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线上挣扎的北韩小难民 (5)

/摄影:白帆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学杂技的孩子

在中国山东聊城的少儿杂技培训基地,有一群来自北韩难民的孩子,他们最小的才4岁,最大的也不过15岁。他们都通过了严格的体检和考试,又交了5000元人民币的生活费,到这里学习杂技,这是因为聊城当局出台了一项新的政策:凡是能在培训基地毕业的小难民,均可领到聊城的居民身份证,并享受与中国演员同等的待遇。

入学前,家长和孩子都与训练基地签定按了红指印导合同。合同规定:年满16岁方可毕业;培训期间的一切演出收入归训练基地所有;训练中生病伤残者由家长将其领回,最高赔偿不得超过5000元人民币等等。面对如此苛刻的条件,这些孩子的父母只求将来能学到这一本事,孩子也能养活自己,跳出难民的绝境。

这些孩子也深知这个道理,在这里学习,就显得格外懂事,不仅课堂上刻苦炼功,连平常的休息时间也不放松……因为学成后,只有优秀的学员才有资格进入杂技团,也才算得与杂技团有缘。“超常神奇和艰难异能”是中国杂技艺术特色,因此,残酷而危险的训练时必不可少的,这也是培训基地找不到中国学生的主要原因。

每天清晨5:30,天才濛濛亮的时候,一群4至15岁的孩子就开始一天的训练了。

高精度图片

倒立训练,每天四次,每次一个小时。

高精度图片

每一天,这些孩子都要在老师严格的指导下接受训练14个小时,拿顶、跟斗、形体、压腿、开跨以及节目的训练……一天下来,筋疲力尽,其中有些孩子早上醒来才知道自己尿了床。数十位老师都盼望自己的学生有出息,要求往往甚为严苛,学员动作做不好,老师便禁不住怒骂,经常要施展一下教棍。老师常对孩子们讲:“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杂技是真功夫,不苦练,哪能成器?”
钻桶训练。

高精度图片

开跨训练。

高精度图片

柔术的下腰训练。

高精度图片

北韩难民的这些孩子成熟的早,或者说是懂事的早,炼功都刻苦认真,无论在宿舍,或者是在玩耍的时候都不忘炼功。
玩牌不忘炼功。

高精度图片

休息时相互交流技术。

高精度图片

临睡前再练一下。

高精度图片

“功夫不负有心人”。如今,已经有四个小姐弟拿到了中国身份,并出人头地。踏车顶碗的绝技训练。

高精度图片

这些深陷的难民孩子,在培训基地的训练背水一战,他们渴望能通过自己的拚搏脱离难民行列,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也让世界知道他们的存在。

训练很久的节目被批准参加演出,他们闻讯后欣喜若狂。

高精度图片

换了新衣服,兴高采烈地奔向开往剧场的车辆。

高精度图片

第一次参加演出,按耐不住喜悦的心情,怀着梦想在后台独自悄然起舞。

高精度图片

没有人计算过,在中国众多的杂技团里到底有多少北韩孩子。在破旧的两炼功房里,面对斑驳的玻璃镜,忍受着教辊的抽打,压腿、下腰、倒立……步履艰难的走向梦想,也没有人知道,有多少北韩孩子在训练过程中倒下,带着破碎的梦想和伤残的身躯,重新回到难民生活的绝境。没有人关心他们的存在,因为他们是“北韩流浪狗”。

边走边坚持训练,他想试试,自己到底能走多远?!(未完待续)

