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僮族歌仙传奇:刘三妹(42)

出家当和尚

胡椒粉

刘三妹本是集爱情和山歌于一身的神话人物,俗称“歌仙”。但1959年广西柳州彩调剧《刘三姐》问世后,爱情故事逐渐被“斗争”主线取代。61年搬上银幕后,更把仅存的神话结尾“仙逝”剔除。善良诚实的歌仙被扭曲成了与地主阶级斗争的典范。这部小说想再现这个对爱情忠贞不渝、为人善良宽厚的传奇人物。(图/梦子)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刘三妹再度失踪之后,阿秋阿立确实难过了好一阵,不管三妹是真的变成了石头,还是投河自尽或是远走他乡,都减缓不了阿秋和阿立的痛苦。最后,阿立决定出家当和尚,阿秋也同意一道出家。
这两位像猴子一样调皮的少年,突然“觉悟”要出家了。当然,阿秋绝不是真心想当和尚,只是因为他们是亲如手足的好兄弟,做什么事都形影不离的缘故。
“相信这一家会收留我们,我有这种预感。”站在熙熙攘攘的雷塘庙前,阿立信心十足。这是他们今天跑的第三间寺庙。
阿立拖着阿秋穿过人群,在一位穿着长袍的“师傅”身后“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师傅!我们要出家,请收留我们吧。”阿立磕头不断。
“师傅”转身过来,原来是尼姑,一位四十多岁的师姑。
“我愿意收留,不过对不起!我们不收留男子。”师姑平静地说。
“啊”的一声,阿立倒在地上,想不到跑了一整天都是白跑,好不容易才有一家愿意收留,却是一家尼姑庵。
“为何如此急于出家?”师姑很好奇。
“好的女子都死了,活在这世上一点意思都没有,不如出家当和尚算了。”阿立说出自己的理由。
“是他很想,我是随便,我出不出家都行。”阿秋却随便回答。
“既然如此,你为何跟来?”师姑百思不解地望着阿秋。
“既然他敢出家我也敢出,谁怕谁!”阿秋慷慨激昂地补充。
“倘若真想出家,你们可以去灵泉寺试试,或许那里能成全你们。”师姑说。
“也好吧,就麻烦你啦。”“不用啦,太麻烦你了。”阿立和阿秋一前一后的回答完全相反。马鞍山西麓的灵泉寺,是他们唯一没去过的寺庙。
阿秋和阿立刚要跨出门槛,就听到雷塘庙里传来了集体念经的声音,都是女声。阿秋立刻精神起来,伸长脖子想探个究竟:“可以进去看看吗?”
师姑摇摇头。
“这声音很美,一听就知道是漂亮妹仔的声音。”阿秋喃喃自语。
“阿弥陀佛,你需要进一步修心才能出家。”师姑说。

阿秋拉着阿立跑出雷塘庙,爬上庙后面的山坡。
“告诉你,我是真心想出家的。”阿立想甩开阿秋的手。
“我知道,但是出家前多看看女人也没有害处。”阿秋喘着气说。
“看就看,谁怕谁!”阿立习惯性地说。
“快看!好多女子呀!”阿秋惊叫。远远看见雷塘庙后院里,一排排小尼姑在盘坐念经,还有带发修行的。
“是呀,必定是漂亮女子。”阿立言不由衷。
“阿弥陀佛!你也需要进一步修心才能出家。”阿秋模仿师姑的口气。
“走,下去看看。”阿立好像已经忘记了今天出来的目的了。
两人连滚带爬地往山下去,穿过树丛,跳过小渠,来到围墙下。阿立习惯性地蹲下,阿秋很自然地站到阿立的肩上。
“看清了没有?”阿立问肩膀上的阿秋,“我顶不住啦,快下来!”
阿秋好像被什么吸引住了,既不回答也不下来。最后阿立支撑不住,倒了下来,两人摔的不轻。
“看到什么?快说!”阿立顾不了疼痛,爬过来说:“来,让我上去看看。”
阿秋一言不发,一直目瞪口呆。
费了很大的功夫,阿立才把阿秋“扶正”,但阿秋仍然有气无力。几次试图站上阿秋的肩膀,都失败,阿立只好自己爬上墙去。不看还好,一看就不得了,阿立也被深深地吸引住了。

“什——么?刘——三——姐!”老渔翁的声音大得好像木屋都震动了:“再说一遍,你们见到了刘三姐啦?”
阿秋和阿立被老渔翁的血盆大口吓得直哆嗦,但还是战战兢兢地点点头。
“你们不要想刘三姐想疯了!”老渔翁的声音并没有降低。
“但是她确实在雷塘庙里,我愿意用我的唢呐打赌。”阿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说。“我们看得很清楚,除非有人和她长得一模一样。”
“就算有人和她长得一模一样,我也认得出,那是刘三姐而不是别人,没错,是刘三姐。”阿秋也鼓起勇气。
老渔翁终于冷静下来,语气和缓了许多:“后来师姑怎么说?”
“她说我们看花了眼,雷塘庙从来不收带发发行之人,还说我们心术不正才会产生幻觉。”阿立答道。
“雷塘庙从来不收带发修行之人?”老渔翁在琢磨师姑的话,自言自语地说:“此前好像有人在里面带发修行过,怎能说不收带发者呢?看来三妹真有可能在里面。”
“现在我们怎么办?”阿秋和阿立异口同声。
老渔翁沉思了一会说:“要尽快和三妹联系上。问题是——问题是怎样和她联系。”
阿秋和阿立不停地出馊主意:
“我们在雷塘庙里帖寻人招贴,刘三姐看到招贴就会自动走出来。”
“我们轮班日夜守在庙门口,一有动静就扑上去。”
“我们假扮官差进庙里搜查,每一个尼姑都要验明正身。”
“我们提前一天潜伏在床下,等她和衣而卧时,当场将其擒拿归案。”
阿秋阿立你一句我一句,直到老渔翁开口。
“要想和三妹联系上,看来只有一个办法。”老渔翁摸著胡须皱着眉。
“什么办法?”阿秋阿立齐声问道。
“唱歌!”
“什么?唱歌?”
当晚,老渔翁到都洛村请歌手去了。老渔翁决定请一位山歌高手,在雷塘庙的后山唱歌,用歌声把三妹引出来。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5-28 10:3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