尧的故事(21):黄帝问道广成子

    人气: 17
【字号】    
   标签: tags:

帝尧到了长江口,原来当时的长江与现在形势不同,现在江苏省的苏、松、常、镇、太、通、海、淮、扬各归府属,以及浙江省的嘉、湖、杭三归府属,在上古时候都是大海,并无土地。到帝尧的时候,苏、常、镇、淮、扬及嘉、湖等处已有沙洲,渐渐的堆起。这种沙洲,纯系是由淮水、长江两大川上流各高山中所冲刷下来的泥沙,随水堆积而成,在地理学上叫作冲积层平原。但是当时还未与大陆相连,不过散布于江淮之口、大海之边无数的岛屿,星罗棋布,到处相望罢了。所以当时长江出口分作三条:一条叫北江,是长江的正干。

它出海的海口在现在扬州、镇江之间。一条叫中江,从安徽芜湖县分出,直冲江苏高淳县、溧阳县、宜兴县,穿过太湖,再经过吴江县、青浦县、嘉定县等处入海。一条叫南江,从安徽贵池县分出,经过青阳县、径县、宁国县、广德县,到浙江的安吉县、吴兴县入海。照这种形势看起来,就是江苏省的江宁、安徽省的太平、宁国、广德等处,亦是在长江之口,不过同现在的崇明岛一般。那时太湖,虽则已经包围在无数沙洲之中,形成一个湖泊的形势,但是港汊纷歧,或大或小,处处通海;而长江的中支又直接穿过去,那江身尤为开阔。所以海中的波潮,日夕打到太湖之中,湖水的震荡非常之厉害。因此那时候还不叫它太湖,叫它做震泽。这是当时长江下流一带的形势了。

帝尧等渡过北江,一路南行又过了中江,到南江边。帝尧君臣雇好了船只,正要渡江,只见前面江中,一只小船载着三四个人,开到岸边。帝尧觉得里面一个瘦瘦的人非常面善,因为他是穿衣着屐的中原人,不是断发裸体的岛夷,所以特别注意,不知在何处曾经见过的。正在想时,早有一个侍卫走来,向帝尧说道:“这个人,就是那年在藐姑射山遇着的那个人呢。”

帝尧一听,恍然大悟,知道就是许由了。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当下看他上岸之后,就迎上前去向他施礼,说道:“许先生,难得在此地相遇,真是天缘!”许由出其不意,还要想推托,不肯承认。羲叔上前说道:“主上为寻访先生的原故,由箕山到沛泽又到这里,还想渡江而南。一片至诚之心,亦可谓无以复加。先生若推托,未免绝人已甚,使千古好贤之君主失望了。”许由听到此句,方才向帝尧拱手答礼道:“承圣驾屡次枉访,鄙人自问一无才德,只好逃遁,不敢相见。现在又承千里相访,尤觉不安之至。”帝尧刚要答言,老将羿道:“此处非聚谈之地,就请许先生到船中坐坐吧。”

当下不由分说,就拥著帝尧、许由到雇定的大船中坐定,帝尧就和许由倾谈起来。起初都是些虚套泛话,后来许由要想观察帝尧的志趣,便问道:“帝此刻已经贵为天子,坐在华堂之上面,向着两个魏阙,享受人君的荣耀,自问生平,于志愿亦可谓得偿了。”帝尧道:“不是如此。余坐在华堂之上,觉得森然而松生于栋。余立于櫺扉之内,觉得森然而云生于牖。虽面双阙,无异乎崔嵬之冠蓬莱。虽背墉郭,无异乎回峦之萦昆仑。余安知其所以安荣哉?”

许由听了这活,知道帝尧志趣不凡,的确是个圣主,亦倾心的陈述。两个人足足谈了大半日,方才停歇。帝尧佩服之极,因此就拜许由为师,在船中留宿两日。许由告辞,帝尧尚要再留。许由道:“圣上自须南巡,鄙人亦有俗事待理,且待将来到冀州再见吧。”于是订了后期,许由上岸,仍旧徒步芒鞋飘然而去。当下羲叔就向帝尧道:“如今虎林山可以不去了,一径到三苗国去吧。”

帝尧道:“是。”

赤将子舆道:“前面离黟山不远。这座黟山,是当初黄帝与群臣在此修炼成仙的地方。便是野人,亦曾在此随侍多年。那山上仙草灵药随地皆是,并且有生汞可以炼丹,有玉浆可以解渴,真是一个仙灵之府。野人自从攀龙不成之后,隐居匿迹时常到此来居住,多则十余年,少则六七年,所有百草花丸,大半在此山上采制的。现在帝既到此,不可不瞻仰瞻仰祖宗的遗迹,而且可以扩一扩眼界。”帝尧听了,亦以为然,随即渡过南江,一径向黟山而来。

到了山下,山路愈走愈仄,帝尧君臣多舍了车子,徒步而上。赤将子舆是熟游之地,一路走一路指点。大约黟山大小山峰不可胜计,最大的有三十六个,内中一个天都峰,尤为高峻,从下面望上去,高约四千仞光景。众人跟着赤将子舆,都向此方而行。须臾之间,忽闻砰訇之声,远望前面,只见山顶一道瀑布,层折而下,大小共总有九叠,上如银汉接天,下如渴龙赴海,真正可说是天下之奇观。到了一处,有一块大石,大家就在石上休息,赏玩那瀑布的奇景。远远望见四面的山容,半阴半暗,云雾都从脚下而出,如絮如绵,氤氲不已,方才知道此身已经走入云中了。赤将子舆道:“天将下雨,此地不可久留,上面有房屋,可以栖宿。”

