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修炼故事)中医奇葩 古筝才女

实现美国梦的《医山夜话》作者陈治平

《新纪元周刊》第19期【人物特写】栏目

人气: 25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5月12日讯】(编者按:随着513日世界法轮大法日的临近,近日很多读者向大纪元投书,推荐他们深受感动的法轮功学员修炼故事。于是我们在修炼故事这个栏目里,再次重新刊登部分推荐文章以慰新老读者。)

几年前,偶得一本题为《医山夜话》的书,其新颖亲切的内容、纯朴干净的文风,让我一口气把它读了下来。其中,那令人大呼神奇的中医治病的故事、灵犀耀人且耐人寻味的人生哲理,看似出自一个饱经人生疾苦、彻悟人生旅程的老者之笔。岂知,当造访这位作者时,眼前出现的竟然是一位典雅端庄的女士,身着旗袍、弹着古筝、充满女性魅力,难道她就是陈治平?

童年岁月 熏陶于中医草药中

1956年阴历7月,陈治平出生于宁波市慈溪太平桥边的中医世家,她的母亲、外祖父及祖上都是中医。

据她的亲友说,当治平才出生一会儿,外人都还未获喜讯时,一个化缘的和尚打着竹棒登门而至。当祖父递上一碗热气腾腾的米饭和一些小菜时,和尚忽然说道:“哦,你们家又出生了个婴儿。那女孩子不是来讨债的,她是来报恩的,可千万别扔了她;以后说不定你们家都要靠她的……”和尚说完,转身离去,留下百思不解的祖父:和尚怎么知道家中刚刚生下了一个婴孩?还知道是个女孩?和尚的这番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果然,陈家的幺女出落得聪明伶俐、善解人意。年幼时,不论放学后、晚上和假期,陈治平常陪着中医妈妈,帮拿中药、看灸罐、熏艾条、招呼病人。好奇的她,尝着各种草药、摆弄着灸瓶和银针,听着医生们讨论病例,并问着各种问题,在中医的世界里,铺垫着未来走上承袭祖传中医衣钵之路。

母亲体恤贫病 慈悲铭刻于心


陈治平近照(马有志摄)

善良的母亲对治平的影响很大。当时,陈家有6个子女,加上老人,一家9口就凭靠父母每月不到90元人民币的微薄工资支撑着。

“上学时,总是抬不起头来,学校把自己的名字写在黑板上,要一直等到交了学费才擦掉。”在治平幼小的心灵中,深深的铭刻着没钱受贫的感觉。

“当农民、砖场的劳工来看病时,拿出一张张零头凑起来的钞票,沁着浓浓的汗气。妈妈说:‘这都是血汗钱哪!’当时,对于有些出不起钱看病的农民和劳工,妈妈就打开医院后面的边门,让他们不交挂号费进来,并为他们免费看病。

有时,妈妈看着带病的农民微弱的身体,就硬是叫他们去家里,煮个糖鸡蛋给他们吃。我看着都要流口水,那是只有在过年时自己才有得吃的东西!”

“但是,母亲的慈悲心肠,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陈治平说,“今天,一个没钱看病的人和一个有钱人同时走进来看急诊,我会毫不犹豫的把时间先留给没钱看病的人;因为,有钱的人还可以选择其他的诊所。”

琴声沐浴中 度过少女时光

治平10岁那年,“文革”开始了,学校闹翻了,学生毕业后都被迫下放农村。治平的兄姐因而都把青春献给了锄头、老茧和泥土。

治平的妈妈为了不让治平走下放一途,硬是省下买米钱,让治平买琴学艺。家里没钱请老师,然而,就在全天候照顾做月子的师母和女婴后,治平有了第一个启蒙老师。由于天资聪慧,治平的古筝进步得很快,打下了扎实的古筝演奏基础。

72年起的5、6年间,随淮阴市文工团,治平每年参加大小近300场的独奏或伴奏演出,在当地小有名气。78年全国大学招生中,陈治平赶考时,古筝、月琴、三弦、大中阮等各种弹拨乐器装了一板车。最终表演古筝后,南京师范大学主考老师马上录用她,并送她去上海民族乐团深造,同时决定治平毕业后留校教古筝。

赴美留学 刻苦打工成绩优异

治平在师范教书后,又去一个广播电台做音乐编辑。一天,当她看到一种方型西瓜时,受到很大的冲击,这不正是一个中国新闻工作者的心灵写照,在共产党洗脑下的人格扭曲!“人怎么可以这样关在笼子里一辈子﹗”一种强烈的向往人生、向往自由的情感,驱动着自己离开家乡,前往美国。

