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线上挣扎的北韩小难民(3)

作者/摄影:白帆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养家的琴童

在湖北省武汉市,有一条因颇具“俗文化”特色而小有名气的小街——吉庆街。每当夜幕降临时,这里的大排档夜市就开始热闹起来,而孩子们的拉琴买药称得上是这里特色中的“特色”。

一如往常,天刚抹黑,琴童们就穿梭在人群里、拍档间。他们的琴头上都挂着一个小牌子,牌子上写着:《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康定情歌》、《梁祝》等一些爱情主题的曲目,拉一曲5元,食客们高兴时可多给。

这些孩子们来自于北韩的平壤、南浦、开城等大城市,他们的父母都受过较好的教育,是北韩难民中文化精英。由于没有身份,不懂华语,他们找不到与文化相关的工作,擦皮鞋、捡垃圾是他们唯一的选择。因此,在很多拥有琴童的家里,一家人几乎全靠孩子养著。

雨夜,北韩琴童们聚在一起,准备“登场”。他们像大人们对待正式工作一般天天劳作,只是他们晚出早归,与常人的作息时间正好相反。一般下午4点琴童才起床。女孩子站开工前,总会被妈妈仔细地打扮一番,希望站在“同行”中,能够更加夺目,赚到更多的钱。


随着拉琴卖艺的人的增多,顾客们对他们的司空见惯,孩子之间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每个孩子都渴望能够多赚一点,回家讨到大人的欢心,但年龄小一点或者技艺好一点点孩子,才更能赢得顾客的更多赏光。然而,随着成年卖艺人的加入,大人们的吹拉弹唱,往往把这群弱小的琴童挤到一边去了。讨生活动艰辛,日渐在他们面无表情的脸上或者干涩的琴声中流露出来。

深夜两点,琴童在餐桌旁拉琴乞讨,养活一家人。她的收入是二十元到三十元人民币。


又有一批食客落座,琴童飞跑过去抢生意。


几乎日不停歇的工作,给这些还未成年的孩子们带来了旁人无从体验到辛劳和疲惫。如果饿了,就躲在一边犄角旮旯的地方,随便填塞一点干粮,如果晚上遇到刮风下雨,也不能停歇,只要还有客人,就要顶风冒雨地拉琴。如果有一天赚到的钱多,她也会很开心地笑笑。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夜半,正在吃干粮的小琴童眼里闪动着泪花,那难受而隐忍的眼神,仿佛压抑著很多心思。虽然,她还不知道这光阴若逝的童年,是否只能如此度过。

高精度图片

直到每天凌晨四时许,曲终人散,天已露白,吉庆街夜市准备打烊收摊,他们才拖着疲惫的小身躯往家走……对他们来说,未来是不存在的,因为未来跟现在没有什么两样:就是维持根本的生计。

高精度图片

中共当局不管不问 遣返者的遗孤

2001年3月,北韩政府拒绝接受中韩混血儿的遣返,其边防部门为节省签定血统的开支,明文禁止接受0到15岁的儿童遣返回国。因此,遣返者滞留在中国境内的遗孤遽增;而中共当局不管不问,自生自灭的政策,使这些失去家庭庇护的孤儿们陷入绝境。

位于中国吉林省老爷岭的一个北韩难民的自然村里,有33个3岁至12岁的遗孤。他们父母、哥哥姐姐在一个清晨被中共公安全部抓捕遣返。四个月后,我闻讯前去采访,孩子们仍是惊恐未定。他们看见我便四处奔逃,面对我友好的呼唤、食物和微笑,没有一个孩子敢开口与我说一句话。

高精度图片

失去了父母,便失去了庇护。四个月中,33个孤儿有2个病死,11个被人口贩子强行拖走,不知去向。

高精度图片

附近的坏人也来趁火打劫,将孤儿们遮风避雨的土屋,拆得只剩下一段残垣只能给他们留下一点对家依稀的感觉。

李真爱(左后一)北韩两江道人,她12岁时父母被遣返回国,为了生计,她被迫“嫁”给一个60多岁的中国人做“二奶”。三年后,中国“老公”去世,她改行做“三陪小姐”(暗娼);这期间,她先后收留了5个来自两江道同乡的遗孤。尽管生活十分艰辛,常常吃不饱饭,但比起老爷岭的遗孤们,这五个孩子是幸运的;他们毕竟有了一个家,能在李真爱身边寻找到安全感,找到了被当作人看的尊严。

高精度图片

李真爱与她5个“孩子”在家门口的合影。

高精度图片

李真爱一边休息,一边处罚两个不听话的孩子。在她租住的破屋里,她的家破烂不堪,家产总值不足三百元人民币。

高精度图片

对这些孤儿们而言,往日一家团聚的幸福生活,如今已成了对一张张老照片的回忆。其实,就连现在的这个家也注定要成为一种回忆;因为李真爱已进入北韩接受遣返的标准,她随时都将面临被中共公安抓捕的危险。

高精度图片

2004年的春天,家住中国吉林省安团县福满屯的劳秀玉因不能生育,用600元人民币买了一个北韩男婴给自己当儿子。到了夏天,男婴的两个姐姐主动找上门来,愿意一分钱不要,给她当女儿。起初,因家境贫寒,养活不了三个孩子,老公劝她放弃收养。后来,但他们知道姐妹俩的父母已被遣返回北韩时,他们的心软了……消息传出后,常有北韩遗孤找上门来。2006年秋天,劳秀玉“被迫”收养了第十名遗孤后,只得带上年迈的老母亲举家逃离已经一贫如洗的老家,来到湖北省公安县,用买房子的钱租下了六亩水稻田,希望收获的稻米能填饱全家人的肚皮。

