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僮族歌仙传奇:刘三妹(43)

邕州少年 张伟望

胡椒粉

人气: 15
【字号】    
   标签: tags:

第二天早上,三人爬上了庙后的山坡,阿秋和阿立还带着“家伙”——芦笙和唢呐。他们拨开树丛,尽量让老渔翁看清前方。
“昨天她们就是在那里颂经,”阿秋推开阿立以便自己独自禀报:“当时刘三姐就在左边数起第三个,我们再要进雷塘庙时,师姑拒绝了我们。”
“我们现在仍不知道,有多大程度是三妹自愿出家的,照理说,如果她是一时厌恶尘世,也不应该在里边呆这么久。”老渔翁仔细分析:“我相信她最终会还俗,她不会真心想做尼姑的。”
“嫁不了好的,嫁我这样的也挺不错嘛。”阿立喃喃道。
“如果她不是真心的,又怎么会在庙里呆这么久呢?一年啊!三百六十五天啊!”阿秋说。
“说明她受的伤害太大了。”老渔翁说。
“你昨天说用唱歌来和刘三姐联系,我还以为是让我来唱,”阿秋说:“嘻嘻,你知道我的歌……嘻嘻,只比瓦锅好一点而已。”
“什么呀,当时我以为是他老人家亲自出马。”阿立转向老渔翁说:“嗨,你请来的这位高手怎么样?听说他唱遍八县无敌手,是真的吗?”
“是真的,”老渔翁说:“这个张伟望,是从南宁邕州来,在都洛村住了一年多,去年唱遍马平县,后来又唱到凤山、武宣、忻城和宜山县,号称唱遍八县无敌手。他打算趁着现在秋高气爽的时节,沿江唱下去,一直唱到梧州。我昨晚连夜去都洛村拦住了他,对我的邀请,他当即答应来。让他唱一天一夜是易如反掌的事。”
“一天一夜?”阿秋在说话的同时就躺到了草地上:“在他到来之前,我还是先睡一会。”。
“我也要休息一会!”阿立也躺了下来,动作和阿秋的一模一样。
突然,歌声传来:

有一天就唱一天,
有一年就唱一年。
甘蔗吃头不吃尾,
火烧眉毛顾眼前。

“谁这么缺德,总在睡觉时间乱喊乱叫。”阿秋愤愤不平。
“是阿望,张伟望来了!”老渔翁情绪激动起来。
“果然名不虚传,人未到歌先到。”阿立已钦佩几分。

张伟望站在面前,个子高高,一表人才。看得阿秋和阿立心里很不舒服,嗨!顾不得这些了,救人要紧。大家寒喧几句后,便马不停蹄地开始唱:

隔山唱歌山回声,
隔水唱歌水来还,
千言万语唱不完,
句句都是回家来。

哇!果然厉害!张伟望的歌,处处都双关,“山回声”就像“三回声”;“水来还”就像“谁来还”。
阿立卖力地吹唢呐,阿秋摇头晃脑地吹奏芦笙。
张伟望的歌,一段比一段内容鲜明,一段比一段感人肺腑:

歌声一出飘对岸,
随风飘上卧虎山。
上山容易下山难,
出家容易归家难。

阿秋和阿立没有看错,三妹确实在雷塘庙里,自从离开老渔翁后,三妹就出家了。最初,师姑不是很愿意接收三妹,觉得她和佛无缘,她太漂亮,太出众,太不适合生活在庙里了。但经不住刘三妹的苦苦哀求,才勉强留下她,说好是只留一年,而且不能削发,于是三妹成了雷塘庙里几位带发修行人之一。
三妹在雷塘庙里“修行”的艰辛可想而知,她尽力去忘记世俗社会的一切,忘记美味佳肴、亲朋好友、谈情说爱。唯有唱歌无法“忘记”,最初三妹全心全意去颂经,以颂经取代唱歌。实在很想唱时,就钻进被子里低声吟唱。好几次唱到性起,惊动师姑而遭到训斥。
几天前,师姑告诉她,她带发修行一年的期限已到,让她准备还俗。今天,后山上传来的歌声,显然是冲着三妹来的。这样的歌声下,还如何颂经?雷塘庙还怎得安宁?于是师姑把刘三妹叫来。
“三妹”师姑拉着三妹的手:“一年多来,虽然你是尽力避开红尘,看得出来,你是真心阪依佛门,修身养性。但实话说,不是非要在庙里才能修行的,只要心中有佛主,真心向善积德,在家里也照样能修行。不要再等了,你今天就离去吧!”

