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林保华:第二权力中心将在香港公开运作

林保华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5月10日讯】在台湾,国民党“联共制台”政策在马英九执政后迅速发酵,对香港造成重大影响。这个影响不仅仅限于经济上的,例如两岸直航减少了台港航线;中国观光客涌进台湾,也减少了到香港的数量;最致命的影响,是香港失去“一国两制”的垂范作用,向“一国一制”迈进。因此香港将成立“第二权力中心”的话题在香港延烧,只是许多人还不了解这个话题与台湾的关系。

这个话题的起因,在于今年3月北京召开“两会”期间,中国驻港机构“中联办”(即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97前的香港新华社为其前身)副主任黎桂康在港区政协闭门会议上,指与特区政府达成“十点协议”,容许港区政协参与特区政事。黎桂康声称将会把十点协议白纸黑字正式化,作为政协日后在港进行各种参政活动的凭据。

“第二权力中心”干政香港

由于这是北京在政策上的重大转变,因此香港的中共喉舌《文汇报》在3月11日将之刊出,引发舆论哗然。显然地,《文汇报》与特区政府沟通还有问题,特区政府缺乏秘密被披露的思想准备,因此一直否认。于是中联办出来“河蟹”(和谐),另一位副主任李刚“澄清”说,中联办和特区政府之间没有所谓的“十项协议”;但他又认为,港区人大代表及政协委员在特首依法施政过程中献计献策是理所应当的,没有必要将此当成奇怪的事。可见北京将钦定的人大代表与政协委员代表北京在香港干政,已经成为既定政策。这也就是当前香港“第二权力中心”的来源。

1983年中英开始谈判香港前途后,香港新华社就成为香港的第二权力中心,不断对港英政府指手划脚。例如1984年签署协议后不久,新华社社长许家屯就指责港英当局“不按本子办事”,掀起“本子风波”。每次有来自新华社的指责,股市就会大跌,投资者就责怪港英当局为何拂逆北京意图行事,港英政府遂被讥为“跛脚鸭”。然而英国政府与港英当局仍然坚持尽量独立行事,1992年末代港督彭定康来香港,拒绝北京的操纵,双方爆发激烈争论,北京虽废除“立法局97直通车”(即97前最后第一届立法局议员只要拥护〈基本法〉即可自动成为97后第一届议员),但保证了97前香港还维持相当的独立性而维持香港人对未来的信心。

当时北京对香港的干预,美其名为避免英国在撤走前破坏香港,到了97后一定维持香港的高度自治,中央政府各个部门及省市自治区不容干涉香港内政云云。北京也以此做给台湾看,虽然也有一些时候,北京忍不住还是干预香港,例如否决香港终审庭的某些判决,以及对香港某些言论的干预;而中联办对香港立法会选举的“协调”,则是越来越公开化,例如去年立法会选举要刘皇发让出席位给民建联的人马,而换给刘皇发行政会议成员的职务。现在廉政公署接受投诉来调查这宗案子,但是可以肯定说,查不下去。北京怎么可能让中联办官员在香港出丑而影响北京的形象呢?在台湾已经非常乖觉地投入北京怀抱后,北京又有什么必要让香港扮演“高堂明镜”的角色来吸引台湾呢?

香港难以解决的事情?

然而“第二权力中心”在一个多月后的4月底再度成为话题,乃是因为中联办研究部部长曹二宝,去年1月在中共中央党校的官方刊物《学习时报》发表题为〈一国两制条件下香港的管治力量〉的文章,提出由于回归后香港政治形势变化有需要在特区政府管治队伍以外,另建一支管治队伍,“包括负责香港事务或专做香港工作的中央主管部门和派出机构,负责其他全国性事务及相关政策的中央主管部门和与香港特区联系密切的内地有关省区市党委、政府处理涉港事务的干部。”

显然,去年那个时候,虽然马英九还没有当选总统,但是台湾形势发展已经相当明显,所以北京已经“与时俱进”要改变香港的政策了。曹二宝这篇文章最近被“挖掘”出来在香港公开后,中联办发言人马上对传媒表示,该篇文章不过是“理论探讨”而已。的确,对香港那是“理论探讨”,但北京可以完全操控的澳门却立刻转为实际行动了。澳门左派传媒在去年2月就指出,澳门中联办当时马上放弃江泽民时代要他们做“守门员”角色,中联办人员随即“倾巢而出”,努力替澳门特区政府在高度自治范围内的事务上“帮台”、“补台”。而在马英九出任总统后,经过近1年的考验,这个政策也要在香港“落实”了。

当然,曹二宝也不是伟大理论家,他还得从“最高指示”里找几根鸡毛当令箭,以便否定〈基本法〉有关香港高度自治的规定。他好不容易从邓小平语录中找到只字片语而如获至宝。这是邓小平1987年4月16日的一次谈话(曹文误为4月17日),那就是“中央确实是不干预特别行政区的具体事务的,也不需要干预。”但这不是绝对的。邓小平对中央要管的“香港的事情”提出了一项重要原则,就是必须是“没有中央出头香港难以解决的事情”。

于是问题来了,什么是“没有中央出头香港难以解决的事情”。香港《信报》的重要专栏作家练乙铮就讽刺两件事情,一件是香港贫富悬殊问题严重,长期得不到解 决,中央是否要干预来重新分配财富?一个是亲共政党在直接选举中一直拿不到半数席位,从而“损害香港根本利益”,或“危害国家安全”,那么中央是否该强力干预选举?

今年七一游行

当然,香港不是澳门。此事已引起泛民主派的重视,民主党主席何俊仁认为,中联办过去已不断在幕后插手香港事务,有关文章只是想将他们做的事合理化、表面化,测试港人反应,他认为港人要警惕,捍卫香港高度自治;民主党副主席刘慧卿则指中联办“越做越离谱”。也许,泛民应该把它作为今年七一大游行的主题。@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9-05-10 5:0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