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如何教小孩吃出滋味 不再沉迷垃圾食物

卡罗.佩屈尼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如何教导小孩吃出滋味,而不再沉迷垃圾食物?

告诉孩子们食材从哪里来,让他们能实际触摸、处理、烹煮、最后再吃下肚里,这是教导他们关于食物及美味最有效率的方式。引导他们的感觉能力、教他们如何辨识、让他们能理解、欣赏属于自己生长区域的产品及传统烹饪法。教他们关于自己所属区域的营养文化,让他们有足够的知识去选择,能区别、购买及评估不同种类的食物。

谈到关于学校的食物及口味教育,依据慢食协会在意大利、德国、美国、日本经过证实的经验,孩子们很容易接受和享乐原则相关的教育方式,因为他们对于令人惊奇事物的容纳力,以及像白纸一样的感官能力,让他们能没有偏见的接受任何事物。所以,他们会很高兴地品尝不同口味的起士,学习它的生产过程,并区分没有经过巴氏杀菌法处理的牛奶,与经过巴氏杀菌法处理的牛奶,两者制作出产品的不同。

但这不是现在孩子们能取得的唯一直接、充满欢乐、及实用的方法。慢食协会的成功经验(在澳洲、美国、意大利的经验)让学校园圃(School Garden)的观念崛起。这是指在学校里挪出一小块地种植蔬菜,让学生们学习种植自己食物的活动,让学生了解四季变化的特征,撷取地球果实去品尝,烹煮,判断这些食材,并跟超市里的产品做比较。他们的感官能力因此变得宽广,可以领悟涵括地球及生态系统的关系。孩子们能取得那些原是和食物生产密切相关的人才拥有(在乡村中)的自然知识,因此他们能超越现今饮食环境产生的限制,像是当地饮食模式的改变,农业工业化产品的扩展,家庭料理的消失,速食机构的扩展(这些机构持续不断的用具有吸引力的广告,及各式各样的小玩具讨好孩子们)。

关于感官及“土地”的教育迫切需要。我们的教育目标,要从小开始,提供孩子们必须的工具,了解真实的世界,找出自己的定位方向。学校若未能教导孩童关于享乐、美食、食物处理、基础农业及属于他们自我认同的营养文化,绝对是非常不应该的。

在文化传统上,对于美食及食物的疏忽起源于学校是不争的事实,而教育必须持续、终生的,不应该只限于孩童时期所学到的基本毛皮也是事实。从食物的生产及食物的消费,发展出两个世界的区隔,意味着过去二、三个世代的人,看到了两者间的脐带被切断,这脐带原本为地球及其产品提供连结,让任何够幸运的人可以亲眼看到食物生产的不同阶段,例如作物的种植、牲畜的豢养、及之后的加工处理。已经二个世代的人在工业产品的阴影下成长,他们不再有能力辨别各式食品,不知道食物是怎么制造出来的。许多的情况下,他们甚至没办法把食材,跟最后的成品联想在一起。

所以,我们必须要从学校开始,尤其从老师开始。许多老师没有准备好教导这些科目,他们当中有许多人,便是已经属于缺乏美食知识的那一代了。因此,新的教育方法必须先传授给老师,也要传授给家长,不管年轻或年长的家长,还有那些对美味已经没有感觉,属于饮食工业革命后第一代的小孩。我不想怪罪任何人,但是过去五十年间,社会上发生的美食文化灭绝,现在几乎影响到每一个人了。

追寻放慢脚步,要先从单纯的反对开始,反对生活中美味的贫瘠现象,这能让大家重新找回美味。放慢速度的生活也能让我们了解许多事情,藉由比世界慢的生活脚步,你很快就能接触到,被现代社会视为“垃圾”的知识精髓,了解那些因为被视为慢速,而被排斥的东西。藉由探索放慢脚步的生活,因而能拥有不同的空间,你会接触到对老一辈人来说记忆中栩栩如生的,但却被视为次文化的领域,了解过去那些尚未变得疯狂的文明典型,这能指引我们走向好的、干净的、公平的生产者传统。那些经过数个世纪,一代又一代的实证经验,以及实用的技术留传下来的传统。

这种缓慢知识,存在于科学及农艺学的研究,存在于最穷苦的区域里,以及生态学及美食学领域当中,它们已经快要绝迹。虽然被视为老派的知识,但其实却是相当现代化的。如果我们能让这种知识指引一部分的我们,就会更容易了解它的现代性。为何要说一部分呢?这是因为速度本身并非没有用处,但它只有跟宇宙中不同节奏共存时,才会发挥用处。同样的,我们也要在不同节奏之间建立“不同领域间的对话”。再次套用卡萨诺的话:“缓慢不是速度的过往,而是它的未来。”@

(摘自于《慢食新世界》商周出版)(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5-18 6:3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