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报应实录:见死不救,恶医遭报

陆真
  人气: 12
【字号】    
   标签: tags: , ,

清代歙县人蒋紫垣,流落到献县程家庄,租房行医。他有解砒霜中毒的药方,极为灵验。

但他行医重财不重德,要价很高。如果达不到要求,他便坐视患者病死,也不出手医治。

有一天,他忽然暴死,托梦给他的房主,说:“我因为贪图重利,误了九条人命。死者告到阴曹,阴曹判我九世服砒霜而死。明天,我将被驱赶去投胎,现在得以来见您,并把药方奉献给您。那药方是用一两防风磨成碎末,再用水调和服下即可。您如能用我教给您的药方,来救活一人,便能让我少受一世的报应。请您帮助我!这样做,您也可以得福。行善得善报,行恶得恶报,这是真实不虚的。可惜我后悔已经晚了!”言毕痛哭而去。

那个房主问过医生,医生回答说:“那药方应该是有灵验的。”

笔者看了纪晓岚写的这篇文章,很感震惊:医生枉死一条人命,竟要自己也枉死一回来偿还,这种以一命抵还一命的报应,真是惩处得不轻啊!但是,这也很合理,神灵的持衡,欠人两件,须还一双,分毫不差!

正是:
天理昭昭镜,
神律条条硬,
一切行恶者,
都会遭报应!

(事据《阅微草堂笔记》)

(本文摘编自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蔚县原朱家湾乡姓刘的一位老“游击队员”讲:在蔚县、宣化、涿鹿的交界地有一东黄花山,山上有一座龙王庙,附近百姓每遇天旱或上山求雨或请下山行雨每每应验。人敬神佛,神佛也保佑着这一带百姓安居乐业。山上香火鼎盛,一年一度的庙会更是热闹非凡,附近所有善良的百姓都要上山敬香拜佛。东黄花山也因此而远近闻名。
  • 是交警执法荒唐,还是见死不救,看人大代表的头衔是人民选举还是政治投资,敬请关注今日中国、人民没有人权、生存在前腐后继、逆来顺受指令下,承受着巨大的经济损失和终身难愈的精神创伤,而这一切还在继续!我们的合法权益被肆意侵害着!我们的生存权利被无情剥夺着!我们呐喊!我们举报!被“党奸国贼”伎俩百出无声“封杀”!我们背井离乡、颠沛流离,我们家破人亡从省城到北京上访讨公道,看尽政府机关行尸走肉,敛财恶形,行尽恶事、狰狞嘴脸的官方形象;令我在九泉之下的爱儿死不瞑目,我耗尽家产、滴着血泪,为子寻真相,唉!此愤此怒何日终了何日消?
  • 曾经在网上曝光中共酷刑的山东法轮功学员泮玉军,于2008年8月再次被抓捕后,在狱中遭受了多种酷刑,目前只能躺在床上,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
  • 在海外华人面前,中共一贯以祖国亲人自居,但实际上却经常在他们遭遇危难时见死不救,上世纪柬埔寨华人的悲惨故事就是一个例子。
  • 大陆贪官多众所周知,其中很多被查处过程也是格外累人,以下摘自广州日报。
  • 清朝时有一个太医,是北京南郊大兴人。他每日穿轻裘,策肥马,奔走钻营于京城王公贵族之家,藉以发财致富。而来请他看病的人则纷纷在门口盼望等待,可是他不到日晚不到病家,一点也不顾病人是怎样望眼欲穿的。每看一病,开一方,不论有效与否,照例都要先给一千钱,否则就不来看病。他每天傍晚回来都是满载而归,要是有人责怪他来迟了,他便脸上变色说:我刚从某王、某公主、某大臣府宅中回来。只要不是显赫一时的要人,他是不会挂在嘴上的,人们对他也无可奈何,只好听任他算了。
  • 大清乾隆年间,在江南乡试的科举考场中发生了一件奇事。当时有一位俞姓江阴考生,才考完第一场,就打点行李准备回去。大家觉的奇怪,向他询问原因,他支吾其辞,表情悲伤。
  • 张福,是杜林镇人,以往来贩运为生。有一天,他要争取时间,快点赶路,无意中便和土豪发生了争路的行为。那个土豪一惯蛮横霸道,他当即指使仆人,把张福推到石桥下。当时河水刚冻结成冰,冰棱像锋刃。张福摔下去后,颅骨破裂,奄奄一息。
  • 】(大纪元记者顾晓华、古清儿报导)周三(13日)下午,重庆解放军324医院门前发生大规模群体抗议事件,事件指该院对一名曾参与四川地震救灾的退伍军人见死不救,因而引发公愤。当时现场有数千民众聚集在医院声援死者家属,当晚8时聚集的群众达万人。据报导,过程中,防暴警察抢夺死者遗照和群众发生冲突,约有10名民众被打伤,事后家属被当局用车带走后失去消息。
  • 我(纪晓岚自称,下同)在乌鲁木齐时,养了几只狗。乾隆三十六年(纪元1771年)我奉旨赦还,有一只黑狗名叫四儿,恋恋地跟着我,赶也赶不走,竟一起到了京城。黑狗在途中,守护我的箱子行李极严,我要不在跟前,连僮仆也拿不出箱子里的一件东西。谁如果慢慢走近箱子,黑狗就直立起来怒吠。
评论