高精度图片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2007年的一个冬天,在中国吉林省长白山区的一个偏僻的北韩难民居住村里,我暮然发现一面土墙上写了这样一幅标语:“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当时我楞住了,呆呆地凝视着那幅标语,心中顿时升起一种无法言状的情怀,我难以想像那些半饥半饱的难民,用什么方法去冲破北韩人不能在中国上学的命运?
  • 雨夜,北韩琴童们聚在一起,准备“登场”。他们像大人们对待正式工作一般天天劳作,只是他们晚出早归,与常人的作息时间正好相反。一般下午4点琴童才起床。女孩子站开工前,总会被妈妈仔细地打扮一番,希望站在“同行”中,能够更加夺目,赚到更多的钱。
  • 中国吉林市近郊的大转弯,有个垃圾填埋场,远远地就能闻到从那里散发出来的阵阵臭气。在夏天,那种气味更让人恶心。那里是蚊蝇的天堂和拾荒者的家园。可是,谁又会想到,那里还是一群北韩娃娃的游乐场呢?这些孩子多则2、30个,聚在这里嬉笑打闹,到了该读书的时候却无书可读,有的孩子就和自己的父母住在垃圾场里的窝棚内,他们很怕生,见到陌生人经过,就会立刻一哄而散。
  • 1996年持续至今的北韩大饥荒,导致近150万北韩饥民逃至中国。丧尽天良的中共陆续将近90万难民抓捕,遣返北韩。北韩则以叛国罪将这些饥民枪决或送入劳改营。严酷的现实,逼使滞留在中国的北韩人一次次以命相搏,冲闯外国驻华使馆,以求一线生机。

    这是一群在死亡线上挣扎的生灵,他们追求的仅是活命的一饭一食,他们不会写作,不会呐喊,中外媒体也很少提到他们,他们就像一群无声的鱼,只求从网眼中逃生。

  • (大纪元记者叶恩婕编译报导)自1990年中期,在北韩一场饿死百万人的饥荒中,成千上万的北韩人开始逃离家园,这些人被称为“脱北者”(从北韩脱逃者)。根据最近的人权报告指出,这些“脱北者”逃到中国后,处境依然不安全,也没有身份,妇女甚至被当成牲畜般买卖。
  • 【大纪元6月4日讯】(大纪元记者唐寅芝加哥报导)北韩6月4日将审判今年三月在中韩边界采访北韩难民时被抓捕的两名美国记者。她们是美国旧金山时事电视网(Current TV)的华裔女记者凌志美(Laura Ling)和韩国裔女摄影记者李云娜(Euna Lee)。6月3日傍晚,芝加哥南华埠数个社团响应Brendan Creamer在Facebook上发起的号召,加入纽约、华盛顿、芝加哥、波特兰、奥兰多等六个城市,在华埠广场为二人举行烛光祈福晚会。
  • 北韩6月4日将审判今年三月在中韩边界采访北韩难民时被抓捕的两名美国记者。她们是美国旧金山当前电视网(Current TV)的华裔女记者凌志美(Laura Ling)和韩国裔女摄影记者李瑜娜(Euna Lee)。5月21日,洛杉矶近百位热心人士响应Brendan Creamer在Facebook上发起的号召,加入纽约、华盛顿、芝加哥、波特兰、奥兰多等六个城市,在回音公园(Echo Park)附近为二人举行烛光祈福晚会。
  • (大纪元记者亦平华盛顿DC报导) 5月2日中午12点,美国华盛顿的人权团体在新建的中国驻美大使馆前抗议中共遣返北韩难民。 逃到中国的北韩难民的处境近来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
  • (大纪元记者周亦菲法国报导)利用运载火箭发射卫星之后北韩政权及它的人权问题再次引起关注。4月27日,法国记者无疆界在法国新闻制作学校(ESRA)召开了题为“北韩之夜”的人权问题研讨会,会议中播放了独立制片人Alexandre Dereims的记录片“HAN,自由的代价”并讨论了被践踏的北韩人权问题。
  • (大纪元记者孔美英韩国首尔报导)随着美国神韵国际艺术团抵韩掀起的神韵热,连日来吸引了政界名流、文艺界人士纷至沓来,慕名前来欣赏。逃北人团体总联合会会长韩苍权观看了2月7日晚上在首尔的第五场演出后赞叹:“这是一场非常美丽、纯净而真诚的演出。基于五千年中华神传文化传承下来的中国古典舞,所展现出来的高难度技巧和舞蹈真是令人震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