1987年,治平不懂一句英文,带了全家仅有的、变换来的300美元,只身飞到了美国。与其他来美的人们一样,治平从打扫校舍和在饭堂帮工开始,换来了第一辆自行车的钱,然后上学,弹古筝;最后学中医,拿文凭,考行医执照,开诊所:一步一个脚印走到今天,实现了美国梦。

“我真的吃了很多苦。”治平说,“爱得华州冬天寒雪,冰天冻地,我只有依靠这辆自行车骑着;不,确切点讲,在冰上滑着去打工、上学。为了交学费和生活,我必需打3份工,每天要工作8个小时,还要在学业上争取好成绩来申请奖学金。除了上课和打工,几乎没有我睡觉的时间了。”

“经过吃苦和努力,不可能的事发生了。一学年下来,我竟然考了全班第一名。同时,由于我出色的古筝演奏才艺,及在学院开办的中国菜烹调课程大受欢迎,学院竟然颁发给我一个‘终身奖学金’!”

放弃古筝 继承中医以了宿愿

学业稳定后,治平面临着选择:靠从事古筝生活,还是改习中医?这个问题困扰了她一段时间。治平在《医山夜话》中说到,在做医生之前,经常会做一个奇怪的梦,情景每次都是一样的,她开始思索这是什么原因。当治平最后决定选择从医时,从此,就不再做这梦了,但是,梦中令她心惊的画面,却在脑子里深深地印了下来。

“在梦里,我带着妻子、儿子肩扛手拎的在战乱中逃跑。一路上看到沿途的伤兵、孤苦的流浪者,断肢少胳膊,头上身上流着鲜血,他们都向我伸着手呼叫:‘医生!医生!救救我!救救我!’而我却在仓惶逃命中,不顾一切地只想自己在这枪林弹雨中带着一家老小离开这里。我虽在逃命,脚却很沉重,心里知道对不起这些需要我的人……”

“我相信过去我一定做过医生。”陈治平说,“在人体解剖课上,当其他同学们感到很困惑或害怕时,我却相当自如。对着浸泡在保鲜液中的躯体,竟习惯自如的可以用拉丁文说出各人体部位的肌肉、神经和骨胳。这让同学们和我自己都感到惊讶。”

“所以,当选定做医生时,我的命运又与幼年时光、甚至遥远的过去联结在一起。妈妈也相当高兴,她把许多祖传秘方也传给了我。但是,妈妈说:‘我们家有秘方,甚至有让人养颜美容的方法。但是,你既然要行医,就要做个治病救人的医生,而不是个依仗着几件宝贝、靠做广告赚很多钱的美容师。’”

中医重视人生生命 疗效神奇


由左至右分别是陈治平在诊脉、针灸、拔罐。(Tony摄)

“中医是中华民族智慧的结晶,它的神奇和深邃,让我和所医治的病人感叹不已。”陈治平说,“中医不仅是治病的,她还是有关人生、生命的学问。”

“《医山夜话》中叙述了一些神奇的故事,其他的故事很多,几乎是每天都有。就在前几天,有个70岁的老太太来到诊所,她是西雅图交响乐团一位首席小提琴手的母亲。老太太的膝盖肿大,不能走路,站了不能坐,坐下不能站。西医已经没有办法,只能用人工金属来代替膝盖。但后果是不光膝盖有问题,将来连胯骨、肩骨都会出问题,最后会导致瘫痪。”

“但是,经过几分钟的中医治疗,老太太就可以走路;而且,以后会越来越好。”“其实,我只是在她脊上膏肓穴处,吸出淤血而已。在一巨大血块吸出后,老太太的病就基本好了。”

“看到母亲的神奇变化,那位首席小提琴手当时感动不已,连说要给我送个匾来。”“匾是不用了,但中医的神奇,可见一斑。”陈治平谦虚的说。

“上星期又有一次,一个患者半边脸面瘫,针灸几次后便已基本恢复。而且她是面瘫一周后才来就诊的。如果当天就来,基本上当天就可以治愈的。”

《医山夜话》中还讲了一位现年已89岁,名叫简的女性的故事。

“我认识简是十多年前一个快到圣诞节的冬天。还有2天诊所就要关门了。她进来了,步履艰难,看得出是腿有问题。她告诉我:‘再过2周,我的左腿就要被锯了,因为血脉不通,血流堵塞,医生怕腿要坏死,就建议截肢。’我检查她的腿之后,发现左腿近乎紫色,而且冰凉。她对我说:‘我是单身,孤独一人。父母都过世了,没有其他家人。如果我只剩一条腿了,可怎么生活呢?’

