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欣赏】

【京剧欣赏】-《石秀探庄》

脚步坚定的石秀走出迷途
袁荣易

《石秀探庄》石秀(戴立吾饰演)亮相的动作。

    人气: 12
【字号】    
   标签: tags: ,

武生的开蒙戏,通常是《石秀探庄》连着《林冲夜奔》一起学,这两出都是昆腔戏,词藻典雅固然可以变化演员气质,增添斯文气,最特别的是两出戏所表现的空间大不相同。《林冲夜奔》是沿着一条道路,往前直奔;《石秀探庄》则是在庄内错综巷弄中穿梭,平面区域分叉转弯,使人迷失其中。学会这两出戏等于学了两种不同的空间型态,往后再演他戏,就能很快溶入背景。武生的武功技法配上各种空间背景,身段表演契合、脚步儿笃定不慌乱。

高精度图片
石秀(戴立吾饰演)念定场诗“箬笠芒鞋打扮巧”,先指斗笠后指鞋,然后两手抱肩,扁担竖于怀内,脚点地同时头也向下点。

石秀乔装成樵夫卖柴,深入祝家庄探路。古代较具规模的村庄,按照五形八卦设计,不明路径的人士进入,往往迷在当中找不到出口,因此具有吓阻敌人的作用。其实在生活经验里也会碰到这种情况,明明同一条路,当以不同角度切入时,竟然就认不得了。横看成岭侧成峰,风水建筑师利用树木、地景做成障蔽,达到欺瞒耳目的效果,使入庄者茫然而害怕。《石秀探庄》表现空间的迷惑性,石秀陷在庄内,饱受惊吓。

石秀出场“走边”,信心满满,他念定场诗:“箬笠芒鞋打扮巧,英雄自古负渔樵;凭俺斗大姜维胆,龙潭虎穴走这遭”。演员的扮像:头戴罗帽,外罩帽圈,腰包白裙,足登薄底。箬笠芒鞋的形象,象征渔夫不迷于江湖大海,也象征樵夫不迷于丛林深山。石秀自比姜维,善于观星辨位(京剧《铁笼山》姜维起霸观星),龙潭虎穴照闯不误。

第二场,同伙杨林化装成魇魔道人,探庄失利,即将累及石秀。石秀惊觉任务的困难远远超过自己的想像。表演上,石秀脸上表情是急吸气、张嘴、瞪眼、摇头,将脸侧过杨林,向左瞟了一眼,装作没瞧见,暗示杨林快走。杨林在这出戏里是一个对照性人物,用他的粗心失误,衬托出石秀的机敏成功。

石秀走巷穿街,左肩扛着柴担,急向右偏身趋右步,眼睛向右一瞟;接着向左偏身趋左步,向左瞟一眼,表现拐弯抹角的环境。不久天色渐晚,却找不到旧路回去。他唱着“我且趁早回归,再作端的”时,走了一个反圆场,表现没能走出,又回到老地方。庄内寂寥不见人影,家家关门闭户,石秀打起寒颤,只觉毛骨悚然。焦急中,近处院落,传来人声。石秀敏锐的吸气,侧身拉长耳朵倾听,原来是位老人家在呼唤儿子。

高精度图片
石秀(戴立吾饰演)念“英雄自古负渔樵”,右手横扁担、急蹁左腿、左手赞美式竖于胸前。

石秀接下来表现礼多人不怪的耐性,他对钟离老人彬彬有礼,终于帮助他脱离困境。老人打开街门,发着牢骚:“今日冲锋,明日打仗,连担柴薪都无处去买”,石秀赶紧凑近,大喊“卖柴!”两手抱肩,点左脚亮相。老人买下,石秀担柴进院放置。老人盯着他看,说:“看你不像此地人氏,亏你担柴来卖。你既知卖柴,可晓得路径”,石秀摇头表示不知,老人欣赏他的谦和有礼,留他一宿等天明再走。

高精度图片
石秀(戴立吾饰演)表演“朝天蹬-起”身段,当代传奇剧场演出《石秀探庄》。

高精度图片
石秀(戴立吾饰演)表演“朝天蹬-落”身段,当代传奇剧场演出《石秀探庄》。

屋外传来杨林被抓的喧哗声,石秀急想帮助杨林脱险,两手捶胸,急蹁(片)右腿,向前一指,表示要出去帮助捉拿奸细。老人提醒:“你若出去岂不连你也当作奸细了”。石秀这时左手背躬,右手竖起拇指,暗暗称赞,如果不是老人提醒他,险些卤莽从事了。

高精度图片
清代宫廷戏画-杨林,《石秀探庄》中杨林化装成魇魔道人,让人以为他只是个过路的游方道士。.

