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僮族歌仙传奇:刘三妹(39)

克夫命

胡椒粉

刘三妹本是集爱情和山歌于一身的神话人物,俗称“歌仙”。但1959年广西柳州彩调剧《刘三姐》问世后,爱情故事逐渐被“斗争”主线取代。61年搬上银幕后,更把仅存的神话结尾“仙逝”剔除。善良诚实的歌仙被扭曲成了与地主阶级斗争的典范。这部小说想再现这个对爱情忠贞不渝、为人善良宽厚的传奇人物。(图/梦子)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算命之后,刘三妹完全成了另外一个人:表情麻木,没有笑容,除了有时低声哼唱山歌显示出她仍是三妹外,终日沉默不语。
阿秋因此对阿立埋怨了好几天:
“尽说些你克我,我克你的话。”
“刘三姐本来就命苦,你还要雪上加霜。”
“你这是丧尽天良,十恶不赦!”
阿秋无休止的埋怨,阿立只有默默承受的份,即使没有错,他都是受指责惯了的,何况自己有错。
一天上午,沉默了好几天的刘三妹,突然歌声再起,凄凉惨烈,显然是又出大事了:
原谅我不和你共赴黄泉,
原谅我苟且偷生度日如年,
相信总有一天,人们最终和野蛮断绝,
爱的歌声,从天堂一直唱到阎王殿。
深感不妙的阿秋和阿立加快步伐跑向老渔翁的家,他们刚赶早墟回来。一跨进门槛,就听到老渔翁的声音:“她的情郎死了。”
“真的吗?太惨啦!”阿秋瞪大眼。看看周围,有许多村民,显然是受到凄惨歌声的吸引而来的。
“惨什么?”阿立倒是冷静:“刘三姐的情郎不是早就死了吗?”
“对呀!早就死了,怎么到现在才哭呢?”阿秋这才恍然大悟。
“现在不能哭吗?”老渔翁反问。
“当然可以哭,只是这——多奇怪!”阿秋十分不解。
“是啊!那个姓白的被苗人沉到江底,没有一年也有半年了。”阿立说。
“嗨!这次死的不是白鹤,是那条什么牛。”老渔翁说。
“什么?你是说李小牛死了?怎么死的?”阿立心里一震。
“战死的。”老渔翁说。
“不是说他不用上战场,只送粮草的吗?怎么会战死呢?”阿秋问。
“粮草队遭到苗人的伏击,所有的人都战死,粮草也烧了。”老渔翁说。
“谁说的?”阿立问。
“府衙门公布的,”老渔翁说:“宜山死了二十一个,马平死了十八个。还有几个人获得朝廷的嘉奖,大龙潭村的财主莫老爷,因平蛮有功,还得了最高封赐。”
“真是有人欢乐有人愁啊!”阿立说。
“不被老虎吃,就被苗人杀,真可怜!”阿秋想:莫非刘三姐真是克夫命?
从不相信“克夫命”的阿秋,这时也半信半疑了,他惊慌地转头望着阿立,碰上的是阿立同样惊慌的眼光。
“怕……怕……怕什么?我们和她只是朋友而已。”阿秋变得语无伦次。
“好像白鹤和刘三姐也只是朋友而已,小牛也没和刘三姐成过亲。不是照样克?”阿立说。
“你又说那个字啦!”阿秋咆哮。
“但是事实上是克嘛!”阿立终于反驳了。
歌声似乎继续从屋内传来,但刘三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他们面前,表情麻木,显然她已经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刘三姐,对不起!我们是开玩笑的。”
“是…是…是开玩笑的。”
两人争着解释。
三妹似乎没听见,眼光呆滞地望着前方,那神情十分恐怖。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5-22 10:0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