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僮族歌仙传奇:刘三妹(29)

回到凤山

胡椒粉

刘三妹本是集爱情和山歌于一身的神话人物,俗称“歌仙”。但1959年广西柳州彩调剧《刘三姐》问世后,爱情故事逐渐被“斗争”主线取代。61年搬上银幕后,更把仅存的神话结尾“仙逝”剔除。善良诚实的歌仙被扭曲成了与地主阶级斗争的典范。这部小说想再现这个对爱情忠贞不渝、为人善良宽厚的传奇人物。(图/梦子)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派人找到刘三妹,然后再护送她离开苗国,避免她落到山蚂蟥的手上,这是苗王的想法,于是各个要道都派了人把守,特别是西去的通道,由苗王最信得过的阿贤把守。阿贤和两位手下认真地盘查行人,一位大伯赶着马车过来。
“大伯,有没有见到一位年轻漂亮的妹仔?”阿贤问。
“她长得什么样?”大伯反问。
“年轻啰,漂亮啰。”
“一路过来,我见到的妹仔都‘年轻啰,漂亮啰。’”
阿贤只得细细说来:“她穿蓝色的壮族服装,衣边不宽,有点像汉服。说外地口音,她真的特别漂亮,简直是个仙女,她的歌声会使你陶醉几天几夜。”
“对不起!我没见过这位仙女,”大伯摇摇头:“你们找仙女干什么?”
“我们大王觉得对不起她,怕她落入坏人手中,要亲自护送她离开。”阿贤唉声叹气:“一整天了,我真担心三妹出什么事。”
“这么好的姑娘,上天会保佑她的。”大伯一边说一边赶车继续上路。

大苗山的初夏并不炎热,大伯仍披着一件棉背心,一边哼歌一边欣赏两边的风光。马车走了一段之后停了下来。大伯扒开车面的草药,露出藤制的网盖,掀开藤网,一位女孩熟睡在里面,她就是刘三妹,只见她翻了个身又睡。大伯仔细地看了女孩一眼,若有所思,然后在路边生火煮食。不知过了多久,三妹醒了。
“请问你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三妹掀开藤盖问。
“我是过路人,看到你睡在路边,就自作主张载了你一程。你饿了吧?下来吃了东西再走。”大伯搀扶三妹下车,并递给她一碗螺蛳汤,三妹便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太美味了!太好吃啦!”三妹一边喝一边说。
“当然好吃啦,是紫苏螺蛳汤!”大伯说:“何况你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没日没夜地睡。”
“我睡了这么久吗?”
“如果不是这汤的香味,你现在还在睡呢。”大伯一边剥开粽叶一边说:“来吧,吃点粽子再说。”
“粽子?今天是——?”
“是的,今天是初五,五月端午。”
“嗯!真好吃,好久没吃到粽子了。”三妹嘴里塞满了粽子。
“告诉我,你到底是谁?为何连苗王都在找你?”大伯问。
“苗王找我?”三妹咽下一口说。
“说是对不起你,怕你落入坏人手中,要亲自送你离开苗国。”大伯望着三妹开玩笑地问:“你不会真的是天上下凡来的吧?为何他们都说你是仙女?”
“仙女?呵呵!”三妹苦笑:“仙女会累得睡上几天几夜吗?仙女需要喝汤吗?”
“我想你也不是,那么你是谁呢?”大伯继续问。
“我姓刘,叫刘三妹。”
“刘三妹?我听说过你的事,” 大伯皱眉头想了想说:“你是不是那个‘手掌煎石头,脚杆当柴烧的刘三妹?”见三妹苦笑,大伯继续说:“苗人说你唱歌像天仙一样,我就猜你是刘三妹,没想到你真是。听说你受了很多的苦,不得不逃离家乡,听说你还打死老虎,救了两位少年的命,真有此事吗?”
三妹摇摇头说:“大伯,这不是真的,看见老虎,我早就吓昏了。”
“我本来也不相信,只是不断地听到同样的传说,听多了我就有点相信了。”停了一会,大伯说:“好啦,不说这么多了,我要路过孤州,我送你回去吧。”
“不!我不回孤州!”三妹突然紧张起来,大声说:“我这辈子再也不回宜山去!”
“看来你在宜山吃过的苦太多,终生不忘,我也不勉强你。”大伯十分善解人意 ,“那么你要到哪里去?”
“这里是哪里?”
大伯指向前方:“这里是浮石渡口,沿着这条大路向西去可以通宜山,往这边这条小路往南去不远就是凤山城。”
“凤山城!外婆家!”三妹心里一亮:“我去凤山外婆家。哦,对啦,大伯,你叫什么名字?你看我这个人,人家救了我的命,我还不知道人家叫什么。”
“我姓粟,从贺县来,你还是叫我大伯吧。”
“粟大伯,我真不知道怎样感谢你的救命之恩。”刘三妹深深地鞠了一个躬。
“什么救命之恩?只不过是顺路载你一程而已,有什么好谢的?”大伯说:“这样吧,我送你到凤山,一路上你就唱些孤州山歌让我听听,我想知道仙女的歌喉是什么样的。”
于是,三妹唱起了宜山民歌“青麻罗子耶”,歌声在山谷中回荡。但唱着唱着就哽咽了,眼眶里尽是泪水。
“别唱了,我知道宜山是你的伤心之地。”大伯说。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5-02 9:5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