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晶莹:我所经历中共的迫害

晶莹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5月4日讯】我2000年初来到美国,之前居住在北京。

我原来有20多年的产后病,心脏病,肾功能不好,看过西医,也看过中医,住过院,常年不停的吃药,也练过其它气功,都没能减轻我的痛苦。那时人特别虚弱,怕冷,怕风。夏天穿秋天衣服,秋天穿冬天衣服。夏天家里从来不敢开电扇,家人热得满身是汗,为了我也得忍着。冬天家里门窗关的严严的,我还是觉得到处都是风。心情也很差,常常发脾气。

1995年7月经别人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经过短短的一段时间修炼后,跟随我多年的疾病消失的无影无踪。看书炼功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一个好人后,我的体重增加,精力充沛,内心深处充满祥和快乐。现在我已经六十多岁了,法轮功使我重获新生。

我的变化使我周围的亲朋好友受到震撼,也渐渐走入修炼中来。如果说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坚持修炼法轮功,那是因为他们亲身受益,亲眼见证了法轮功的好。

1999年7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我因为不肯放弃修炼,而受到监视,电话监听,跟踪,威胁,被多次关进派出所,拘留所。

2000年4月,未经任何法律手续,我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在拘留所,调遣处,劳教所受到的折磨和痛苦的经历终身难忘。

肉体折磨

一进团河调遣处,就被警察强迫脱光衣服,罚我们蹲在烈日下暴晒。因为我蹲的姿势不符合他们的要求,就用电棍在光身上乱电。从早上10点蹲到晚上11点,不给水喝,不给饭吃,因为腿麻了,稍微动一点,又被电棍电。警察连70多岁的老人也不放过,和我们一样的挨饿与暴晒。

调遣处中的卫生条件极差。从六月初到十月末,整个夏天不让我们洗澡,换衣服。在那里也从没见到洗澡设备。每天集体上厕所连洗脸刷牙一共只给10分钟时间,十几个人,只有10个厕所坑位,6个水龙头。这10分钟对我们来说是非常宝贵的,我为了能排队上厕所,只好经常不洗脸,不刷牙。

夏天天气酷热,监室内只有一个很高的吊扇,但是因为窗户都是被铁栏杆封死的,室内根本没有什么空气流动,十分闷热。在那样闷热的情况下,人呆着不动都会不停的出汗,但是警察还强迫我们做奴工产品。因为出汗,又不给洗澡换衣服,衣服都变得很硬,衣服上一块块的白色,那都是汗水中的盐分长时间浸泡凝结成的。到了秋天,也不让我们换洗衣服,经过一夏天汗水的浸泡,衣服穿在身上又凉,又粘,又硬。在这样恶劣的条件下,被关在里面的人,多数人都得了疥疮。后来我回到家里很长时间后,疥疮才慢慢治好。女儿在我被劳教的那一年里,给我添了一个外孙,回家后,我真想抱抱孩子,可是因为自己的疥疮,很长时间我都不能亲近孩子。

少食缺水

在调遣处里,警察根本不把人当人看待。他们像对待动物一样,任意责罚,施以酷刑,并且还不给足够的水和低劣的食物。

先说喝水,一个监室大概8平米,住十几个人,每个监室每天只给2次水,每次每个监室只给十几盎司,每人平均不到1盎司。那点水也就只够润润嘴唇。整个一夏天,我们吃的差不多都是用坏了的茄子做的菜汤,味道又苦又辣,一股药味,里面还有泥沙。吃饭时间限制的很短,又因为每天出汗,没有足够的水喝,口内连唾液都分泌不出来,干的食物很难咽下,所以吃饭的时候,根本吃不了多少就又被强迫立即干活。因为太渴,只要是水,不管是什么样的水,哪怕里面充满了泥沙,非常非常脏,我们都会毫不犹豫的喝下去。但,就是很脏的水,我们也得不到。每天无论是睡着还是醒着,都能感到饿和渴。

有一次,因为站着的时候,手稍微放在前面一点,被看着我们的人说是法轮功在抱轮,警察就罚我们做几百下的蹲起动作。在大量出汗,又没有水喝的情况下,这样的体罚让人很难承受,有人当时就昏过去了。我记得我当时感觉心跳急速加快,后来就感觉心脏发颤,跳不动了,感到整个人都没有水了,都是干的,四肢无力,头脑中只有一个念头--水!!

奴工产品

每天我们被强迫十几个小时做奴工产品,有时完不成任务就加班,觉也不让睡。因为不能洗手,手都变得很脏,发硬,干裂,出血,还有疥疮。我们就是用这样的手,在做所谓的“卫生筷子”。这些筷子都是给餐馆直接用的,有的被送到高级酒店,有的还出口到国外。从劳教所出来以后,我再也不敢使用卫生筷子了。

精神折磨

不放弃信仰就进行体罚,剥夺睡眠。每天只能睡几个小时。一次,我因为坐姿不符合他们的要求,警察就罚我在室外水泥地光脚走,当时室外地面温度大概有六、七十度。脚底像在开水里烫一样疼。

断绝外界往来,从拘留所转到团河调遣处不通知家属长达3、4个月。致使家人到处奔波寻找。因为不肯放弃信仰,就不让我见家属。儿子因为要出国,想在走之前见我一面,费尽周折打听出我在调遣处,来到调遣处说明情况,但是他们就是不让我们见面。丈夫寄给我很多信,全部被没收,后来回家丈夫告诉我,我才知道他曾经给我写过信。

会随时被搜身,拆毁衣被检查。原因是怕我们有法轮功的新经文。强制我们看污蔑大法的录相,唱歌颂邪党的歌。我记得有一个人不会唱歌,她从小就五音不全。仅仅因为她不会唱,就被从队伍中拉出,用鞋底打嘴,打脸,在太阳下暴晒。她的脸被打的肿了很久,嘴张不开,吃饭、喝水都困难。

唱歌的背后还另有目的。有一个功友因为炼功,被警察拉出去用电棍电。为了掩盖他们用刑时受刑人发出的惨叫声,他们就命令其他人在外面大声的唱歌。用歌声掩盖他们实施的罪恶。

弄虚作假

如果有人参观或检查,就把我们赶到操场上活动,监室里甚至还会被摆上鲜花。对外宣传,春风化雨,如何关心等。外面的人看到的一直都是假象,只有亲身被关在那里的人,才能体会那里有多么黑暗和残忍。

痛苦的经历无法一一陈述,仅就上面所说的,我们已可以窥见被掩盖下的罪恶。从我出国后,看到明慧网上对邪恶的曝光,我知道我所经历的不过是最“轻”的。更残忍,更黑暗的迫害已经超出了人能够想像的极限,并且还在继续。

来到美国以后,我获得了自由,我可以自由的炼功,告诉人们真相,而不必担心被抓,被打,以至失去生命。可是过去和我一起炼功的那些功友却没有我这么幸运,我有时候会打电话回去问候他们。从他们家人口中得知,他们多半流离失所或是被关押中。

迫害还在继续,罪恶还在继续。我愿意尽我最大的努力来终止这场迫害,同时,也希望每个人都能发出正义的呼声。任何一点对正义的支持,都是很宝贵的。那些“一点”加起来,就会变得很大,就会推倒邪恶。

真善忍是幸福的源泉,是人类的希望。让更多的人获得自由,远离迫害吧。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9-05-04 7:5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