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当今科学界对“生物通讯”研究的态度

植物也有情绪 (8-4) 《人类细胞的秘密生命》

克里夫‧巴克斯特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4月21日讯】虽然许多人在著作中写过我的早期“生物通讯”研究,例如彼得‧汤普金斯和克里斯多夫‧博得合著之《植物的秘密生命》(注4),但我当时并未想要将着手写书这件事揽在自己身上。最早的打算是与另一位作家密切合作,这样一来,我将有机会提供一些推测性的素材。倘若我本人身兼作
者,科学界必定会对这些素材大肆批评。

多年前,我与现已故的罗勃‧史东博士(Robert B. Stone, Ph.D.)熟识;我们当时都在为研习“荷西‧希尔瓦心理训练法”(Jose Silva method of mental discipline)的学生授课。与希尔瓦团队合作,尤其是参与他们的国际会议,让我有机会在七○和八○年代间遍游世界各国。罗勃‧史东曾独力或共同著作过许多本书,并同意与我密切合作撰写这本《人类细胞的秘密生命》(The Secret Life of Your Cells)。

这本书于一九八九年出版(注5)。我与他密切配合、提供资料,并校对最后一稿。书中仅概略描述了我的植物研究,而把重点放在人体细胞的体外实验上面。虽然这本书在美国只印了二刷,不过据我了解,它的日文版已经进入第六刷了。

注4:彼得‧汤普金斯与克里斯多夫‧博得合著,《植物的秘密生命》(The Secret Life of Plants,纽约:Harper & Row,一九七三年)。这本曾于第四章提到的书已有二十九年发行历史,从未间断。

注5:罗勃‧史东博士,《人类细胞的秘密生命》(The Secret Life ofYour Cells,宾州Westchester:Whitford Press,一九八九年)。

(转载自博大出版社《植物,也有情绪》一书)(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第四章详述了查尔斯‧葛兰杰博士对我的鼎力支持。十年之后,一九八七年三月,葛兰杰博士邀我出席密苏里青少年科学、工程与人文年度座谈会(Missouri Junior Science, Engineering and Humanities Symposium)。座谈会由美国陆军研究室(U. S. Army Research Office)和密苏里大学共同赞助,与会者为全密苏里州得奖的高中生。
  • 我在第七章中提到,经由约翰‧亚历山大上校的引介,一个身份特别的团体于一九八六年造访我们的实验室──这些人是人类潜能提升研究委员会(The Committee on Techniques forthe Enhancement of Human Performance)的成员。该委员会是一个由国家研究委员会(The 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在国家科学研究院(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指导之下成立的十四人小组,主事者大多为怀疑论者。
  • 自一九八五年发表报告之后,我们继续进行白血球试验,不时为感兴趣的科学家示范人体细胞在体外实验中展现的“生物通讯”能力。接下来,我想说明两个从最近一项人类白血球观察实验中取得的图谱样例,目的是为了将有关人体细胞的实验都集中在本章中。图7 J与7 K中的细胞捐赠者是一位研究计划指导,她是我们计划中与阿拉巴马─伯明罕大学(University of Alabama-Birmingham)以及心数研究院(Institute of HeartMath)扩大研究合作案的关键人物。本合作案的细节将详述于第八章研究年表的后半段。
  • 我们在这份报告中发表了十二个样例。本章前面已经提过史帝夫‧怀特与《花花公子》杂志的人体细胞实验过程。现在,我要再说明其中的两个样例,其特别之处是捐赠者与细胞间的距离。十二个样例中所用的白血球均由史帝夫‧怀特负责收集,而强‧史贝勒则义务协助其中几次实验的进行。
  • (续前篇:第0523篇)
    佐久间总督任期内,森丑之助仍担任公职,先后在台湾总督府殖产局附属博物馆、台湾总督府“临时台湾旧惯调查会”、总督府“藩务本署”调查课等机构及单位,持续从事高山植物及蕃族调查研究。
  • 人类基因库解序包含一个重要的结论:在人类基因库中有113个基因和细菌(原核细胞)高度近似,可能是细菌的同源基因,暗示了这113个基因在生物进化过程中,从细菌向脊椎动物水平转移,符合所谓“生物进化”的方向。但有趣的是,介于细菌和脊椎动物之间的非脊椎动物的真核细胞系,其中包括软体动物、果蝇、真菌、和植物等,根本就没有这113个基因。这一发现完全推翻了物种进化中的基因水平转移这一假说。
  • 番茄农变植物人电线贼是凶手邹沧胜辩称的“弹孔”(箭头处),是棍棒敲击的凹痕。(自由时报记者张瑞桢翻摄)邹沧胜辩称的“弹孔”(箭头处),是棍棒敲击的凹痕。(记者张瑞桢翻摄)
  • 一九八○年六月三十日,我请史帝夫‧怀特用“克林海默法”从他自己的口腔中收集白血球。史帝夫当时已经是实验室固定的兼职员工。我们不知怎的讨论起《花花公子》(Playboy)杂志上的一篇文章;这是一篇对威廉‧沙克利(William Shockley)的访问,他当时是一位颇受争议的科学家。我对史帝夫说,我的学校合伙人鲍伯‧韩森应该在他的办公室抽屉里放了一本当期的《花花公子》杂志,并自愿下楼去拿。当我找到那本杂志,将它带回楼上实验室时,史帝夫已经完成了白血球的收集程序,并将它们接上电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