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僮族歌仙传奇:刘三妹(33)

砍藤落水 葬身鱼腹

胡椒粉

刘三妹本是集爱情和山歌于一身的神话人物,俗称“歌仙”。但1959年广西柳州彩调剧《刘三姐》问世后,爱情故事逐渐被“斗争”主线取代。61年搬上银幕后,更把仅存的神话结尾“仙逝”剔除。善良诚实的歌仙被扭曲成了与地主阶级斗争的典范。这部小说想再现这个对爱情忠贞不渝、为人善良宽厚的传奇人物。(图/梦子)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自从白鹤和三妹相继离开宜山后,刘白两家的矛盾有所缓和,小员外好像已经忘了那事,他希望过自己的生活。他另娶了媳妇。只是入门后的媳妇老是生病,请了不少大夫诊治,均未见好转。王员外怀疑是祖坟葬得不好,找了好些人帮忙看风水;王夫人则相信算命先生说的:因为刘三妹还活在人间的缘故。王夫人并没打算放过三妹,总觉得霉运是由三妹开始的。但是要报复三妹谈何容易?一会儿听说她去了苗国,一会儿听说她到了凤山,就是从未听说她回宜山。
“如果见到三妹,我非宰了她不可!”账房佬说,他总是讨好王夫人。
“只要克我媳妇的人还没死,我们家就不会有安宁。”王夫人恶狠狠地说。话音未落,就听到结巴佬大吵大嚷。
“禀,禀,夫,夫人,”结巴佬一边跨进门一边大声说:“刘,刘,刘——”
“流什么,快说!”王夫人不好气地说。
“是刘、刘三姐回,回来了。”结巴佬吃力地说:“这、这是我亲、亲眼看见的。”
真有这么巧?仇人真的回来了!王夫人与账房佬对视。
原来,结巴佬为王家收租,路经东山坟地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很像是刘三姐。结巴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为了确认,他一直躲在树丛后观察,看到她在坟前祭拜的全过程,还听到了她的哭声。
支开结巴佬之后,王夫人低声交待账房佬如何如何,只见账房佬不断地点头,然后出门去了。

三妹确实是回来了。她由凤山一路打听一路北上,不知不觉回到宜山。她要追上小牛,设法截住他,再伺机逃离。谁知道追到宜山,便不知官兵的去向了。
原来,军队到了三岔镇就折向东北而去,根本没经过宜山。而三妹却沿着龙江西行,无意间回到宜山。回到宜山后才知道,母亲已病逝,二哥二嫂变卖了家产,下凤山找三妹去了。
真没想到,三妹北上回到宜山,哥嫂却南下去凤山,双方正好错开了。
回到家乡宜山后,虽然三妹尽量不张扬,不让人知道她回来,但没想到在蓝妈妈领她去祭拜父母那天,她的哭声引起了他人的注意。她的哭声太特别了,像是在唱歌,躲藏在不远处的结巴佬不可能听不出是刘三姐的声音。
也因为刘三妹那特别的哭声,蓝妈妈要她明天一定离开。

