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丁子霖:6.4问题不可能在独裁制度下解决

2009年4月7日,中共军队在天安门广场枪杀抗议的学生二十周年前夕,“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在家中接见法新社记者马丁。丁的儿子Jiang Jielian被军队无辜枪杀AFP PHOTO/Peter PARKS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5月29日讯】一九八九年北京发生的“六四事件”至今已经20年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人对这次事件已经淡忘。但是,在六四事件中失去骨肉的人们却仍在力争为他们死去的亲人讨个说法。“天安门母亲运动”发起人—前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教授丁子霖女士在今年六四前夕在自己的家中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第一次谈到六.四这场悲剧是制度性悲剧,是专制制度造成的,六.四问题不可能在当前的独裁制度下得到解决。

丁子霖女士讲述了她的儿子蒋捷连遇难前后的详细经过。她说,虽然六.四事件已过去20年了,这份伤痛不仅没有随着时间的过去有丝毫减退,反而随着她年龄越来越老,这份伤痛年甚一年。,她将带着这份伤痛走完人生路程。

丁子霖说,同命运人的相互安慰、勉励和支持以及面向媒体这两个力量最终支撑她活了下来。

对于中共安全局说当年她接受西方媒体采访是被人利用,丁子霖回应说,她不认为被人家利用。相反,她还感谢这些媒体给了她一个说话的空间和机会。

丁子霖女士还首次谈到六.四这场悲剧是制度性悲剧,是专制制度造成的,人治下,邓小平才能运用他的权力调动30万野战军来杀人。如果不是这个制度,哪有这种可能,所以这是制度性问题。丁子霖女士还表示,六.四问题不可能在当前的独裁专职制度下得到解决。

丁子霖为了给儿子讨回公道,奔波多年,在这期间她被逮捕过,被安全局的人跟踪过,也挨过他们的恶语谩骂。她说,她只在意活着的每一天,能尽自己的能力做些什么,这才是最重要的。

多年来,丁子霖与其他六四天安门事件中遇害者的母亲持续要求中共当局公布六四事件真相。

她说:“一旦真相大白于天下,到了那个时候引起的反弹,那就恐怕那个力量将无法估计的。”

谈起受难的儿子,丁子霖失声痛哭。她说:“是儿子的死,让我逐步走出了共产党文化给我造就的那份愚昧,让我恢复一个做人的尊严,做人的良知,每当想到这一点是用我儿子的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我感到既悲痛,又惭愧,现在唯一能弥补的就是尽我的力量去做,哪怕再难,我也要坚持。”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9-05-29 2:4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