为了拍这张全家福照片,劳秀玉和她的老公及十个收养的孩子都穿上了最鲜亮的衣服,整整打扮了两个小时。老母亲因为找不到一件像样的衣服被留在了屋里。这张唯一的全家合影,后来被当作艺术品,高高的挂在正对大门的墙上。

高精度图片


劳秀玉和五个最小孩子一同就寝,无论初夏秋冬,她们永远盖这床旧棉被。

高精度图片

稻米尚未收获,勤劳和半饥半饱的日子已经抹光了她们的笑容。

高精度图片


村里的孩子们都鄙视这些又穷又脏的北韩“流浪狗”,没有人和他们玩耍。因此,猪、牛等家畜是他们唯一的玩伴。

高精度图片

若日子难捱。就连年近七十的老母亲的情绪也日益烦躁,她经常用铁链拴住调皮捣蛋的孩子,将他们关在猪圈里,她从心里狠透这些把家吃穷了的孩子。孩子们也怕她。

高精度图片

不知是谁,又把一个婴儿送到劳秀玉的门口。劳秀玉一脸忧愁的对我说:“现在全家人连红薯稀饭都吃不饱,叫我拿什么养她?”

高精度图片

我问劳秀玉:“这十年里遇到过多少个你无力收养的孩子?”她说:“有五六十个吧。”我又问她:“这些孩子都上哪去了?”她含着眼泪告诉我:“政府不管。都让人贩子带走了,买了。”(未完待续)

高精度图片

刚刚用右手签属了联合国人权宣言的中共当局,又用左手签发了迫害北韩难民的下属文件。这个对昨天的诺言过于明目张胆的背信弃义,再一次向世人说明了:这个政权毫无诚信可言。以下中共有关北韩难民的机密文件:

高精度图片
高精度图片

高精度图片
高精度图片

高精度图片
高精度图片

高精度图片
高精度图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国吉林市近郊的大转弯,有个垃圾填埋场,远远地就能闻到从那里散发出来的阵阵臭气。在夏天,那种气味更让人恶心。那里是蚊蝇的天堂和拾荒者的家园。可是,谁又会想到,那里还是一群北韩娃娃的游乐场呢?这些孩子多则2、30个,聚在这里嬉笑打闹,到了该读书的时候却无书可读,有的孩子就和自己的父母住在垃圾场里的窝棚内,他们很怕生,见到陌生人经过,就会立刻一哄而散。
  • 1996年持续至今的北韩大饥荒,导致近150万北韩饥民逃至中国。丧尽天良的中共陆续将近90万难民抓捕,遣返北韩。北韩则以叛国罪将这些饥民枪决或送入劳改营。严酷的现实,逼使滞留在中国的北韩人一次次以命相搏,冲闯外国驻华使馆,以求一线生机。

    这是一群在死亡线上挣扎的生灵,他们追求的仅是活命的一饭一食,他们不会写作,不会呐喊,中外媒体也很少提到他们,他们就像一群无声的鱼,只求从网眼中逃生。

  • (大纪元记者叶恩婕编译报导)自1990年中期,在北韩一场饿死百万人的饥荒中,成千上万的北韩人开始逃离家园,这些人被称为“脱北者”(从北韩脱逃者)。根据最近的人权报告指出,这些“脱北者”逃到中国后,处境依然不安全,也没有身份,妇女甚至被当成牲畜般买卖。
  • 【大纪元6月4日讯】(大纪元记者唐寅芝加哥报导)北韩6月4日将审判今年三月在中韩边界采访北韩难民时被抓捕的两名美国记者。她们是美国旧金山时事电视网(Current TV)的华裔女记者凌志美(Laura Ling)和韩国裔女摄影记者李云娜(Euna Lee)。6月3日傍晚,芝加哥南华埠数个社团响应Brendan Creamer在Facebook上发起的号召,加入纽约、华盛顿、芝加哥、波特兰、奥兰多等六个城市,在华埠广场为二人举行烛光祈福晚会。
  • 北韩6月4日将审判今年三月在中韩边界采访北韩难民时被抓捕的两名美国记者。她们是美国旧金山当前电视网(Current TV)的华裔女记者凌志美(Laura Ling)和韩国裔女摄影记者李瑜娜(Euna Lee)。5月21日,洛杉矶近百位热心人士响应Brendan Creamer在Facebook上发起的号召,加入纽约、华盛顿、芝加哥、波特兰、奥兰多等六个城市,在回音公园(Echo Park)附近为二人举行烛光祈福晚会。
  • (大纪元记者亦平华盛顿DC报导) 5月2日中午12点,美国华盛顿的人权团体在新建的中国驻美大使馆前抗议中共遣返北韩难民。 逃到中国的北韩难民的处境近来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
  • (大纪元记者周亦菲法国报导)利用运载火箭发射卫星之后北韩政权及它的人权问题再次引起关注。4月27日,法国记者无疆界在法国新闻制作学校(ESRA)召开了题为“北韩之夜”的人权问题研讨会,会议中播放了独立制片人Alexandre Dereims的记录片“HAN,自由的代价”并讨论了被践踏的北韩人权问题。
  • (大纪元记者孔美英韩国首尔报导)随着美国神韵国际艺术团抵韩掀起的神韵热,连日来吸引了政界名流、文艺界人士纷至沓来,慕名前来欣赏。逃北人团体总联合会会长韩苍权观看了2月7日晚上在首尔的第五场演出后赞叹:“这是一场非常美丽、纯净而真诚的演出。基于五千年中华神传文化传承下来的中国古典舞,所展现出来的高难度技巧和舞蹈真是令人震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