我问她是否能天天来诊所,我会尽最大努力给她治疗。她说可以。就这样,我用中药、针灸、推拿同时对她的腿进行治疗。2周后,医生检查她的腿时,大吃一惊:腿的颜色变红了,温度也上升了,毛细血管、微血管大部分复活了。

医生告诉她说:‘不管你在用什么方法治疗,赶紧接着做,过2个月再来检查。’

过了2个月,她走路自如了,痛也减轻了。医生每3个月检查一次血流量,发现她的腿在好转。她的这条腿至今还保留着。后来,医生知道了这是中医治疗的效果,很感慨地说:‘我们西医对中医知道的实在太少了!’”

“14年过去了,简的腿已经完全正常了。”陈治平说,“老人现在还是常来诊所走动走动,看看我。”

修炼大法破迷 洞见病之根本

讲到修炼法轮功,陈治平感慨的说:“我因为学医,原来对气功和修炼是不信的。40岁生日的那天晚上,一人独自悲伤,想到40岁了,对人生一片渺茫,也曾想到出家,但是,父母还在,何堪不报养育之恩哪!正在叹息之时,突然看见桌边一角有东西开始发出光来。开灯一看,原来是哥哥寄来的《转法轮》一书。打开一看,就这样开始修炼起法轮功,至今已11年了。”

“过去当医生,是一种职业。能够有医德医道,做个好医生就是目标了。”陈治平说:“但作为一个修炼人后,不仅知道了治病,也知道了病的根源。”

“以前,如果治好了一个病﹐病人会很感激﹐自己也会很高兴。现在,我不会那么想了。因为我已经知道他们为什么来找我治病了。”

“我常常从医生的角度告诉人们,只有从本质上改变自己,就会做一个健康而真正幸福的人。其实一切都很简单,‘人算不如天算’,得病和人生就是因为自己的德和业的关系造成的,业是病的根本原因。这些在《医山夜话》中有详细的叙述。”

“我也常常规劝大家,从我行医和个人的经历中,神是实实在在存在的。要记住真善忍,处处为善,才是做人的根本。”


陈治平在新唐人电视台2006年全球新年晚会中弹奏古筝(马有志摄)

音乐理解上升华 作曲如神助

从事中医后的陈治平,不但没放弃古筝和音乐,理解上反而升华了。“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发现好的音乐能够让气喘很重的病人正常了。”陈治平说,“音乐是超语言、超逻辑、超感觉的;音乐直入人的心扉,一点不假。”

近几年,陈治平开始对作曲发生兴趣。为“得度”、“如梦令”、“九双鞋”、“狱中吟”、“中土情怀”、“梦醒”、“找真相”等歌曲谱曲;其中后3曲成为新唐人电视台全球华人新年晚会中的节目。

当她为“狱中吟”作曲时,苦思冥想数月,都没有合适的旋律。直到有一天,看到法轮功学员在大街上演示国内狱中的情况,她决定加入演示。

“就这样,烈日下,我蹲在一个站不能站、坐不能坐的小笼里,只几个小时,就饱受了肉体和心灵的创伤。想想在大陆的法轮功学员,为了坚持自己对于真善忍的信仰,被这样残酷的折磨,有的被关几十小时、几十天,甚至遭受其他更加惨无人道的酷刑。”

“我的心灵被震憾着……‘难大看似山,大法大过天。’就在一瞬间,灵光一显,一个旋律出现了。”

“相反的,当为‘梦醒’谱曲时,一开始我脑海中就出现了优美旋律,这一切似乎不是自己在做,而是神给我的灵感。”

“‘梦醒’的歌词是这样的:轮回转世几千年,进进出出为哪般?功名利禄不长久,世道兴衰全在天。生命本是天上仙,人生成败过眼烟。是非本是前世怨,得法破迷上青天。”陈治平说,“‘梦醒’这首歌,也正好结晶般的反映了我对于人生的理解和探索。”

身怀中医上承医道和古筝演奏才艺的陈治平,却极为平实谦卑。“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人,一个普通的修炼人。要说我是一个活得有意义的人,就是因为我的信仰和修炼。给我金山、银山我不要,此生能够修炼法轮大法,这是我最大的荣幸。”

陈治平说:“这是肺腑之言,也是我以后要走的路。”@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9期【人物特写】栏目(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5-11 12:1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