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线上挣扎的北韩小难民 (6)

白帆 撰文、摄影
    人气: 22
【字号】    
   标签: tags:

丢丢的故事

在山东聊城杂技培训基地,丢丢因为从小失去了父母,无人看管,所以杂技团给他取名:丢丢。

丢丢是中韩混血儿,母亲是来自北韩平安北道东古里的难民,我2007年5月19在中国吉林省山镇中韩边境的遣返站里认识了丢丢和他的母亲。丢丢是他母亲给中国老头当“二奶”生下的孩子,当他母亲被抓捕遣返时,中国老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由于丢丢的身体出奇的柔软,是学习杂技难得一见的好材料,杂技培训基地决定收留这个无法遣返的孩子。


母子分离的时刻到了,中方警员拉开母亲抱着孩子的手臂。此时的丢丢并不知道这是永远的分离。因为妈妈哄他说:妈妈去商店,给他买玩具,一会儿就回来……

高精度图片

母亲在中方警员的押送下向北韩走去,忍不住失声痛哭。


丢丢跟着杂技老师走向新生活;那年,他刚满4岁。

高精度图片

四个月以后,有人告诉我:丢丢在训练中不幸负伤。我去医院看他,那情景让我大吃一惊。

在聊城市人民医院的特护病房里,丢丢奄奄一息地躺在病床上,他身上打面积烧伤,门牙被打掉两颗,鼻子缺损,头上有一条长长的裂痕,口腔溃烂,全身很难找到一块完好的皮肤。其惨状令在场人员不禁其然泪下,这是2007年9月22日上午11时。

高精度图片

那么是谁使这个四岁的幼童落到如此悲惨的境地呢?经调查,2007年6月丢丢在高空翻阅的训练中跌伤了右腿,培训基地为了节省医药费,以每月300元人民币的价格将丢丢寄养在教员王福,王凤妹的家中疗伤。有一天,王凤妹叫丢丢去给她12岁的儿子王魁打水洗脚,丢丢不慎打翻了开水瓶,烫伤了王魁的双脚,从此,狠毒的三人记恨在心,将无辜的孩子作为泄愤对象,捆绑,踢打,火机烧,烟头烫……一个多月后,丢丢被折磨的遍体鳞伤,他们的人性完全泯灭在狂躁的虐待之中。最后,为了怕丢丢死在家中,他们才将孩子送进了医院。

高精度图片

我曾责问过医院的保卫科:这么严重的虐待伤害案为什么不报案?保卫科答复我:报了。但公安局说北韩难民的事他们不管。

高精度图片

在治疗过程中,丢丢很少哭泣,护士心疼地抱住他,他便会喃喃地念著:“妈妈,妈妈……”

高精度图片

经过两个多月的精心治疗,丢丢日渐康复。虐待他的三个坏人没有受到丝毫惩罚,因为中国法律不保护北韩难民。小丢丢无家可归,只能再次回到杂技培训中心,他虽然捡回了一条性命,可心灵的创伤如满身的伤疤一样难以抹掉,丢丢经常会从恶魔中惊醒,他怕火,怕黑,怕被坏人带走……他未来的生活又会怎样呢?

