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当今科学界对“生物通讯”研究的态度

植物也有情绪 (8-5) 费泽基金会的赞助

克里夫‧巴克斯特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4月24日讯】一九八九下半年, 我以人体细胞进行的体外实验受到约翰‧费泽基金会(John E. Fetzer Foundation)的注意。基金会位于密西根州卡拉马祝市(Kalamazoo,Michigan),当时的宗旨为“肯定并支持‘整体健康’(holistic health)方面的创新研究,并征求那些以全人(身、心、灵)为重要治疗基础之计划”。他们希望我针对基金会的“尖端研究奖”(Pioneer Awards)提出申请,并以探讨情绪状态对于体外白血球所造成的影响为研究内容。

一九九○年二月,基金会通过我的计划并拨出资金。虽然金额很小,却激发我不小的斗志。通知信上写着:“我们非常荣幸能够参与这项计划,它与本基金会赞助的其他机构在健康、研究与教育方面的计划相辅相成。”自从约翰‧费泽于一九九一年过世之后,基金会经过重组和方向的调整,大多对机构与大学提供较大金额的赞助,而较少对个人及特殊计划提供资助。

桃乐茜‧雷塔莱克的研究

一九九三年,桃乐茜‧雷塔莱克在她的著作《音乐与植物之声》(第四章中曾提到过)出版了二十年之后,完成她计划中第二本书的初稿,取名为《音乐如何影响了你,也影响了你的植物》(How Music Affects You and Your Plants, Too)。她的出版商寄了一份初稿给我,希望我写序。我在桃乐茜出版第一本书后不久即与她成为好友,也非常喜欢她的新书。她在自序中提到:“当我出版了第一本书──《音乐与植物之声》──之后,有许多人邀我演说或授课,到目前为止总计有257场之多。”经历了这么多年为自己的研究辩护之后,我深切了解到她在这二十年间所付出的努力和承受的压力。

一九九三年十二月,我在一次与桃乐茜的电话谈话中得知她身体欠安。她告诉我,她即将前往阿拉斯加的安哥拉治(Anchorage, Alaska)作一次短暂旅行,并计划一个月后返回科罗拉多。一九九四年二月十七日,她从阿拉斯加写了一封信给我,信中提到正在接受化学治疗,头发掉了,身体也变得虚弱。同年稍晚,我得知她过世的消息。

(转载自博大出版社《植物也有情绪》一书)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虽然许多人在著作中写过我的早期“生物通讯”研究,例如彼得‧汤普金斯和克里斯多夫‧博得合著之《植物的秘密生命》(注4),但我当时并未想要将着手写书这件事揽在自己身上。最早的打算是与另一位作家密切合作,这样一来,我将有机会提供一些推测性的素材。倘若我本人身兼作
    者,科学界必定会对这些素材大肆批评。
  • 第四章详述了查尔斯‧葛兰杰博士对我的鼎力支持。十年之后,一九八七年三月,葛兰杰博士邀我出席密苏里青少年科学、工程与人文年度座谈会(Missouri Junior Science, Engineering and Humanities Symposium)。座谈会由美国陆军研究室(U. S. Army Research Office)和密苏里大学共同赞助,与会者为全密苏里州得奖的高中生。
  • 我在第七章中提到,经由约翰‧亚历山大上校的引介,一个身份特别的团体于一九八六年造访我们的实验室──这些人是人类潜能提升研究委员会(The Committee on Techniques forthe Enhancement of Human Performance)的成员。该委员会是一个由国家研究委员会(The 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在国家科学研究院(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指导之下成立的十四人小组,主事者大多为怀疑论者。
  • 自一九八五年发表报告之后,我们继续进行白血球试验,不时为感兴趣的科学家示范人体细胞在体外实验中展现的“生物通讯”能力。接下来,我想说明两个从最近一项人类白血球观察实验中取得的图谱样例,目的是为了将有关人体细胞的实验都集中在本章中。图7 J与7 K中的细胞捐赠者是一位研究计划指导,她是我们计划中与阿拉巴马─伯明罕大学(University of Alabama-Birmingham)以及心数研究院(Institute of HeartMath)扩大研究合作案的关键人物。本合作案的细节将详述于第八章研究年表的后半段。
  • 我们在这份报告中发表了十二个样例。本章前面已经提过史帝夫‧怀特与《花花公子》杂志的人体细胞实验过程。现在,我要再说明其中的两个样例,其特别之处是捐赠者与细胞间的距离。十二个样例中所用的白血球均由史帝夫‧怀特负责收集,而强‧史贝勒则义务协助其中几次实验的进行。
  • (续前篇:第0523篇)
    佐久间总督任期内,森丑之助仍担任公职,先后在台湾总督府殖产局附属博物馆、台湾总督府“临时台湾旧惯调查会”、总督府“藩务本署”调查课等机构及单位,持续从事高山植物及蕃族调查研究。
  • 人类基因库解序包含一个重要的结论:在人类基因库中有113个基因和细菌(原核细胞)高度近似,可能是细菌的同源基因,暗示了这113个基因在生物进化过程中,从细菌向脊椎动物水平转移,符合所谓“生物进化”的方向。但有趣的是,介于细菌和脊椎动物之间的非脊椎动物的真核细胞系,其中包括软体动物、果蝇、真菌、和植物等,根本就没有这113个基因。这一发现完全推翻了物种进化中的基因水平转移这一假说。
  • 番茄农变植物人电线贼是凶手邹沧胜辩称的“弹孔”(箭头处),是棍棒敲击的凹痕。(自由时报记者张瑞桢翻摄)邹沧胜辩称的“弹孔”(箭头处),是棍棒敲击的凹痕。(记者张瑞桢翻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