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导日记(一):打魔鬼的小文

湘宜

他小小的心灵需要的并不多,他只是需要一分关心和安全感而已。(图: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 ,

“我就是要让这位阿姨教!”上课业辅导的小文这样任性的吵着。我对他发过脾气,甚至于骂过他,但是,在有人请假须作人员调整的时候,他依然坚持要来课辅,要来我的小组。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发现他浮躁的情形常常干扰课辅的进行,我特别将他转为一对一的个别辅导。

小文才一年级,他的父亲因为严重的忧郁症,于去年失踪,至今未归,只剩下母子俩人相依为命。他的母亲受教育程度不高,对孩子一味溺爱,只想借此弥补他不完整家庭的缺憾,为想要满足孩子的金钱所需,以及家庭经济沉重的压力,她必须努力工作,不断的加班,再加上忙于家务,已经没有多余时间抚慰孩子内心的孤独,单亲的母亲只能无力的牵着孩子的小手,在生活的夹缝中求生存。

小文的早熟很令人心疼,上课时他的浮躁过动也很让人头疼,虽然继续在服药中,可是情形一直没有改善,心灵的层面并不能完全依赖药物,因此在与班级导师沟通后,对这个单亲的孩子,我特别准备了一些适合他的故事书和辅导用具,希望能帮助他健康面对失亲的痛。

小文经常踩着习俗中八家将的特殊步伐,说自己可以降妖伏魔,过去在上团体班时他会不断的打断我的话,讲述他一大串的故事和神迹。现在我干脆就让他不受任何阻拦尽情的说──他说父亲曾是老师、曾是画家、也是水电工程的老板,可以赚一亿元;说自己半夜两点起床去抓鬼……

我静静的听他丰富想像力所编织的故事,他使用的辞汇比起一般孩子来说确实是非常丰富。等他说罢,我声明从现在开始是我的故事时间,不许插嘴,这样一来,他总算会静下来听我说故事。我知道他需要别人的倾听,需要别人的关心,在他受到重视的时候才会专注你所要求的事。

当我的绘本故事《美丽的新衣》进行到国王终于揭穿了裁缝师的谎言时,他开始表现出明显的畏缩与不安,眼神已经离开书本,试图逃避,这时候我强调“说谎是不对的行为”,我郑重的问他:“那位不诚实又伤害别人的缝纫师应该要受到如何处罚呢?”他故意离题之后又被我拉回主题,最后才说:“要用一条很长的鞭子抽打。”我赞扬他还是作出了正确的结论。他能够正视诚实的问题,就会开始省视自己的行为。

我拿着辅导组长的书签与他闲聊,书签上面印了“真、善、忍”三个字,从中带出一个个小故事后,我聆听他谈功课、说父母、聊电脑游戏、说庙会乩童的事,在我耐心的倾听与接纳中,他的浮躁过动已有明显的改善,可以静下心的念故事书,组合拼图,完成作业。

班级老师很感慨的说,一个班里单亲和隔代教养的孩子就有八位,虽然社会上有许多针对单亲举办的成长活动,她们的出席率却还是严重的偏低——害怕被贴标签、为努力经济问题而无暇,这些都是原因;最最可怜的是孩子幼小的心灵却要过早的接受破碎的家庭,无法像一般人一样拥有父母完整的的爱。

小文不愿接受父亲离家出走的事实,所以编织了许多故事来掩饰内心的孤寂和不安,小小年纪的他要承受单亲的痛,确实让人不舍,他需要正确的引导,勇敢的接受现实,才能定下心来学习与生活。虽然母亲想尽办法要弥补孩子的物质需求,却触及不到他的心灵深处;虽然老师知道孩子过动的现象,也只能力所能及的劝阻他偏差的举止或是定时的提醒他吃药,却没有太多时间关心孩子的心理。

我们都知道药物只能暂时的控制病情,并不适合长期的依赖,其实他小小的心灵需要的并不多,他只是需要一分关心和安全感而已,一份对父亲的依恋对温暖的家的渴望,需要有人听他说说心里的话,安慰他恐惧与孤独的心。当他内心的孤寂不安受到重视,当他的不满与恐惧得到宣泄,他才能走出失亲的阴影。@*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课堂上讲了“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及“空空的密室”的故事,希望给孩子一些观念:学习用智慧去解决问题、一时的困境不怨天尤人,可能有意想不到的转机。
  • 当孩子受到关心与尊重,受到信任与鼓励,在情绪稳定后,自能建立起信心,这时候再加上适当的辅导,学习将不再是问题......只是我知道我们永远无法代替孩子身边天使的地位──那一位上帝派来守护孩子的天使,因为单亲而失去的天使......
  • 刚接手教育部“夜光天使计划”的时候,真是状况百出,因为这些孩子来自弱势家庭,面对各种不同问题我想了一套对策,准备就夜光天使计划中,好好让这些孩子慢慢改变。
  • 阿陆很天才的,运用垃圾桶和捕鱼网,制作了一个很克难的练习场,不到二个月打入全台湾第六名。成员们居然保送了台北和高雄知名的高中高职,甚至这群可爱的学生们,大学都能上师大和政大,目前有从事教职工作的。想的到这群孩子原本是后段同学吗?真的是太神奇了,无怪乎后来同学们和家长们都喊他一声“陆爸”。
  • 因为班上阿萱同学不爱上学,热心的阿亮自告奋勇,跟导师说:“我每天可以去叫阿萱起床,再跟她一起上学。”导师一听,哇那太好了。就这样阿亮一周五天,都得起早到阿萱家,负起艰难的任务。原本以为阿萱中辍的事就此打住,导师可以放心了。没想到不到一个月,阿亮和阿萱一起没到校......
  • 记得刚到成功国小的时候,认识了庄典亮老师,开启了我另外一种不同角度的教学观......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