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骑士

苏凰
【字号】    
   标签: tags:

七月的刺槐花球正葳蕤,
下面躺着一位略有忧郁的少年,
我走过去向他招呼,
他却给我讲了一段有关于自由骑士的故事,
那是黑暗年代的一位骑士,
他怒马奔腾写完了一生的传奇。
“摩西已走出埃及,自由却遥遥无期!
我要往前走,走入黑暗消失的黎明!”
自由骑士戴上月亮的面具,
骑上一匹白色的战马,
奋然独自前行。
他路过一处春之花荫,
红色的花朵装饰著水晶,
也飞著一群蓝色的精灵,
“停下来休息吧!这里这么的美丽!”
精灵们向他提议,
骑士没有心思理会,继续前进。
他路过一处灰色的城堡,
里面迎来一位娇娘,
她皮肤如雪全身香味,
“停下来休息吧!我想你做我的夫君!”
这位娇娘脸上现出红晕,
骑士微微颔首,他只知道自己领着将来自由的万军。
他走入乌黑的森林,
许多有毒鲜艳的蘑菇亮如星星,
有位巫师吹起了魔笛,
那些死亡之树露出少有的狰狞,
伸出利爪,
白色的战马也仰天悲鸣,
骑士拿出宝剑将之一一斩尽!
月亮的面具,
沁出一些鲜血。
他眼前又出现了亲人的亡魂,
他们躲在一旁哭泣,
“停下来休息吧!你扰的我们不安!”
骑士中心甚痛,
但面具上没有什么表情,
虽然战马上气不接下气。
白色的道路在前方蔓延,
长眠的曼陀罗花如此幽静,
他从容的跨过地府的阴河,
继续追寻黑暗之神的踪影。
因为必须追上,
才能找到那纯色的光明。
“那追上了吗?”
我问那忧郁的少年,
少年没有说话,
黄昏中响起了一两声清脆的风铃。
刺槐缓缓掉下了几片青如水的落叶。
不过,
我猜想那自由骑士肯定还是到达了他最终所要去的目的。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当幸福来敲门》在教堂中的大合唱,这首歌的名字叫《Lord don’t move that mountain 》
  • 在秋日的一个傍晚
    我散步在乡间的稻田
    前面有个孤独的拿着镰刀的老人
    他裹着黑袍
    几乎看不清双眼
    我以为是个农夫
    也惊讶他的装扮
    我准备向他问候
    乌鸦也鼓噪在暮天
  • 司马南是中共邪教党员,但向来不为中共所重视,但此人工于钻营,投中共之好,专抡党棍以弹压天下,帮中共发现“敌人”——今日一敌人,明日一敌人,藉以吸引中共当局注意。司马南由此摇身而为中共之“先知先觉”,堂然挺入五百万的豪宅,尸位于中共清华伪学府,无奈天性所赋,邪不能充正,犬不能装人,惟露大暴牙左右怒呲,竭力发挥其升斗小才拚命固宠,可惜的是江郎才尽已今是而昨非了。
  • 我一向喜欢红蓼,特别是有时在河边没有目地的漫游时,突然在草丛边发现一两枝红蓼,更让人欣喜,自然这是当下我逃避中共学首阳二老,所以才有这样复古的心境。上周去朋友家赴宴,回家路上采了一些,插在一个残缺的花瓶上,装饰了屋内的风景,每日换水也嫌不烦,在伴我读书之余,它告诉我:它是孤独的,而我,也是孤独的。
  • 春风寂寂吹山门,
    半点落花半点尘。
    闲来无事坐阶上,
    不把心情说与人。

  • 惟有几天前观看的神韵艺术团2009年的演出,至今让我在不断回想,似乎身临其境,真有让人三月不识人间肉味。
  • 昊穹之所以昭天命,上圣之所以体妙元。岂宝叶之不曳,乃神华之奕丽。此优昙婆萝,非莲非昙,出诸大不可思议。八表共赞,长于佛掌。日月眷佑,乾坤之玄灵。龙光照顾,宇宙之极真。天尊之应皇庥,万劫之出胜景。转轮圣王握图御宇,启沃亿兆之善化。金阙众宝,如意之玉,焉能喻之?拈七色紫叶,捧五重花蕊。或睹或观,希有因缘。诸天列圣俱顶礼赞叹,以为三界人天未有之宝应;吾南赡部洲无量生灵,是以踊跃欢喜珍以为无上之灵符。於戏!大道至德,无以演说。人间大事,势由此作。小子惟能颂圣,冀不污其玉清,如是之云尔。
  • 我一向不爱卡看现代人写的文章,因为不管他体察到或者没有,它都有着一种中共的意识与腔调。作为白话文,大约在“五、四”之前,是少有这个情况的。
  • May it be an evening star
    也许有一颗夜晚的星宿,

    Shines down upon you
    它照耀着你。

    May it be when darkness falls
    也许当黑暗来临,

    Your heart will be true
    你的内心将归于原始的宁静。

  • 中共自1999年始将手无寸铁的法轮功和平信仰团体定为“敌人”,丧心病狂的向法轮功发起全国、全民之大批判、大迫害,其规模之大、动员之广、时间之久、影响之深,不啻如一场世纪战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