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报应实录:祖上做孽,遗祸子孙

莫求
  人气: 3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清乾隆年间,在江南乡试的科举考场中发生了一件奇事。当时有一位俞姓江阴考生,才考完第一场,就打点行李准备回去。大家觉的奇怪,向他询问原因,他支吾其辞,表情悲伤。

大家一再追问,他无计搪塞,这才说出真相:我先父在外当官半辈子,卸职回家后就得了恐惧症,多年治不好。临终前,他把我们兄弟四人叫到床前,哭着嘱咐我们说:我生平没有做过亏心事,只是在担任某地县令时,曾受贿二千两金,错杀了俩人,这是大罪过,神灵的惩罚是要斩尽后嗣的。只是因为祖先曾有救人的功德,所以才能保留一个儿子传宗接代,而且五代子孙都要受穷。我现在没有泰山般的品德,却有海一般深的罪孽,地狱的苦难是无计逃脱了。子孙中若有不知命,还想去求功名的,只会加重我的罪过,这绝不是尽孝之道。你们弟兄几个要多做善事,好自为之。说完就去世了。

后来我的几个兄弟果真都相继去世,只剩下我一个人。我曾两次参加乡试,都因墨水损污了考卷而作罢。昨天在考场中,文思喷涌,到三更时已完稿。突然感觉有人掀帘进来,站在灯前,我吃惊的抬头观看,一看才发觉竟是已去世的先父。他脸色愁苦,生气的责骂我说:为何忘记了我的遗嘱,老是存非分之想?使的我疲于奔命,吃尽苦头。如再不改过,大祸就要临头了!他一边说着,一边打灭了蜡烛,掀翻了砚台,转眼就不见了。我惊跑出去大哭,等到监考官来察问,看见我的考卷上全是油墨污痕,便都叹息着散去。

我今年二十五岁,三次科举落第,这都没有什么可遗憾的,我所痛心的是先父在阴间受苦。我现在准备出家为僧,修炼佛法救度我父的亡灵。我的忏悔之情,还望诸位鉴察。众人听说后,无不吃惊,为善积德之心油然而生。

(资料来源:《夜谭随录》)

(本文摘编自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张福,是杜林镇人,以往来贩运为生。有一天,他要争取时间,快点赶路,无意中便和土豪发生了争路的行为。那个土豪一惯蛮横霸道,他当即指使仆人,把张福推到石桥下。当时河水刚冻结成冰,冰棱像锋刃。张福摔下去后,颅骨破裂,奄奄一息。
  • 我(纪晓岚自称,下同)在乌鲁木齐时,养了几只狗。乾隆三十六年(纪元1771年)我奉旨赦还,有一只黑狗名叫四儿,恋恋地跟着我,赶也赶不走,竟一起到了京城。黑狗在途中,守护我的箱子行李极严,我要不在跟前,连僮仆也拿不出箱子里的一件东西。谁如果慢慢走近箱子,黑狗就直立起来怒吠。
  • 把祖厝用陶版浮雕艺术永久保存起来,并分送6位兄弟妹,做为传家宝,希望后代子孙,永不忘本,这是嘉义市警察局户口课长许全志送给母亲的精神礼物!
  • 清代康熙初年,有个人名叫李太学,他的妻子妒忌残暴,常常虐待丈夫李太学的妾,发怒则扒妾的裤子鞭打,几乎没有一天不打。
  • 在大陆民国时期,浙江省杭州市有一富翁,家中房屋很多。一九二六年的春天,富翁的邻居家失火,前门已为火焰阻断出路,后屋靠着富翁家的墙。邻居全家呼救,声极悲惨,当时富翁的子女,都想开启侧门,拯救邻居全家的性命,可是富翁却极力阻止说:现在我家的墙阻断了火势,使之不会蔓延到我家来,倘若开门,那么火焰将乘隙而入,我家也要遭到火焚。
  • 我们来自何方?我们的祖先是谁?从远古年代的神话,从三皇五帝的传说,从史书典籍的记载,我们知道,中国人都是“炎黄子孙”,生活在黄河流域的轩辕黄帝,是中华民族的祖先。然而这个答案,今天却遭到科学家的一再挑战,使我们对自己的源头感到扑朔迷离。
  • 德公元年,初居雍城①大郑宫。②以牺三百牢祠鄜畤。卜居雍。后子孙饮马于河。③梁伯﹑芮伯来朝。④二年,初伏,⑤以狗御蛊。⑥德公生三十三岁而立,立二年卒。生子三人:长子宣公,中子成公,少子穆公。长子宣公立。
  • 清朝时的苏州枫桥镇,是当时来往客商粮船聚集之处。枫桥镇边上有一座古庙,一无家可归的乞丐夜间就寄宿在此,他双足有疾病不能走远路,白天只能在枫桥镇附近乞讨。
  • 我住狗头新移民盼改名新竹县湖口乡信义村有一个老地名“狗头”,从清朝叫到现在已200多年了,当地的伯公庙对联也可佐证。(自由时报记者廖雪茹翻摄)新竹县湖口乡信义村有一个老地名“狗头”,从清朝叫到现在已200多年了,但最近有新移民觉得名称不雅,希望更名。(记者廖雪茹摄)新竹县湖口乡信义村有一个老地名“狗头”,从清朝叫到现在已200多年了,当地的伯公庙对联也可佐证。(记者廖雪茹翻摄)新竹县湖口乡信义村有一个老地名“狗头”,从清朝叫到现在已200多年了,但最近有新移民觉得名称不雅,希望更名。(记者廖雪茹摄)清朝迄今已200多年〔记者廖雪茹/湖口报导〕“我家住在狗头!”新竹县湖口乡信义村有一个老地名“狗头”,从清朝叫到现在已200多年了,但最近有新移民觉得,狗头名称不雅,希望更名;老一辈人则认为,外地人可能一开始不习惯罢了!湖口乡因有新竹工业区,每年人口持续成长。其中,在工业区与湖口行政中心之间的信义村,近年来陆续有外地人口迁入;新移民获悉自己住的地方叫做“狗头”时,一脸惊讶,并认为地名不雅,而向乡公所反映希望更名。乡公所主任秘书张福普说,信义村12、13邻一带叫做狗头,从清朝就有了,当地的伯公庙对联也可佐证,其上联为“狗性通灵舆福惠干家宏正道”,下联则是“头衔司宝地德施万户显神功”。对于狗头地名来源,地方耆老说,过去湖口有600多口储水灌溉的埤塘,挖掘沟渠引水灌溉,而这个地方是沟渠的沟头,传说可能是被误写为“狗头”;另有一说,指此地未开发前土堆成片,土堆的形状貌似狗头,而取名之。地方人士认为,狗头这个名字已叫了200多年,居民都不觉得蒙羞,且子孙平安顺遂,没改的必要。
  • 一场以国军为正面主战场的艰苦卓绝的对外抗战,在大陆中国的电视萤幕上,连一支敲边鼓的共军游击队都不如。这让今天的中华子孙,怎样理解那场近百年来中华民族第一次战胜强敌的伟大战争?怎样理解国军的精锐之师印缅远征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