山上的歌,一直未间断。
“这样下去,再唱几首,她就会出来。”阿秋站在山崖边说。
“没那么容易,要做好日唱夜唱的准备,”老渔翁说:“你想想看,她能够在庙里呆上一年多,可见她受的打击有多大,对世俗的厌恶有多深,一两首歌是不可能把她唱出来的,说不定要唱个三天三夜。”
“我的妈呀!三天三夜,我受不了!”阿秋叫了起来,转身对阿立说:“我们轮流休息,到时候我先睡,你不要和我争呀!”
“不争就不争,谁怕谁!”
突然,清脆悦耳的歌声从另一边传来:

唱首山歌解忧愁,
喝口凉水浇心头。
凉水浇得心头火,
山歌能否解忧愁?

天哪!是三妹的歌声!是她!已经出现了,三妹一边唱歌一边走来。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简直是在梦里。但这歌声,还有越走越近的刘三妹,分明就在眼前。
老渔翁激动得老泪横流,泪珠浸湿了花白的胡须,不知是哭还是笑;阿秋兴奋得一会儿跳起来大喊大叫,一会儿在地上打滚咯咯发笑,芦笙滚下山坡都不知道;阿立两眼呆望,但还一直在吹唢呐,根本没有发现吹走调了,发出像放屁一样的声音;张伟望张口结舌,含含糊糊地重复哼唱着“回家来吧”四个字。
太不可思议了,仅仅几首歌,就能把出家一年多的刘三妹“还俗”?山歌真有这么大的能耐?
更不可思议的事出现了:当老渔翁迎向三妹时,三妹却视而不见,她一双明亮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张伟望,两人相互凝视,越走越近,最后……最后……最后竟然抱在一起。老天哪!成何体统?——就为几句山歌?
“三——妹——啊!”
“阿——牛——哥!”
两人几乎同时哭喊出来。
什么?这位“唱遍八县无敌手”的张伟望,原来就是“战死沙场”的李小牛?

“你是怎么从战火中逃出来的?不是说那次火烧粮草无一人生还吗?”听完小牛的叙述之后,老渔翁问。
“其实,火烧粮草时我并不在场,我在此之前已经逃离了。”小牛显得有点不好意思。
“当逃兵?你真勇敢!”阿秋说。
“当逃兵?那可是死罪啊!”阿立说。
小牛当然知道当逃兵是要斩首的,所以他一路隐姓埋名,先是回到凤山,本想能和三妹见面,然后再一道远走他乡,但在凤山得知三妹追赶官兵追到了宜山,于是小牛折回宜山,但没想到在宜山得到了噩耗:刘三妹被人砍藤落水,葬身鱼腹了。晴天霹雳的消息使小牛痛不欲生。
三妹必死无疑了,因为她怕水,这谁都知道,何况那是百丈悬崖,即使会游泳也都无法生还。尽管如此,小牛还是沿着下枧河一路往下走,希望能有奇迹发生。
几个月后,小牛沿江而下回到了柳州,化名为“张伟望”,住在远离城区的都洛村。其实,此前不久,三妹也“飘”到了柳州,在老渔翁家养伤。只是因为三妹深居简出,阿秋和阿立又能守口如瓶,所以已经改名为张伟望的李小牛无缘和三妹相遇。虽然这个“张伟望”四处打听刘三妹的消息,但得到的不是三妹的死讯,就是化石成仙的消息。后来三妹带发修行于雷塘庙,更是音讯全无。小牛心灰意冷,于是四处唱歌,好像要终身以歌为伴似的。山歌就是刘三妹的化身,只有歌声能减缓心中的痛苦。他的歌越唱越好,名扬天下,大家都知道都洛村来了个“唱遍八县无敌手”的张伟望。
由于李小牛的歌越唱越好,嗓音也越变越好,几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当他在雷塘庙后山上高声歌唱时,刘三妹一时还听不出是过去那位小牛的声音,但听着听着,就觉得有点熟悉了。
今天,李小牛和刘三妹再次重逢,也还是“歌”的缘分——因为张伟望歌声远扬,老渔翁才会请他来唱,才会有破镜重圆。真是生离死别都为歌。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5-30 10:4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