大众听了,急急上行,果见有房屋不少,原来是黄帝那时所留下的。虽则年岁已久,但是常常有人修茸,所以并不颓败,现在还有几个百姓居住在里面。帝尧到房屋居中的这一间一看,只见当中还供著黄帝骑龙升天的一个遗像,慌忙率同群臣行礼。赤将子舆道:“从山下到山顶,非走三五日不能到。所以,当初轩辕帝在此修道之时,特地预备这许多房屋,以便上下的时候可以住宿,上面还有好几处呢。”到得次日,天果下雨,不能上行。向外面一望,满山云雾,迷漫四野,所有山峰一个都不能看见。但见云中瀑布,高下错落,或长竟数丈,或短不盈尺,如银潮雪海,骇目惊心,不可逼视。

次日天仍下雨,接续数日,不能行路。帝尧与群臣,除出观望山景之外,不过相聚闲谈。一日晚间,天已放晴,君臣数人偶然谈到黄帝到此山来修炼的历史。赤将子舆道:“当初黄帝,虽有志于仙道,但是未得其诀。后来听人说有一个广成子,住在崆峒山上,是个真正的神仙,黄帝于是亲自去访问他,他将至道之精告诉了黄帝。黄帝恍然大悟,以后渐渐的修炼,才得道成仙。

当时黄帝又有两个臣子,一个叫容成子,一个叫浮丘子。

容成子是专门用内功的,他所讲究的是胎息之法。浮丘子从前住在荆州南部衡山之北,后来跑到彭蠡湖南面一座华林山上修炼了多年,后来又跑到南海海滨去苦心修炼,方才成功。他做黄帝臣子的时候,早已得道了。他是专门用外功的,所讲究的是炼丹之法。容成子做黄帝的臣子,其时在先,所以胎息之法,黄帝已经学习纯熟。浮丘子做黄帝的臣子,其时在后,他的功夫黄帝还未了了。一日黄帝问他道:“朕知汝是个神仙中人,深明求神仙的方法。现在朕想超过溟海、渤海,游玩蓬莱山,舍弃了妻子,跑到那边去,汝看应该用什么方法?‘浮丘子道:”第一要能够选择圣贤做师傅,那么他的所学必定精奥。第二要能够选择名胜之地栖息在那边,那么他的所学必定容易成功。现在帝要成仙,必须先炼金丹;要炼金丹,必须选一块山秀水正的地方,那么所炼的丹药才能灵验。依臣看起来,天下名山只有黟山最为相宜。一则地据四方之中,云凝碧落,气冠诸山,天上群仙时常在那里游玩的,可以相见。二则山中灵泉奇药,四时皆春,若能够斋心洁己,晏安在那里,那么万病皆除,千祥俱集,必定能够登仙了。’黄帝听了这话,立刻叫大臣风后辅佐了太子,代理政事,自己就同了浮丘子、容成子两个来到此山,专心修炼。这就是黄帝来到此山的原因了。“

老将羿在旁问道:“怎样叫作胎息法?”赤将子舆道:“胎息这两个字,就是不用口鼻呼吸,如人在胞胎中的时候一样,所以叫作胎息。”老将羿道:“不用口鼻呼吸,用什么呼吸呢?”

赤将子舆道:“不是用别种机官替代呼吸,实在是不呼吸。”大众听了这话,都非常诧异,便问道:“不呼吸,岂不要窒死吗?”赤将子舆道:“这是很不容易的。所以第一要师傅传授,第二要炼习功深,不是自己所能够蛮做,亦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做到。”

老将羿道:“先生练习过吗?”赤将子舆道:“野人略略知道一点。大约初学起的时候,先从鼻管中吸入清气,到肺里藏闭起来,不使它呼出,然后在心中暗暗的数着一二三四五的数目,一直数去,数到一百二十,才从口中将那藏闭之气缓缓的呼出来。在那吸进去的时候与那呼出来的时候,都不许自己耳朵中听见有出入之声,总要使它入多出少。最好用一片鸿毛,放在鼻口之间,呼出气来,鸿毛不动,才算合法。吸进去也是如此,又渐渐增加数的数目,从一百二十可以增加到一千。增加到一千,那么就有许多时候可以不呼吸,岂不是和不呼吸一样吗!能够如此,可以返老还童,长生不死了。这个就是胎息方法的大略。但是还有一个条件,胎息的时候,要在生气之时,勿在死气之时。从子时到巳时,叫作生气;从午时到亥时,叫作死气。死气的时候,学胎息亦无益。所以,俗语有一句叫作‘仙人服六气’,所谓六气者,并不是有六种气可服,不过说有六个时辰的气是可以服罢了。胎息这个方法,练习成功之后,不但可以却病长生,而且还有许多用处。用了这股气去吹水,水就为之逆流;用于这股气去嘘火,火就会得熄灭;用了这股气去吹虎狼,虎狼就慑伏而不敢动;用了这股气去嘘蛇虺,蛇虺就蟠屈而不能去。假使有人为兵刃所伤,吹一口气血能立止;假使有人为毒虫所伤,就使没有看见这个受伤人,只要将自己的手一吹,男的吹左手,女的吹右手,那么受伤之人虽远在一百里以外,亦能立刻痊愈,岂不是用处甚多吗!”

众人听他说得如此神异,无不稀奇之极,很有人想立刻就学学看。老将羿刚想再问,这时晚膳已经陈列,大家才打断言谈,各自就餐。

──转自《明慧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