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阴间地府活过来

    人气: 18
【字号】    
   标签: tags:

我是山东省的一位农民。2006年5月份,大法弟子给我讲真相,并让我念“法轮大法好”,我相信了。

今年6月5日晚上,我哮喘病犯了,喘的厉害,我就吃丈夫用土药方配的专治哮喘的药,不料吃过量中毒了,被送到乡医院,乡医院治不了,于是叫救护车送往市医院。一上救护车,医生见我已经不省人事了,腿都伸直了,牙也撬不开,很害怕,给我输上了氧气。(这是过后我丈夫告诉我的。)

我丈夫情急之下,想起了大法弟子常对他说的话:“常念法轮大法好,有福报。”于是,他在我耳边念起了“法轮大法好”。突然,奇迹出现了,我一下爬了起来,大喊了一声:“法轮大法好!”车里的医生都吓了一跳,都惊呆了,瞬间医生们明白了,然后一起大喊两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车刚停到医院,我就把药都吐出来了。

事后我回忆,在昏迷中我去了一趟阴间地府,有人叫我喝迷魂汤换衣服,我不喝,那人问我想干什么?我说:“我只想当人。”旁边又说:“她已经退出恶党了,你让她回去吧。”于是有两个人把我送出来了,我就又活了过来。

通过这件事,我真正体验到了大法的神奇和美好,是大法与李洪志老师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真心祝愿天下所有的善良的人赶快了解大法真相,退出恶党组织,选择美好未来。

(本文转载自明慧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北京市政府今年清明节之际,收缴了民间数千吨的冥纸和其他祭物,称之为封建迷信用品,且全数拉到八宝山焚烧,说是销毁。有网友评论说,为什么不拉去垃圾场,而非要拉到专门埋葬中共高级领导人的八宝山去燃烧,难道中共高官在阴间也要贪污不成?
  • 抗日战争中可圈可点的会战少不了长沙四次会战。薛岳将军布天庐战法三败日寇,歼灭日军二十余万,扬我国威于海内外。会战中曾有一条至为简朴的道理被运用之中。军民挖断公路,逼迫日寇徒步奔命于多为水泽之地的田野。日寇穿皮鞋,在水稻田里奔波,满鞋的淤泥,行动极为困难。国军赤脚,于水田之中飞奔,如履平地,行动迅捷,既能诱敌深入于无形,又可抢占先机以进攻。“赤脚的不怕穿鞋的”的俗语被应用到战术中来。
  • “政治无善恶但有因果”。这话出自台湾名嘴胡中信之口,我很赞同。毛泽东一生热衷于政治,热衷于马列主义“不断革命论”,做了不少坏事,因果是什么呢?三个儿子,一子失踪,一子死于北韩,一子没于精神病,“东宫娘娘”江青在其死后不足两月即成为“反革命叛国集团主犯”,被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判处死缓。按中共既定政策,他也就顺理成章地在阴曹地府“荣获”到“反革命家属”的“光荣”称号。
  • 中共当局日前焚毁了4000多公斤清明祭品,受到广泛质疑。清明时分,是中国人祭拜和缅怀故人的时刻,也是回溯和缅怀中华传统的时刻,献上祭品,是国人扫墓的习俗。但中共限制民众祭祀祖宗,冠以自己的传统民俗为“封建迷信”。有分析家称,全世界只有中共这种思想体系才会亵渎自己的祖先,并在历史书中教后辈“批判”祖先,遗忘历史。
  • 先给有缘人讲述一个真实的故事。1998年,米易县新河乡有一位70多岁的老者讲述了他神奇的经历,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老者前一段时间得了重病,有一天他突然“死”过去了,人已经没有大气,小气未落,只有心窝是热的,家人把后事都准备妥当了,用门板抬放在堂屋中,只等一落气就装棺收敛。可是老者那口气就是不落。等到第三天早晨,老者在“哎哟!莫打了,莫打了!”的哀嚎声中醒过来。儿女们赶紧围上来,问他“谁打你?谁打你?”老者慢慢坐起来说他浑身上下都被打的好痛啊。在老者的示意下,儿女们揭开他的衣服、裤子,老人浑身上下全是青一道紫一道的血楞子。全家人非常震惊,老人昏死这两天,一家人都守候在他的身旁,是谁把老人打成这样呢?
  • 后来,秦桧死了。秦桧死后不久,他的儿子秦熹也死了。妻子王氏设坛请道士为其招魂祈祷。道士伏章,在做法时看见了阴间戴着铁枷的秦熹,就问:“太师(秦桧)在哪里?”秦熹答道:“在丰都鬼城。” 方士按照秦熹所说,前往丰都鬼城,看见秦桧与另一个谋害岳飞的人万俟契都戴着铁枷,正遭受各种刑罚的折磨,苦不堪言。秦桧说:“麻烦你转告我的夫人,‘东窗事发’了。”
  • 奶奶的舅公说过:他这一生勾了很多人,大多是被勾魂锁栓著走的,只有很好的人才 被轿子接走,他一生只碰到三个。他每次有“差事”,回来说哪里死了人,那地方就 真的会死人。
  • 晋朝时,有一位出家人法名释法衡。他虽然出家为僧,但一直不能精进修炼,仅仅只是心中怀有对佛法与修炼的仰慕而已。后来有一次他得了一场大病,受了十来天的病痛之苦后便元神离体到了阴间。大家都以为他已经死了,可过了三日他又苏醒过来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