作为传统文化的实物—建筑更是在劫难逃。从当年8月份开始,“破四旧”的烈火烧遍中华大地。寺院、道观、佛像和名胜古迹、字画、古玩作为“封、资、修”立即成为红卫兵们的主要破坏对象。

“文化大革命“以后,继任的中共党魁虽然开始关注经济,不再狂热的“破四旧”, 但是八十年代以来,以建设的名义对旧城的破坏超过以往100年。1982年起,大陆先后公布了99个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但在古建筑保护与城市发展的冲突中,牺牲的往往是前者。旧城的破坏已成为上个世纪中国城市建设者们最短见的城市行为。旧城被荼毒之后,宝贵的文明传统被割断,新城市对未来表现得无所适从,只好一味的抄袭,拆了又建、建了又拆,无休止的折腾。

所以要想解决中国城市建筑和建筑业的根本问题,途经只有一个,解体中共独裁统 治和邪恶的党文化,恢复中华传统文化对天、地、自然的谦卑,对生命的珍视和对 神的敬畏,让人与天地自然和谐共处,让城市建筑忠实的反映中华民族五千年神传 文化的灿烂辉煌。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9-04-07 10:0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