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僮族歌仙传奇:刘三妹(30)

胡椒粉

刘三妹本是集爱情和山歌于一身的神话人物,俗称“歌仙”。但1959年广西柳州彩调剧《刘三姐》问世后,爱情故事逐渐被“斗争”主线取代。61年搬上银幕后,更把仅存的神话结尾“仙逝”剔除。善良诚实的歌仙被扭曲成了与地主阶级斗争的典范。这部小说想再现这个对爱情忠贞不渝、为人善良宽厚的传奇人物。(图/素素)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就在刘三妹回到凤山外婆家的时候,李小牛和书僮赴考归来也路经凤山,他们俩为继续南下回柳州还是留在凤山而争论不休。
“我已经说了一百遍了,我——不——走——啦!”小牛信誓旦旦。
书僮尽量按耐住性子:“你听我说,误了考期是因为我,是我的过错。但你也不要为此而失魂落魄,竟要不——走——啦!”书僮学着小牛的口气说活。“回到柳州一样过日子,这里人生地不熟,有什么好?”
“你也听我说,”小牛装出很有耐心的样子:“误了考期我不怪你,我只觉得没脸见家乡的父老乡亲!”
“什么没脸见父老乡亲?”书僮提高声调:“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分明你是在找那个什么刘三姐。”
“是吗?”小牛自己也说不清楚。
“还‘是吗’。”书僮说:“看你在阳朔时那样的病态,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连漓江风光都无心观赏。现在来到凤山,又眉飞色舞起来,不是在找她还在找谁?”
“是又怎么样?”小牛也提高嗓门。虽然这时的小牛并不知道三妹是否还在凤山,更不知道她曾离开过凤山。
“那是没有结果的。”书僮擦了擦汗:“每天都出来找,连人影都不见,还在这里白等干什么?”
“我觉得她一定在凤山。”小牛咕哝。
“就算她在凤山,也不一定看上你,你……”书僮欲言又止。
“你又不富又不贵!是不是?”小牛说:“够了,整天就是这一句。”
“不说这一句,”书僮忍不住笑:“你长相平平,身材一般,唱歌嘛,还算可以,但要配刘三姐,还差很远。”
小牛也笑了起来:“好啦好啦!就算配不上,反正我不回去啦,要回你自己回。我留在凤山好啦。”
两人说着说着,来到了墟场。今天的凤山墟场正举行盛大的歌墟。附近乡镇的年轻人都来聚会唱歌,凤山歌墟总是在城内的墟场举行。人们以数十人、数百人不等地围着对唱,有固定的食摊、也有流动食摊,人们一边唱歌一边吃着萝卜酸、田螺、烧牛肉串,小孩无比高兴地穿梭在大人中间。小牛和书僮在人群中不时也唱上几句。
“今天好像没什么高手出现。”小牛显得有点遗憾。
“有是有,只是比不上刘三姐而已,将就一点吧,只要是‘爱唱歌的女孩’就行了。”书僮语带讥讽。
“我也不是只想她,如果有合适的,也可以‘拖’上一个早日成婚。”小牛随口说。
“这样想就对啦!”书僮挥一挥手高声地说:“从此以后不再想刘三姐!”
“好!不想就不想!”小牛也挥一挥手说。话音未落,不远处传来了动听的歌声,周围的人受歌声的感染涌向那一歌场。
“好像在哪里听过这歌声。”书僮努力回忆。
“是刘三妹!——”小牛惊叫起来。
“对!是她!”书僮也叫起来。

两人跑向三妹的歌场,只见人群中刘三妹引吭高歌:
你不要我我不慌,
路边有花自然香。
蝴蝶飞走蜜蜂来,
还有蚂蚁爬过墙。

小牛以前所未有的机灵续对三妹的歌,要抢在别人的前面:
寒冬不需穿棉衣,
不吃不喝不渴饥。
不见阿妹我会死,
神仙有药也难医。

三妹瞟了一眼小牛,若无其事地对唱:
情爱像画又像诗,
春天正是花开时,
郎若来迟花满地,
郎若来早花满枝。

唱着唱着,小牛和小书僮跑到了面前。
“刘三妹,你还记得我吗?”小牛气喘吁吁。
“记得,怎么会不记得呢?”三妹满不在乎,只觉得面前这位男子有点面熟。
“你真的记得我,太好了!”小牛惊喜万分:“说明你一直把我放在心上!”
“不就是和你唱了几首歌嘛,哪里需要放在心上。”三妹不经意地说。
“不是啦!”书僮已经等不及了:“半年前,乌鸾山下,记得吗?”
“哦,你们是……老虎……”三妹想起来了。
“对对对!我们是老虎……呵,老虎口里被你救出的人。”小牛有点语无伦次,稍微镇定后,又鼓起勇气说:“刘、刘、三妹,我、我有话要对你说。”
“你说吧。”三妹答。
“我觉得你,我觉得你很有意思,哦不!不是有意思。”这时候,小牛倒不知说什么了。
“什么有意思,没意思?”三妹问。
书僮抓住小牛的手:“镇定点,说出来。”
“好!镇定点!”小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刘三妹,我觉得我有点喜欢你!”。
“不会吧!”三妹心想,唱几句就喜欢?
“是那种喜欢而不是那种喜欢。”小牛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三妹有点不知所措。
“不过也有点那种喜欢!”小牛还在糊里糊涂。
“嗨!就是那种喜欢!”小书僮急不可奈。
“对!就是那种喜欢!”小牛总算说了想说的话。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5-04 10:0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