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僮族歌仙传奇:刘三妹(34)

是人还是鬼

胡椒粉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再说那刘三妹,被砍藤落水时重重地摔在一棵树叉上。奇怪,她并不觉得疼,恐惧也消失了。一转眼,树叉变成了一双手臂。三妹发现自己横在一位老道仙人的双臂上,他就是上次梦里的道人。
“你吃尽了苦头,该还的债都还了,可说是俗缘已尽,足可成仙去了。”道人笑着说。
“你说什么?——还债?——成仙?”三妹大惑不解。
“是的,成仙!你本来的根基不错,但因为你太执著于情!所以你得到的果位不会很高。”道人说:“不过你现在暂不能走,姑且给你一段完了大事的时日。”
“什么?大事?”三妹不明不白。
“用足你的善心和天赋的歌喉,唱尽人间正善的歌律。”道人说。
说话间,三妹坐在一大团飘在水面的树藤上。她看看周围,道人不见了,只有茫茫江水,一条红色鲤鱼正游走。莫非又是一场梦?

下枧河由北往南流,汇入龙江,折向东面,下游便是柳江。盛夏的柳江,水面较宽,水流喘急。但流经鹞鹰洲后,江水渐渐平缓,进入“九曲柳江”。水流到这一段,就像镜面一样平静。江的北面就是柳州城,江的南面有许多村庄,其中最小的是龙潭村,村民多是以打渔为生。
在柳江上打渔,多是一人一小艇,撑一竿就到了江中心,撒开网就捕鱼,有收获就早收工,没收获就晚收工,倒也自由自在。

有一位老渔翁,个子不高却十分壮实,头发胡子都非常凌乱。他在柳江上风风雨雨几十年,对鱼群的活动了若指掌,每天必有收获。有人说他甚至听得懂鱼说话。但是今天有点奇怪,已过了中午,老渔翁仍然是一无所获。

奇怪,今天和往日没有什么不同,只是雾大了一点,雾大鸟不飞!哪有雾大鱼不游的道理?大家纷纷把船停在江岸。

“真是不可思议!”老渔翁对年轻的同行说:“喂!瘦子,今天捕不到鱼,都是因为你今天不唱歌的缘故。”
“漏了个洞,怎么唱?”瘦渔夫正低头补船的漏洞。
“船漏洞,又不是嘴漏洞,怎么唱不了?”老渔翁笑着说:“不要补了,我教你一个办法,船头漏了洞,就在船尾凿一个洞,船头进的水,就从船尾流走。”
“我看哪,连凿洞都免了,就由它进水,打渔人谁会不湿呢?”另一位胖渔夫插话。
“你不用担心,当你的船装满水时,你早就收了几网鱼了。”
“到时候我们会一边唱歌一边送你回家的。”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笑个不停。
江面上的雾越来越大,江两岸的秀丽山峰时隐时现。突然,有歌声传来,十分优美,穿透云雾:
如果这个梦还实现不了,
为何不让我赶快醒来时候还早。
如果这个梦注定实现不了,
就让这个梦永远做下去直到天荒地老。
歌声在天地间往返,在乡村中回荡,村里的人跑出屋外,跑向江边,寻找着歌声的来源,人们议论纷纷:
“谁唱歌这么好听?”
“哪里来的歌声?”
“刚才在山那边传来,现在好像到了下游。”
“好像还在江面上。”
“雾太大,看不清。”
“这歌声怎么会从江中传来?莫非是沙角水鬼?每年的这个时候都要一两条人命,今年它还没开荤呢!”瘦渔夫神经兮兮。
“我看今天有点不对头,全天都打不到一条鱼。”胖渔夫说:“恐怕真是水鬼在作怪!水鬼总是在大夏天出入。”
“我、我回去了,我觉得会出事。”瘦渔夫撑船走了。
“我、我、我们也走吧。”胖渔夫也胆战心惊。
“我想去江中心看一看。”老渔翁若无其事。
“你,你,你,你发疯了,要去你自己去,我、我也走了。”胖渔夫匆匆撑船走了。
老渔翁稍微犹豫了一会之后,小心翼翼地驶船向江中心去。他以极慢的速度穿过薄雾,朦胧中见到一个女孩,坐在一堆漂浮在水上的杂草树藤上。老渔翁忐忑不安,又惊又疑,不敢划近。女孩并不察觉,只因专注于唱歌。
犹豫再三后,老渔翁鼓起勇气,将船划近。女孩一惊,疑惑地望着老渔翁。
“小、小、小妹仔,请问你是人还,还,还是鬼?”
“当然是人,鬼会唱歌吗?”
“是人?是人早就沉到江底了!”老渔翁疑惑地用船桨捅了捅树藤,差点连人都掉下去。
“如果我站起来,是会沉到江底去的。”女孩有气无力。
“小妹仔,如果你真的是人,上我的船来暖暖身子;如果你是水鬼,请你不要害我,我是一位行善积德的人。”见女孩没有反对,老渔翁伸出手:“来,上船!”
老渔翁吃力地将女孩“拖”上了船,刚把她放下,她就瘫倒下来,老渔翁再次将她扶起才发现,女孩根本站不起来。大概长时间泡在水里的原因,她的双腿严重皮皱,白无血色,只能半躺在船里。
“你从哪里漂来?”老渔翁将她扶正靠着船沿。
“上游。”女孩的声音有气无力。
“上游?”老渔翁十分吃惊:“我当然知道是上游,看你的样子好像漂了几天几夜了。”
“嗯!”声音微弱。
“你的腿就这样一直泡在水里?”
“嗯!”声音更微弱。
“那你靠什么活着?”
“山歌!”回答几乎听不见。
“什么?山歌?”老渔翁不解地再看她一眼,女孩已经昏过去。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5-12 11:4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