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民以食为天

紫菡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5月25日讯】清晨,天濛濛亮,收拾妥当步行炼功去!晨风带着点儿寒意,习习吹拂,但浇不熄心头的喜悦!缓步前行,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心情无法再维持宁静安详!巷弄两旁停放的汽车挡风玻璃前,是两个可口可乐空罐;后车箱盖上,歪倒着一个味全牛奶纸盒;那自行车前的篮筐里,有一袋没吃完的麦当劳薯条;摩托车的后座上,丢了个啤酒瓶。

再转上马路边的人行道、候车亭,更可怕!到处是插着吸管的密闭式饮料纸杯、扯开了拉环的易开罐……,拼拼砰砰的随着风儿打转;候车长椅上,堆满了包装食物的纸袋和一堆堆流淌的酱汁黏液。想找个地方坐下休息都难!唉!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时代是进步了,为了适应这种快节奏的工商社会,一切图方便、省时间,“速食”大行其道,买了就立刻边走边吃,顾不上吃相难看。带进车里就边开边吃,哪管安全问题?为了迁就人,饮料设计得可以在摇晃的车身上喝也不怕溢出洒掉。附上一叠儿的餐巾纸,让你抹嘴擦手,无形中制造出更多的垃圾。

记得刚教书的那几年,严格要求学生,不得边走边吃,不仅不雅观,而且不合乎卫生,吃完容易随手乱丢,污染环境。可是时日一久,却发现:大清早,有一大部分的家长,是在早餐店买了早点之后,领着孩子也陪着孩子,一路走一路吃进校门口的。大人如此示范,我这个当老师的还能提出什么要求呢?于是“兵败如山倒”,我的一些以古老道德为准的“坚持原则”,一点一点、一项一项的在世纪蜕变的泡沫里淹没消失!

打从有记忆开始,就记得每天的早餐,都是母亲天不亮起来升火熬煮的“粥”,加上蕃薯签或蕃薯。浓浓稠稠的“白”里,翻滚着耀眼的几块“黄”,美极了!配上自家腌制的萝卜干,或亲友相互馈赠的豆腐乳,喝上一碗,玩儿去啦!慢慢的,生活好过点儿啦!每天清早,就有挑担子沿街叫卖酱菜的小贩,开开门买点儿面筋、土豆或油条,吞下碗稀饭上学去!渐渐地,午饭的便当盒里,母亲会煎上一个自家母鸡生的荷包蛋。雪白的蛋包里,用筷子一捅,流出黄澄澄的蛋黄,色美!味香!引人食指大动!

每天的晚餐时刻最让人怀念,等齐了之后,一家八口在塌塌米上围桌而坐,幸福满溢!那时个个纯真、温厚,虽是粗茶淡饭,可就心满意足!那热闹劲儿,那狼吞虎咽的样子,一看就知:吃的是满满的爱意!喝的是浓浓的亲情!啃的是串串的关心!

最绝的是有一年的暑假,一天一家围坐吃午餐,母亲煎了一盘物美价廉的豆腐,那可真用心哪!每面外皮都煎得金黄金黄的,带点儿焦,焦里带点儿脆,淋上酱油,洒上葱花,香气四溢!让人垂涎!那时二弟大约刚上小一,抢着夹了一块,一不小心,那热腾腾的豆腐,不知怎么的却溜进了他短裤头的裤裆里,烫得他又叫又跳!急切间又弄不出来,顿时把我们全家人都笑倒!这事儿一直到今天,仍成为他的笑柄,时不时的拿出来开开玩笑,回味回味!

冬夜里凄风苦雨,寒风在塌塌米间的缝隙里呼啸!巷弄里传来一阵阵“烧肉粽”的叫卖声,对挑灯夜读的我来说,既温暖又引人饥肠辘辘!这时看着章回小说尚未歇息的父亲,偶尔会掏出腰包,打开门买上一个,偷偷塞给我。当时弟妹们都已沉睡,只是我的偏得!

打开那黄褐色的粽叶,缕缕的粽香,热呼呼的直冲鼻梁!那粒粒饱满的糯米闪着油光!掰成两半,香菇、虾米、五花肉、栗子、蚝干等馅料,全都展现着它们各自特有的香味儿,吸引着你迫不及待的一口咬下,那份满足!那份幸福!全在齿颊间流窜!

父亲只笑眯眯的看着,欣赏着我那猴急的吃相。吃着吃着,心中矛盾顿生,因为我是家中的老大,深知八口之家生计之艰难,心疼明天父亲又要被母亲背后念叨:又花了没必要支出的钱!可自己又挡不住美食的诱惑!总想快快念完“吃饭”学校好帮助家计,这时再也不觉得没法儿念大学有什么可遗憾的!

有时父亲心血来潮,会买回几个“肉圆”大伙儿分着吃。那道地的馅料:脆脆的笋丝,清清爽爽;入口即化的肉块,香味扑鼻;圆滚滚的小安鹑蛋,灵巧可爱!以及晶莹透明、微带弹性的绿豆粉外皮,在热油里滚过后的温润,在在挑逗着你的味蕾!

这融入汗水与纯手工的“古早味”,如今又逐渐的被人重视起来啦!知道这是老天赋与人们的生活方式,你得劳动双手、辛勤付出之后,才能享有幸福,也才知道珍惜!(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5-25 5:4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