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张伟强:悲伤背后的伤感(三)

张伟强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5月15日讯】在汶川地震一周年之际,专访唯一在地震发生期间前往大陆重灾区实地考查的海外华人–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立大学当代政治学博士生、中国问题学者陈弘莘女士,( 她的调查连载《请别用鲜血当胭脂》发人深醒、耐人寻味,曾被海内外多个媒体刊登 ),让你知道真实的地震。

* * * * * * * *

问:大地震发生后引起媒体纷纷关注,滚动报大陆救灾情况,特别是中国官方媒体更是突出正面报导,宣传救灾成果,但是很多海外媒体透露,中国政府竭力阻止、打压民间和海外媒体的调查,掩盖天灾人祸的真相。而你是海外唯一去大陆灾区实地考查的海外华人,其遭遇如何?

陈答:我和同伴进入灾区之前特地查看了一些条例,清晰看到中共当局承诺国际媒体“拥有自由采访灾区的权利”,然而,到了灾区才明白这个“权利”仅仅是两个写出来欺骗国际社会的文字,而不是任何外国媒体可以真正拥有的。

一到灾区,我们的司机就警告我说:“听说最近几天驱逐了好几家外国媒体,公安机关这几天把这个权利变成了他们发灾难财的特权之一,每个记者罚款3000到5000美金不等,他们的外快收入可增加了不少,如果你要采访灾民,千万小心”。

我们所到之处,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写着“禁止采访”的标牌,但是,所有进入重灾区的车辆在特殊地方是需要经过检查的,有着大量的警察把关,我们去都江堰的聚源镇,进入汶川等等地方都受到了严格的盘问,甚至在羌族一个被夷为平地的村落被禁止进入,要求原路折回,幸运的是,熟悉地况的当地司机又将我们从小路绕上山,再从另一边开了下来。

显然,他们一面欺骗着自己的国民和世界,另一面也明白这种行为无法曝光,当然,他们更担心地的是,境外采访会更进一步揭发和传播灾区真相,同时引爆因学校建筑豆腐渣工程而失去孩子父母心中的不满情绪,触动中共当局原本就极其紧张不安的神经,以防更多的民众加入到反抗和维权行动的行列中来。

豆腐渣问题不仅在校舍存在,在其它建筑工程也同样存在。我看到在崎岖而布满山石的川藏公路上有一座是22座被称为汶川豆腐渣工程大桥之一的拱桥。这座桥开通仅仅两周,地震那天就被断成了两截,一道天桥顿时一半成了一条伤痕累累的水泥硬带从200多米高空横卧在了山路边,令一半则仍旧孤单单立在江水中央。从被截断的层面看到,没有一根钢筋直径超过0.5厘米的。因为道路被截断,我们不得不从桥身上横穿而过,走江边河道。

实际上大地震发生后,大陆还把很多地方划为“军事禁区”、“禁入地域”,并加派军警值勤,有些地方还架设铁丝网、铁马、路障,禁止“闲人”进入,更使得民间救援、调查困难重重。

几天中,我们采取了一切想到的方法,使我们更像灾区支援志愿者而不是采访者,不希望像布鲁塞尔电视台记者所说,在四川灾区“除了麻烦,我什么都没得到”的结果,然而,从汶川刚刚返回成都的晚上,我们一行还是被抓了。我们分别被塞进了6辆警车,一辆大面包车押后,宣布的拘留的理由是“非法采访”以及“外国人在中国居留超过了72小时却没有向当地公安机关申报”,一句话,“犯法了”。

据了解,在我之前和之后,有英国电视台,比利时电视台和香港等等十多家媒体的记者分别受到了骚扰、拘留、罚款、驱逐出境等等处置,我明白自己在这个特殊的时候出现在这个特殊的地方,如今被抓住了,麻烦很大,有可能危及生存自由。因此,作为澳洲公民,我的第一个要求就是给澳大利亚大使馆打电话。幸运的是,正是因为在这个特殊的时期,为了避免特殊的“麻烦”,澳洲方面诸多部门很快介入,而令我们一行在被隔离40多小时后,能让我们安全离开了灾区。

我在6月15日早晨结束了10天的奇特之旅,怀着沉重的心情抵达了悉尼。我什么都扔下了,衣服没有了,本子没有了,所有东西都没有了,只剩电脑,摄像机,和隐蔽保存的一些资料。带回来只是困惑、烦恼、焦虑。当时其实很恐惧,心想,只要能回来就好。

在中国四川大地震发生后,大陆底层社会的好多民间维权人士和环保人士及独立知识份子都克服难以想像的困难,行走在生死之间,奔赴灾区调查真相,都遭到中国政府的阻止、打压,有些人甚至被政府拘押、抓捕。3月28日四川警方拘留了环保人士、作家谭作人,抄走了他的光碟、手稿和文件。在3月23日谭作人还接受了美国之音记者的采访。他正在对汶川大地震中遇难孩子的人数以及豆腐渣工程进行调查和统计。政府抓他的罪名是“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中国民间维权网站64天网负责人黄琦6月10号晚上在四川成都被警方抓走。其罪名是 “非法持有国家机密”。

谭作人和黄琦本身是个平民百姓,他们也不存在任何政府和非法的管道。,他们只是做一些实实在在维权的事情,做一些底层百姓想做的维权的事。

黄琦在被拘捕三天前还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采访,驳斥中国城市建设部一位副部长把校舍倒坍归咎于强烈地震的论断,他和网站的同事们进入灾区调查后发现,有些倒塌校舍的确属于豆腐渣问题。水泥预制板里面没有一根像样的钢筋,不少遇难学生家长都现场拍照取证。

有些清朝时期建造的民房距今百年以上都没有垮,唯独学校楼包括几年前才造的也校舍垮掉了。

独立知识份子廖亦武先生先后发表三十六篇调查报告,集成《地震疯人院》一书,但被政府监视跟踪,多次被国保约谈“喝茶”,前不久禁止出国前往澳大利亚领奖,防止与境外异见势力联合,“颠覆国家政权”。

在临近512汶川大地震一周年之际,很多国内外传媒到四川重灾区采访,但政府更是大举加派公安警力阻挠采访川震死难学生家长。聚源中学遇难学生家长陈女士表示,4月22日一名美国记者采访学生家长赵德琴,被公安阻止并带走,而赵德琴则在混乱中乘坐电单车逃脱。赵德琴的双胞胎女儿,在地震中遇难,一直有很多中外媒体包括新华社采访她,接近地震一周年,不少记者再度访问她,多次遭公安阻挠。

4月23日两名日本记者在四川都江堰市法庭门外采访聚源中学的死亡学生家长控告豆腐渣工程时,被都江堰市警察阻止拘留了约一小时。共同社报导说,聚源中学倒塌的校舍造成280名学生死亡,150多名家长到市法庭准备提出起诉。哭泣的家长们抱着子女的遗像聚集在法庭外等候。但遭50多名警察的包围驱逐,以图阻止起诉。家长们与警察发生冲突,在场采访的共同社记者也被警察带走。

正因为他们揭政府之短,暴露社会腐败黑暗的一面,点到了专制的痛处,深受民众的欢迎,但这破坏了稳定,不利于社会和谐,而被套上莫须有的罪名。人们不禁要气愤地质问,调查真相有何非法?难道底层百姓就没有知情权?天灾人祸真相属于什么“ 国家机密”?又如何借此去“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如果是中国官方媒体调查采访,当局一定为会正面报导英雄人物、感人场面、重大进展、巨大成果、伟大胜利大开绿灯。(待续)

2009年5月13日@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9-05-15 2:3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