石秀的憨厚正直,又加以他苦苦求救,老人终于把祝家庄盘陀路的秘密向他说破,老人开门向他指点说:“出得我家门往东走”,石秀顺着方向望去,什么也没看出来。老人说:“见了白杨树根再往右走,那一带俱是生路了”,他才恍然大悟。最后他还取得老人儿子的白翎,做为通关凭证,得以出庄。

以上剧情概述,大致是根据名武生茹富兰的文章“谈石秀探庄”改写的,茹富兰从学习《石秀探庄》、演《石秀探庄》到教《石秀探庄》,累积40余年才写了此文,是篇很难得的资料。

《石秀探庄》由杨隆寿传下来。杨隆寿父亲是供奉内廷的昆曲名演员,所以杨隆寿昆曲底子非常好,他又于双奎科班(谭鑫培也在这班,他俩是同学)追随程长庚学京剧。有感于程长庚的教学热忱,杨隆寿自己一生谨遵老师程长庚乐于教学的精神,认真教出许多著名学生,如杨小楼、程继先、叶春善等。叶春善更是对京剧教学贡献卓著,四十年的富连成科班(1904-1912时则称为喜连成),不知培养出多少人才。茹富兰就是该科班第三届(喜、连、富、盛、世、元、韵七届)的学生。

高精度图片
《石秀探庄》展现武生刚毅的身段,此戏由郭鸿田老师亲授给戴立吾。

杨隆寿将《石秀探庄》传给茹莱卿(茹富兰的祖父)、茹莱卿传给儿子茹锡九,茹锡九又传给儿子茹富兰,结结实实历经三代。茹富兰又传给妻弟叶盛兰。一戏之传承,脉络清晰可见,见证了它的名贵。可是现在很多人不尊重传统老戏,自以为是的乱编、乱改、乱传,精华尽失,不免令人浩叹。@*
<--ads-->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去年底的电影“叶问”,造成很大轰动。在广东佛山,叶问如同平常人一样的生活着,善待妻子小孩,对朋友也很好;除了练武,平日就爱去茶楼饮茶,品味饮食文化。叶问不喜张扬,有人找上门来比武,他关门比试,旁人无法得知输赢。这样一位低调的武术家,却引起许多观众共鸣,被他唤起一些什么来。

    京剧也有类似不张扬的一出戏《打青龙》。在赫赫有名的杨家将府中(天波府),不起眼的一个角落,却有一个烧火的小丫头拥有杰出的武功。杨家将的环境,许多人习武,这位丫头杨排风,也受到熏陶,她不知苦不知累,一有空她就勤练,练成了常人所不能及的盖世武功。

  • 清代从康熙皇帝起设置宫廷戏,积极收集编纂剧目以供演出。到了乾隆时期成套的戏曲已是洋洋大观,如《升平宝筏》演西游记故事、《昭代箫韶》演杨家将故事,而《忠义璇图》演的是水浒传的整套故事。上有好者,下必甚焉,有清一代,全国各地都发展出自己当地特色的戏曲,对于移风易俗起了很大的作用。儒家的礼教,调和了戏曲,使中国民风出现一种活泼性,对事情的看法较有弹性,不致于刻板或不通人情。
  • (中央社记者陈淑芬台北15日电)作家白先勇继“牡丹亭”后,推出第二部昆曲“玉簪记”,21日将在国家剧院上演;18日登场的朱宗庆打击乐团“击乐人声”年度跨界音乐会,则与京剧及合唱团结合,展现全新形式。
  • 《满江红》是著名剧作家范钧宏先生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创作的一个经典京剧剧目。由当时的中国京剧院四团孙岳首演,反响极好,其后,上海京剧院汪正华和中国京剧院一团李少春相继演出,使该剧得以流传,成为新编剧目成功的范例。
  • (中央社记者翁翠萍台北4日电)中国文艺协会今天颁发中国文艺奖章荣誉奖给作家张晓风、高龄91岁京剧名伶戴绮霞、音乐家郑德渊3人,并颁文艺奖章给梁寒衣等15人,晚间并举行艺文晚会,向全国文艺界致敬。
  • (中央社记者林静、陈亦伟台北3日电)为纪念“五四运动”而成立的中国文艺协会,将于明天举行文艺节庆祝大会暨第50届“中国文艺奖章”颁奖典礼,今年共有作家张晓风、资深京剧名伶戴绮霞等18人获奖。
  • (中央社记者翁翠萍台北27日电)2009朱宗庆打击乐团年度跨界音乐会“击乐人声”,5月10日起在台北、台中、高雄三地举行,除了同台演出击乐与合唱、击乐与无伴奏人声,更首次将击乐与京剧融合演出。
  • 生死是人生的一件大事,可有的人任凭意气,选择糊里糊涂的死去。《锁五龙》里的单雄信就是这样的人物,他武功了得,单骑踹唐营,可是不明时势,终于自取灭亡。很少有人会把单雄信视为英雄,他也是隋末抗暴者之一,瓦岗寨(贾家楼)结义有他。但因看重私人恩怨,不能考虑大局,有勇无谋就被大潮流给淘汰掉了。
  • 双胞胎艺人李志希、李志奇以京剧艺术作为创作元素,将画在脸上的脸谱、穿在身上的戏服、插在发上的发簪等,转化成创意作品,将在台北国际礼品暨文具展展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