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卫金桂:章太炎折腾袁世凯

卫金桂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5月8日讯】中国的文人没有比北洋军阀统治时期牛气过。这种牛气,除了取得新文化运动那样的成就,也表现在政权和强权对文人的宽容。不论是新文化精英对北洋政府的公开抨击,还是文人对包括全国最高首脑的折腾,都反映出文人很牛气的这一点特征。同时,也正因为政权对文人的宽容和放纵,才使那个时代的文化和思想取得了闪亮成果。章太炎大闹总统府折腾袁世凯就是一例。

1913年秋,正在度蜜月的章太炎应共和党之邀从上海到达北京,参与政治,遭到袁世凯的软禁。此时的袁世凯已经派人刺杀了宋教仁,刚刚镇压了二次革命,势力如雷霆万钧之势。章太炎本为名士,嘴巴又不关门,同时还参与谋划过反袁的二次革命,袁世凯对他防备乃理所当然。

章太炎到北京后被袁世凯羁留,心头大为不快,致书欲问究竟,袁世凯装聋作哑不予置理,章太炎心情非常郁闷。他的学生钱玄同上门探望,见老师气成那样,与兄长、总统府顾问钱恂商量此事,打算特设一个文化机构,由政府出资,让章太炎负责。一则可以做学问,二则安慰章。由于钱恂面情有限,遂托农商总长张謇出面办理。他与章太炎谈论此事,取得同意,决定设立弘文馆,主要编纂辞书。工作人员有其门生钱玄同、马裕藻、沈兼士、朱希祖等等,弘文馆同时也就成了章门师生探讨学问的机构。

张謇将此事告诉袁世凯,袁说只要章太炎不离开北京,设置机构和款项都不成问题。答应拨给专款几千元和每月的常规费用若干。可袁世凯口头应诺后没有立即兑现,章太炎又生气了,整日饮酒大骂,欲离京南下。1914年正月初七早晨8时,章太炎穿一件油乎乎的羊皮袄,脚穿烂鞋子,手拿羽毛扇不停晃荡,手里提着只不知什么勋章,闯进总统府接待室,歪歪斜斜靠在大椅子上,态度极其傲慢。传话的人一告诉袁世凯,说进来了一个疯子,袁决定不见,章便一直待到天黑,还说要拿行李来这里值班。恰在此时,听传话的人说袁世凯延见某次长,章太炎大骂说这次长只不过一个小孩子,凭什么袁见他不见自己?卫兵请他骂人低声点,章端起茶碗直接朝他砸过去。他被架入马车,轮流在几个地方囚禁。

被囚的章太炎钱花光了,就绝食。袁世凯怕落个“逼死国学大师”的恶名,只好放出他。但依然不同意他出北京,答应月供500大洋,另加 500大洋,作为他从上海到北京的搬家费用。可章太炎认为袁世凯靠不住,给妻子写纸条,阻止她北上。袁没办法,托人给章找了宽敞的大宅子,派仆役十几个伺候和监视他。章太炎让弟子、北大教授黄季刚亦住此处。不料军警暗中逐黄,章太炎再度绝食,而且拒绝生炉子,开窗躺在冬日的顶风处,决意自毙。幸亏此时女儿来京,章看着孩子心生眷念,开始进食,免于一死。袁世凯每月依然供给章500大洋(经克扣他只得300大洋,后克扣之事被揭穿,每月实得500大洋。)

据史料载,袁世凯囚禁章太炎期间,章在几案上到处写上袁世凯三个字,每天狠狠敲打,而且写上“死尔”两字赠人,到1915年干脆写上“明年祖龙死”。第二年袁世凯果然死了。袁死后章太炎说:袁世凯还是很不错的人,我戳着他眼珠子骂他,他熟视无睹。现在的人听到有人在背地里议论自己,都恨不得弄死他们,谁敢当面揭短?别说痛骂了。

章太炎真是抓住了问题的根本。官员可以置文人于死地;可以剥夺他们的人身自由和饭碗;可以制造形形色色的罪名迫害他们。而文人对官员,哪里奈何得他们?章太炎狂狷无忌,前提是袁世凯对他的包容,如果没有这一条道德作保障,章疯子要么死去要么举白旗投降,还哪里可能有文人之行?文人无行的前提是官员无德。(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9-05-08 8:0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