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果老的传说

擅长胎息术,累日不吃的神仙
施言玉

“八仙过海”舞剧中的八仙之一张果老。(大纪元)

    人气: 38
【字号】    
   标签: tags: ,

张果老,盛唐时隐士,长于道术,隐居在恒州条山,经常往来于汾、晋之间。当代传说他有长寿的秘诀,后世传为八仙之一。

张果老经常骑着一头白驴,一天能走几万里。休息的时候就把驴叠起来,薄得像纸一样,放到衣箱中。要骑的时候就用水喷一下,它就又变成活驴了。

开元二十三年,唐玄宗派通事舍人裴晤骑马到恒州迎张果入朝,张果老竟然当着裴晤的面气绝而死。于是裴晤焚香请他活过来,向他述说天子求道的诚意;不多时他就醒了。裴晤不敢勉强他,便驰马向皇上报告。皇上让中书舍人徐峤带着盖有皇帝玉玺图章的信去迎接他。

张果老擅长胎息术,可以累日不吃东西。吃饭的时候只喝美酒,服三黄丸。唐玄宗把他留在内殿,赐他美酒,他推辞说自己连二升也喝不了,但他说他有一个能喝一斗的弟子。唐玄宗听了之后很高兴,叫人把这个弟子召来。不一会儿,一个小道士从大殿的屋檐上跃下,年纪约仅十六七岁,容貌俊美,气质淡雅,上前来拜谒皇上。小道士言词清爽,很有礼貌;唐玄宗赐他坐,张果老说:“这弟子常常侍立在我的身边,不宜赐他座位。”唐玄宗愈看愈喜欢这位小道士,就赐酒给他。小道士足足喝了一斗也没有推辞,张果老就说:“不能再赐了,喝多了会出丑的,那时就让皇上见笑了。”但唐玄宗仍硬逼小道士喝,酒突然从小道士的头顶上涌出来;他的帽子掉到了地上,变成了一个酒坛子盖儿。唐玄宗和嫔妃侍者看了既吃惊又好笑。而小道士早已不见踪影,只见一个金色酒坛子扣在地上;它的容量刚好是一斗。◇(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天台山幽静、奇特的自然环境,吸引著历代众多修炼者来此修行。此外,道教认为天台山是神仙居住的洞天福地,因此其赤城山洞为十大洞天之一,其灵墟洞和司马悔山为七十二福地之一。天台山由此被视为神仙窟宅荟萃之所。
  • 钟离简答道:“济人利物,仁者之心。 你会金丹之道,不用来救度这些灾民,这些道术又有何用呢?”钟离权说:“我可以试一试。”于是取来铜锡之类的金属,放了一些灵药,再用火来焚烧,铜锡皆成金子。于是钟离权把这些金子广布贫民百姓,有千百万家因此而保全性命。
  • 共产党对神佛、对人类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善恶必报是天理,全人类要声讨共产党,八千万亡灵要向共产党讨还血债,神佛要灭掉共产党,共产党岂有不倒之理,岂有不灭之道。
    《九评》是神仙指路,消灭异灵,救度苍生,是神佛慈悲于人的善举。
  • 崂山自古就被誉为“海上仙山”,“神仙之宅,灵异之府”。《史记》记载,春秋战国时期,有一个仙人名叫安期生,在琅琊郡海边以卖药为生,据说他吃的枣子大的象瓜。他后来得道成仙,活了上千年,被称为“千岁翁”。秦始皇东巡琅琊时,曾经召见过安期生,密谈了三天三宿。安期生离开时,给秦始皇留言,“千年之后,求我于蓬莱山下。”后来,秦始皇为了寻找神仙安期生和长生不老之药,曾派方士徐福率人在此登船入海,没有返回。
  • 茅山古代称句曲山、地肺山,又名冈山。因为它山势曲折,像汉字的“已”字,故名句曲山,又名金陵地肺山,道家称“句曲之金陵,是养真之福境,成神之灵墟”。西汉景帝时,有陕西咸阳茅氏三兄弟茅盈、茅固、茅衷来句曲山修炼,同时给当地百姓治病,人称“三茅真人”;后三人得道成仙。人们遂改句曲山为三茅山,简称“茅山”。在道教中,它被列为第八洞天和第一福地。
  • 杨子大哭道:“母病危急,师魂未返,如我离开,谁来守尸。”家人说:“人死了那有复生之理,况且已死了六日,其肺肝必已腐坏,那里还能复生,真是愚啊!我认为你的师父六日了还不归来,有失信之罪。 如果亲人一旦告终,送死不及,那是终生之恨,不如火化他的尸体,速归事奉母亲。 ”杨子听完,一心犹豫。但事已至此,不可兼得,就听了家人所言。
  • 位于江西省樟树市清江县的阁皂山,是武夷山的支脉,绵延二百余里,共有99座山峰,主峰凌云峰海拔807.5米。因其风景优美,颇有灵气,而成为道教灵宝派的祖山。据说由仙人郭真人掌管。
  • 有一天午后,下了一场大雷雨,此时来了一位豆蔻年华的姑娘,长得温柔貌美,她拂了拂身上的雨水,冲进了王居士的家,说:“老先生,可否让我躲一下雨,等雨停了,我就走好吗?”
  • 传说八仙分别代表中国人的男、女、老、少、富、贵、贫、贱等八个方面。八仙所用的法器,合称“暗八仙”,都有一定的含义。张果老所持宝物鱼鼓能占卜人生;吕洞宾的宝剑可镇邪驱魔;韩湘子的笛子使万物滋生;何仙姑的荷花能修身养性;李铁拐的葫芦可救济众生;钟离权的扇子能起死回生;曹国舅的玉板可静化环境;蓝采和的花篮能广通神明。
  • 结婚配对后,中白鹭即使只是短暂分离后的相聚,仍然会对彼此展现许多肢体上很细腻的爱抚、呵护,彼此的伉俪之情可说表露无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