高精度图片

他们就像网中的鱼,无论怎样挣脱也逃不脱任人宰杀的命运。

高精度图片

他们的挣扎是那么的徒劳无力,那么无声无息:人民看不见,也听不到:因为没有人关注他们,因为他们太弱小。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中国山东聊城的少儿杂技培训基地,有一群来自北韩难民的孩子,他们最小的才4岁,最大的也不过15岁。他们都通过了严格的体检和考试,又交了5000元人民币的生活费,到这里学习杂技,这是因为聊城当局出台了一项新的政策:凡是能在培训基地毕业的小难民,均可领到聊城的居民身份证,并享受与中国演员同等的待遇。
  • 2007年的一个冬天,在中国吉林省长白山区的一个偏僻的北韩难民居住村里,我暮然发现一面土墙上写了这样一幅标语:“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当时我楞住了,呆呆地凝视着那幅标语,心中顿时升起一种无法言状的情怀,我难以想像那些半饥半饱的难民,用什么方法去冲破北韩人不能在中国上学的命运?
  • 雨夜,北韩琴童们聚在一起,准备“登场”。他们像大人们对待正式工作一般天天劳作,只是他们晚出早归,与常人的作息时间正好相反。一般下午4点琴童才起床。女孩子站开工前,总会被妈妈仔细地打扮一番,希望站在“同行”中,能够更加夺目,赚到更多的钱。
  • 中国吉林市近郊的大转弯,有个垃圾填埋场,远远地就能闻到从那里散发出来的阵阵臭气。在夏天,那种气味更让人恶心。那里是蚊蝇的天堂和拾荒者的家园。可是,谁又会想到,那里还是一群北韩娃娃的游乐场呢?这些孩子多则2、30个,聚在这里嬉笑打闹,到了该读书的时候却无书可读,有的孩子就和自己的父母住在垃圾场里的窝棚内,他们很怕生,见到陌生人经过,就会立刻一哄而散。
  • 1996年持续至今的北韩大饥荒,导致近150万北韩饥民逃至中国。丧尽天良的中共陆续将近90万难民抓捕,遣返北韩。北韩则以叛国罪将这些饥民枪决或送入劳改营。严酷的现实,逼使滞留在中国的北韩人一次次以命相搏,冲闯外国驻华使馆,以求一线生机。

    这是一群在死亡线上挣扎的生灵,他们追求的仅是活命的一饭一食,他们不会写作,不会呐喊,中外媒体也很少提到他们,他们就像一群无声的鱼,只求从网眼中逃生。

  • (大纪元记者叶恩婕编译报导)自1990年中期,在北韩一场饿死百万人的饥荒中,成千上万的北韩人开始逃离家园,这些人被称为“脱北者”(从北韩脱逃者)。根据最近的人权报告指出,这些“脱北者”逃到中国后,处境依然不安全,也没有身份,妇女甚至被当成牲畜般买卖。
  • 【大纪元6月4日讯】(大纪元记者唐寅芝加哥报导)北韩6月4日将审判今年三月在中韩边界采访北韩难民时被抓捕的两名美国记者。她们是美国旧金山时事电视网(Current TV)的华裔女记者凌志美(Laura Ling)和韩国裔女摄影记者李云娜(Euna Lee)。6月3日傍晚,芝加哥南华埠数个社团响应Brendan Creamer在Facebook上发起的号召,加入纽约、华盛顿、芝加哥、波特兰、奥兰多等六个城市,在华埠广场为二人举行烛光祈福晚会。
  • 北韩6月4日将审判今年三月在中韩边界采访北韩难民时被抓捕的两名美国记者。她们是美国旧金山当前电视网(Current TV)的华裔女记者凌志美(Laura Ling)和韩国裔女摄影记者李瑜娜(Euna Lee)。5月21日,洛杉矶近百位热心人士响应Brendan Creamer在Facebook上发起的号召,加入纽约、华盛顿、芝加哥、波特兰、奥兰多等六个城市,在回音公园(Echo Park)附近为二人举行烛光祈福晚会。
  • (大纪元记者亦平华盛顿DC报导) 5月2日中午12点,美国华盛顿的人权团体在新建的中国驻美大使馆前抗议中共遣返北韩难民。 逃到中国的北韩难民的处境近来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
  • (大纪元记者周亦菲法国报导)利用运载火箭发射卫星之后北韩政权及它的人权问题再次引起关注。4月27日,法国记者无疆界在法国新闻制作学校(ESRA)召开了题为“北韩之夜”的人权问题研讨会,会议中播放了独立制片人Alexandre Dereims的记录片“HAN,自由的代价”并讨论了被践踏的北韩人权问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