遵从蓝妈妈的意愿,第二天一早三妹就启程返回凤山。蓝妈妈并不知道王家有什么动作,只想三妹尽快离开,避免夜长梦多。为安全起见,三妹不走水路走山路,蓝芬送她一段。
今年的夏天提前到来了,太阳照得地上的石片热得发烫,三妹撑著一张芭蕉叶遮阳,蓝芬则头戴一顶尖尖的竹壳帽。两人一边沿着山路,高高低低地前行,一边谈论著三妹梦里的故事。
“苗人都很友善的呀!怎么会害我呢?我的梦也太奇怪了!”三妹自言自语。
“嗨!那只是一个梦而已啦,有什么奇怪嘛。”蓝芬不以为然。
“但是这样的恶梦我天天做。”三妹忧虑重重。
自从小牛走了之后,三妹已经不是经常做恶梦,而是天天做,都习以为常了。梦里不是被苗人追杀,就是遇劫匪拦路。三妹想,以后就算真正遇到土匪,也不会害怕了。
“我从不做恶梦。”蓝芬说起话来滔滔不绝:“我的梦总是很美好的,梦中的仇人最终都会中意上我。有的举著大刀向我逼来,一看到我温柔美丽的脸蛋,就会放下屠刀。”
蓝芬很为自己那甜甜的脸蛋而自豪,但说着说着,她那得意洋洋的表情却开始有了变化,笑容消失了,恐惧渐渐泛到了脸上。对面的刘三妹意识到大事不好,慢慢地,慢慢地转过身来。
哇呀!三个凶悍的苗人男子提着大刀站在面前,蓝芬吓得直哆嗦,两只脚好像生了根似的,一步也移动不了。
但三妹一动不动,大概这种场合在梦里见过多了,见怪不怪。
一位看上去显然是领头的,胡乱地挥着刀。
“我们是冲着她来的,” 领头的指著三妹:“我们来要她的命,与他人无关!”
“要我的命,为……为……为什么?”三妹手上的芭蕉叶滑落到地上,她已无法镇定了,毕竟是死到临头。
“嘿嘿!你在苗国干的事,你以为可以一走了之吗?”领头的冷笑。
“苗国?你们从苗国来?”三妹问。但这几个苗人却没有一点苗人的口音。在大苗山住过的刘三妹,是区别得了是不是苗人的。
“但你怎么可以为了杀我,而不和苗人一道抵抗外敌呢?”三妹见苗人没有作答,三妹又问。
“抵抗外敌?抵抗什么外敌?”领头的显然不知情。
“汉人的官兵已经开往大苗山,要攻打苗人,你们怎么不知道?”三妹提高嗓门。
就在大家疑惑之际,领头的叫了起来:“别听她的,给我上!”
苗人们举刀逼来,三妹一步步后退,最后已无路可退,身后是悬崖。三妹转身往下看,是茂密的树藤,隐隐约约可见到山下的下枧河水。三妹回头面对逼近的凶汉,再转身看看悬崖下,十分恐惧。她大叫一声,纵身一跳。在凶悍的苗人和河水之间,三妹选择了河水。但不幸的是,她整个人都被茂盛的树藤托住,掉不下去。几位凶汉就在面前。三妹摇晃着身体拼命往下沉,但树藤太繁茂,三妹“沉”了一段就沉不下去了。领头的俯身去砍三妹,够不着,再砍,还是够不着,领头的想了想,奸笑一声,举起大刀砍向山藤。
在领头的带领下,另外两个苗人都俯身砍山藤,眼看着山藤被一根根砍断,三妹恐惧到了极点。
“不!不要这样!救命啊!救命啊——!”三妹拼命叫喊,但这一次却没有奇迹发生,诸如自己昏倒或者对方倒地什么的。只是在朦胧之中仿佛见到领头的打了个踉跄,含含糊糊说了句“见鬼的!”之后,继续挥刀砍向山藤。
三妹停止了叫喊,闭眼等待着可怕的一刻到来。
“哗啦”的一声,山藤被砍断了,三妹随着山藤掉下深渊。领头的望着悬崖下的下枧河哈哈大笑,怕水的刘三妹这下必死无疑了。

蓝芬拖着沉重的步子向村里挪,刘三姐死啦!多么的可怕!亲眼看到了刘三姐被砍藤落水的全过程,蓝芬感到极度恐惧。
就在蓝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挪著双腿往回走,途经王府时,突然,她又看到了那三位“苗人”,正在王员外的后门石狮子边脱衣穿衣,他们是在脱掉苗服,穿上汉服。他们在干什么?怎么会在这里?
正想着,王家的后门开了一个缝,三位苗人通过这个门缝,各自领到了一包东西就消失在夜幕中了。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5-10 11:4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