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圣的画卷

苏凰
【字号】    
   标签: tags:

在秋日的一个傍晚
我散步在乡间的稻田
前面有个孤独的拿着镰刀的老人
他裹着黑袍
几乎看不清双眼
我以为是个农夫
也惊讶他的装扮
我准备向他问候
乌鸦也鼓噪在暮天
而这老人转过身来
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先生,跟我走吧,你的时候到了!”
我奇怪他的语言
来自冥府的秘笈
原来他是死神
早在这路上等我来临
秋风卷起田间的草穗
如雪絮飘上了我的脸
我顿感茫然
心中凄怆
不知道何时已断了世缘
尽管故园冷落
玫瑰之色也日渐遥远
但却仍有生之留恋
我只望着他
发现他居然是沧桑老态
满额刻上了岁月的琴弦
他目光冷酷
手里的镰刀犹映有无常的火焰
只见他又低低的说:
“走吧!先生,无需犹豫,我已为你造好了宫殿!”
说着露出骷髅的手
也露出骷髅的脸
我仰看上天
一颗流星飞过
此生之种种经历一一浮现
或生或死
此时由我决断
我紧抓住老人的手
仔细观察
唉,这死神的手也不缺温暖
老人于是拉住我往前走
田间的草穗如雪絮飘上了我俩的脸
月光如歌
众多的乌鸦变成女人停在树上
树不断的迤逦突兀在道路两边
远方花云深处
天国之光已见
此取象征主义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司马南是中共邪教党员,但向来不为中共所重视,但此人工于钻营,投中共之好,专抡党棍以弹压天下,帮中共发现“敌人”——今日一敌人,明日一敌人,藉以吸引中共当局注意。司马南由此摇身而为中共之“先知先觉”,堂然挺入五百万的豪宅,尸位于中共清华伪学府,无奈天性所赋,邪不能充正,犬不能装人,惟露大暴牙左右怒呲,竭力发挥其升斗小才拚命固宠,可惜的是江郎才尽已今是而昨非了。
  • 我一向喜欢红蓼,特别是有时在河边没有目地的漫游时,突然在草丛边发现一两枝红蓼,更让人欣喜,自然这是当下我逃避中共学首阳二老,所以才有这样复古的心境。上周去朋友家赴宴,回家路上采了一些,插在一个残缺的花瓶上,装饰了屋内的风景,每日换水也嫌不烦,在伴我读书之余,它告诉我:它是孤独的,而我,也是孤独的。
  • 春风寂寂吹山门,
    半点落花半点尘。
    闲来无事坐阶上,
    不把心情说与人。

  • 惟有几天前观看的神韵艺术团2009年的演出,至今让我在不断回想,似乎身临其境,真有让人三月不识人间肉味。
  • 昊穹之所以昭天命,上圣之所以体妙元。岂宝叶之不曳,乃神华之奕丽。此优昙婆萝,非莲非昙,出诸大不可思议。八表共赞,长于佛掌。日月眷佑,乾坤之玄灵。龙光照顾,宇宙之极真。天尊之应皇庥,万劫之出胜景。转轮圣王握图御宇,启沃亿兆之善化。金阙众宝,如意之玉,焉能喻之?拈七色紫叶,捧五重花蕊。或睹或观,希有因缘。诸天列圣俱顶礼赞叹,以为三界人天未有之宝应;吾南赡部洲无量生灵,是以踊跃欢喜珍以为无上之灵符。於戏!大道至德,无以演说。人间大事,势由此作。小子惟能颂圣,冀不污其玉清,如是之云尔。
  • 我一向不爱卡看现代人写的文章,因为不管他体察到或者没有,它都有着一种中共的意识与腔调。作为白话文,大约在“五、四”之前,是少有这个情况的。
  • May it be an evening star
    也许有一颗夜晚的星宿,

    Shines down upon you
    它照耀着你。

    May it be when darkness falls
    也许当黑暗来临,

    Your heart will be true
    你的内心将归于原始的宁静。

  • 中共自1999年始将手无寸铁的法轮功和平信仰团体定为“敌人”,丧心病狂的向法轮功发起全国、全民之大批判、大迫害,其规模之大、动员之广、时间之久、影响之深,不啻如一场世纪战争。
  • 骊山夜雨闻箜篌
    天色浪漫作春游
    玄都树下叶如雪
    灯火朦胧落床头
    月波洞内悟前身
  • 大科学家爱因斯坦在半个世纪以前曾写给苏联《新时代报》一封公开信,主要是回应几位共产党科学家对一些敏感问题的讨论,我找到这封公开信的内容,其中有几段的立论与今日中共的特征极为相似,现在读来几乎就是在说中共,兹摘录其中几段,来看看如果爱因斯坦在当代,不知道对中共又会怎样的叙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